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二十章 三根烟

作品:阴倌法医|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2 10:37:20|下载:阴倌法医TXT下载
  我本是对这名为睡娘娘的庙宇好奇之至,正聚精会神等韦大拿道出睡娘娘是何方神圣。没想到他神神秘秘,却是说出这么一句话。

  瞎子先是一愣,继而点指韦大拿哈哈一笑,却也没再有所表示。

  我知道他也是真累了,但还是问出了方才由韦大拿提出的疑问:

  那要三人手牵手才能勉强合抱的树墩子,是怎么弄到这庙堂里的?

  这个问题压根没得到回复,因为刚问完,锅里的吃食就熟了。即便我睡的饱了,闻到混合的熟食香味也还食指大动,更何况瞎子等人又累又饿。当下也没谁有心思想那树墩子的问题了,就只把锅子端进屋,将那供桌改了餐桌。

  一干人吃饱喝足后,包括老滑头在内,都相继睡了过去。

  这当中除了我,却还有两个人没睡。

  一个是庆美子,她现下是行尸,吃喝拉撒睡对她来说都是浮云。

  另外一个,就是阿穆。

  我问他怎么不困?

  他苦笑着回答我说,他不是不困,是不想睡,也不敢睡。

  常有人说,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拥有的珍贵,他如今就深有感触。

  作为朱安斌,他本是典型的富二代、纨绔子弟,早先那可真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主,一直都认为有钱便无所不能。

  但等觉察即将死亡,到后街向我求助的时候,那时便已经恐惧到了麻木的程度。

  朱安斌后来的经历就不用详述了,身为残魂,他本来想轮回都难。

  任谁都没想到,这次他以影子的身份跟随我三闯关东山,机缘巧合下,竟有了重活的机会。

  这真是应了段乘风的一句话,他当真有一线生机!

  在死亡的这段时间里,朱安斌被动所经历的诡事也是不少,这大大改变了他的心态。现如今他虽然重活过来,但阿穆的身体对他来说还是完全陌生,这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生怕眼下只是一场梦,一旦睡着了,美梦惊醒,却又要继续另一个噩梦般的‘真实’。

  朱安斌……我还是比较愿意称其为阿穆。阿穆和我诉说完自己的感受,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左右看了看,低声问我:

  “照你看,那个老滑头,是不是真的疯了?”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是想,他要是真疯了,他那一袋子东西,是不是就都归咱们了?”阿穆目光落定在老滑头身边的帆布袋上面。

  我和老滑头从金冠盗人坐化的山腹中`出来后,窦大宝大怒之下烧了腐鼠,还想进一步破坏其它属于老滑头的东西,被我和瞎子阻止。老滑头是真疯还是假疯两说,但我和瞎子都是不主张毁物件泄愤的。行程艰难,既然老滑头只是疯了,并没有丧失行动能力,那帆布袋就还由他携带。

  我看着阿穆,眼神转冷,没有说话。

  阿穆像是没察觉到我的不快,自顾说:

  “当时作为你的影子,我也看到了黄皮子献给咱们的那三样东西。你也知道,我先前除了吃喝玩乐,别的什么也不管,但是对于鉴赏古董,我还是有点眼力的。那珠子是宝贝,可我认不出来历。但是黄皮子第一次送上的玉佛,还有第二次送来的那个香炉,可都是价值连城啊。”

  说到这里,他才留意到我脸色不善,愣怔了一下,像是醒悟过来,摇着头说:

  “别误会,我可不是见财起意,想趁机将宝贝占为己有。我算是死过一回了,钱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那你这么说的意思是……”

  阿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过了一会儿,问我:

  “我能不能先把那香炉借过来看看?”

  “去吧。”

  他蹑手蹑脚走到老滑头旁边,翻出香炉,却没有走回来,而是走到树墩子前,借着充电灯的光,低着头像是在察看什么。

  半晌,冲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走到跟前,他用手朝着树墩子上的一处指了指。

  看到他所指的方位,我微微一怔。

  这座地窨子般的睡娘娘庙,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建造,虽然先前处于封闭的状态,但因为自然因素,大结构没怎么变化,里头也有部分损毁。

  先前神台和树墩上都积了厚厚一层的灰土,我们拿供桌当饭桌,虽然只是简单清扫了一下,但也已能看到树墩的表面。

  阿穆手指的地方,是树墩上正对神台泥塑的位置,那里明显有着呈三角形排列的三个浅坑。

  我看清状况,和阿穆对视片刻,冲他手中努了努嘴。

  阿穆会意,将手里的香炉小心翼翼的放在树墩上,香炉的鼎立三足,不偏不倚正好分别占据了一个坑印!

  这时我和他两人都已明白,那些黄皮子为了换回金安汤所进献的香炉,竟然就是这睡娘娘庙里的!

  “这香炉不是中原的款式,应该是宋代或者更早,关外辽地的。如果这香炉从来都属于这儿,那这座庙,很可能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朱安斌忽然小声问我,“既然香炉是属于这儿的,那尊玉佛,会不会也是这里的?”

  我摇头:“应该不会,这又不是博物馆,也不是关帝庙,哪有在佛前供佛的道理?”

  眼看香炉归属原位,我不禁又想起那个老问题,“这当做供桌的树墩,是怎么运进来的……”

  听我喃喃自语,阿穆惊讶道:“你也想到这一点了?”

  见我点头,他搓着下巴说:“其实除了树墩子,还有一点我一直都想不通。”

  我现在不说对他刮目相看,也觉得这时能有这么个人跟着商讨有利无害,当即让他把想到的说来听。

  阿穆说,他活过来以后,就特别怕死。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他想的也比旁人多点。

  当他得知下面有庙堂可供容身的时候,就因为怕死而想到,下面被积雪掩埋了不知道多久,乍一打开,一时半会儿能有足够人呼吸的空气吗?

  按他的话说,他因为怕死,所以才更怕我。我和汤易等人都让下来,他虽然忧心忡忡,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下来。结果下来以后,发现呼吸没半点阻碍。

  阿穆问我:“你上过大学,比我有文化,你说,这里尘封了这么久,会才一打开,就有足够的新鲜空气吗?”

  我边琢磨边随口问:“你没上过大学?”

  “还真没有,阿穆是职高毕业,我本人倒是有一个国外大学的文凭,可那是我爸花钱替我买的。”

  “你爸真疼你。”

  “我爸他……唉……”

  见他神色有些黯然,想到朱飞鹏的惨死,我心里也多少有点不好受,吐了口气,环顾四周,看到门后被静海挪开的一片积土,心里蓦地一动。

  “要是真一直被埋在地下,别说上千年了,就只十年二十年,空气也浑浊不堪了。我打着火眼,没有一点阻碍……不说这点,要真是一直都空气不流通,那这四壁的墙皮怎么会脱落的这么厉害?而且……门一边的积灰比其它三面都多,把门都给堵住了……”

  阿穆抬头观望:“有别的透气口!”

  “这么大个树墩子能进得来,恐怕就不是通气孔那么简单。”

  我嘴里说着,心里突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一件事。去门旁捧了一大捧土填进香炉里,摸出烟盒,抽出三根烟一并点上。

  双手捏着点燃的烟卷,朝着残存的泥塑拜了拜,把烟插进了香炉里。

  烟刚插下去,猛然间就听正前方响起一个含混的声音:

  “徐二哥,还是你对我好。不说了,我赶紧抽两口,被我老娘发现,那就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