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一十六章 绝地求生

作品:阴倌法医|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2 10:37:20|下载:阴倌法医TXT下载
  我最后问瞎子:“你确定你没逗我?”

  瞎子没回应,转过身向其他人挥手:“都睡去吧,那边那个真瞎了一只眼的二傻子,擦擦你的哈喇子,也赶紧睡去!天一亮,咱们立刻出发,兵发四灵镇!”

  这一晚,窦大宝没再喝酒。

  他和瞎子一度想要睡觉,却被我一次次揪起来,纠`缠着要跟他们喝酒。

  汤易本来还陪着我喝了一会儿,后来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光自己不跟我喝,还用大片儿刀撵着汤飞凡和汤佳宁去睡。

  被朱安斌附身的阿穆,或许是迫于我的‘淫`威’,勉强和我喝了一会儿,但这货纯粹是个虚蛋,还没怎么地呢,就喝躺了。

  老滑头倒是精神头十足,但即便他没疯,我也没有跟他喝酒的兴致。

  跟潘颖、庆美子没法喝,因为我从来没有跟女人对酒的习惯。

  最后没办法,我只能是拉着季雅云……我一边喝酒,一边拉着她的手说:

  “是这么回事……我是这么想的……你帮我分析分析……”

  我并没有让她喝酒,她也真跟个没主见又疼人的小媳妇似的,就只是听我胡嘞嘞。

  可她没架住困,后来我见她一直冲盹,就转而拉住小豆包的一只前爪,跟这狗东西念叨了半天。

  再后来,我还想打开一直由窦大宝背着的那个,从马鞭沟拾来的破箩筐,想跟一直待在里头的素和尚、小鲮鲤甲唠嗑,但是刚一生出这个念头,正要付诸行动,就被一只手把脑袋勾进了温热柔`软的怀抱。

  再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瞎炳!这么下去不行,得赶紧把祸祸叫醒!”

  “你他妈喊的醒他,你喊!”

  “我……”

  “别他妈白费力气了,他且醒不了呢!得得得,别担心,我看过,他那身妖甲是A货,能护住心脉,他保管没事。”

  听到这一系列的对话,我终于清醒了许多。

  感觉身体发麻,一时半会儿起不来身,就眼也不睁的喊着问:

  “瞎子!你前头不是给公家办事吗?就他妈没想着跟他们要无人机、卫星勘测器啥的?这雪还没停呢,就非得赶路,四灵镇有你小媳妇儿还是咋的?”

  “别他妈扯蛋了,醒了就赶紧活动活动腿脚,下来自己走!”瞎子骂道,“我是真后悔跟你说那么些,可他妈要是不说,你脑子肯定得跟和楞浆糊似的!这一来倒好,你是养足精神了,这他妈两天一夜,老子就给你当牛做马了!”

  我大致能想象到,现在我正躺在先前为了方便拖拉物资和老滑头,拼凑的那辆滑撬板车上,而且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正被人拖拉着向前。

  可气温实在太低,我四肢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能完全回血。

  “到哪儿了?”我闭着眼大声问。

  “别他妈废话了,你丫赶紧起来!”瞎子骂道。

  “雅云不行了!”

  听到潘颖惊呼,我猛一激灵,双手一撑坐了起来。

  却正见一人迎面倒向我,直栽到了我怀里。

  我扶正季雅云冻得发青的脸,见她双眼紧闭,就想拿东西把她包上。

  “别费劲了!”瞎子丢掉拉绳跑了过来,喷着寒气道:“都他妈两天一夜没合眼了,得歇了!”

  窦大宝告诉我说:你喝多了,喝醉了。这一醉,就是两天一夜。

  在我喝醉的当天早上,瞎子坚持赶路。老滑头瞎了一只眼,但腰伤是假的,能自己走,瞎子就坚持把我放在板儿车上,和几个男人轮流拉着我赶路。

  翻山越岭,特别是爬野山,从来都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容易,何况暴雪未停,我们翻的是雪山。

  在这两天一夜,没人合眼,更没有人敢说停下暂歇。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停下来,就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冰棍儿’。

  季雅云是最先撑不住的一个,我意识到危机,强撑着下了板车,但也不敢把她换到车上,只能硬架着她,像是小猫拖大耗子一样,拖着她走。

  这个时候,是真顾不上男女有别了,我一只手插进季雅云的大氅里,隔着里头的衣服,不断揉搓着她的心口,边往前走,边打量四周,“瞎子,有这么远吗?”

  “废话!”瞎子捂了捂皮帽子,把风镜捋上去,回头瞪着我,“我前头还真他妈坐直升机看过地形,这四灵镇就是个‘盆儿’!咱现在走的虎雀岗,是雀喙指向、虎尾巴中间打的那个弯儿,是他妈最近的路了!要我看,咱再加把劲,用不了半天,就能上到顶了。到那时候,咱就真能缓口气了!”

  “那你就别哔哔了!赶紧的!”

  我催促一声,眼看季雅云脚步再也挪不动,只能猛吸一口气,嘴对嘴的往她嘴里哈热气。

  也只有这样,能让濒临脱力昏迷的她蓄上一丝力量。

  韦大拿看到这一幕,咧着满是裂纹又沾着雪的嘴干笑:

  “兄弟,知道俺们关东人为啥这么豪放了不?冷啊!得活命啊!你们城里人咋说来着?摩擦生热!运动才能发热!兄弟,我跟你说,你要是现在能跟她那什么,保管她就能活过来!”

  “别哔哔了!我他妈总算知道,为啥都管你叫大拿了!你自己觉得你这主意馊不馊?”

  我嘴上和他打屁,眼珠子却是快要瞪出血了。

  在雪山里最怕的就是季雅云这种状况。

  就她现在这样,要是能有间避风遮雪的屋子,哪怕只是个山洞,不间断的给她嘴里灌热水,让她保温的睡上一两个小时,她都能缓过来。

  可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她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差,最终被风雪耗死!

  脚下一滑,连带季雅云一起扑倒在雪地里。

  潘颖在庆美子的搀扶下赶了上来,帮着扶起季雅云,看她面色,随即抬眼看向我:

  “不行了,她撑不住了。”

  我支撑起身子,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一处,咬牙道:“她撑得住!”

  说话间,猛然纵起身,直扑到老滑头身上,将他压倒在雪地里,红着眼瞪着他道:

  “不好意思,我破誓了,我得要你的血,才能保住我在乎的人!”

  说着,弹开扳指簧片,朝着他颈间动脉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