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祸起四灵镇

作品:阴倌法医|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2 10:37:20|下载:阴倌法医TXT下载
  严格来说,此物虽以龙为名,却非是真龙。

  蟒蛇五百年成虺,虺五百年为蛟,蛟千年才能化龙。

  从河里打捞上来的这条没有角的‘妖龙’,实则是比虺略高一级的虬龙!

  相传神仙才能够品尝的龙肝,指的就是蛟龙又或鱼龙的肝,虬龙比起虺,虽然略高了一点,但还不入仙圣法眼,仍属不入流的常妖。

  传说龙性最淫。这虬龙显然是有些道行的,但未成真龙,却先有了龙的淫`性。寻常女子哪能承受得了这淫`龙侵占,那些被害的女子,都是被这虬龙祸害,最终汲干了精元阳气而亡。

  而魏婆子之所以没有丧命,一方面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个假处·子,再就是仵作及时闯入,重伤了虬龙,这才保住她一条性命……

  瞎子说到这里,又点了根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

  汤飞凡是急性子,和汤佳宁一起追问他后续如何,魏婆子清白被毁,又是怎样的下场?

  而被狄金莲附身主导的潘颖,却是问他:

  “仵作第二次回到卧房的时候,魏婆子对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瞎子一拍巴掌,“总算是有人问到正点子上了。魏婆子当时对仵作说了什么,除了她本人和仵作,旁人肯定是不知道的。但可以想象,魏婆子从一开始见到的,就是她的死鬼丈夫。要我说,她本来就是虎狼之年,又守了那么久的寡……

  咳咳,这么说吧,要我想,她肯定多少也知道事情不对头,但因为思念丈夫,明知多半是被妖邪迷惑,但也心甘情愿受迷惑。这就好比是掩耳盗铃……或者说是思夫成疾,哪怕明知是假,也当成真的,算是有一份慰藉。

  仵作是替她不忿,替她惋惜,也是自责害了她。但魏婆子未必和他想的一样。要我想,她多半是对仵作说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这让仵作无言相对,再加上事态紧急,仵作才扬长离去。”

  “我说瞎炳,这么久不见,你他娘的怎么没一点长进啊?又是到了关键时候就卡壳?”窦大宝悻然道,“你倒是说说,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瞎子弹了弹烟灰,“还能怎么样?虬龙眼睛里的刀,就是证据,证明那妖龙就是元凶!魏婆子说是婆子,但那个年代可没什么避`孕观念,和虬龙幻化的‘鬼丈夫’一番云雨,珠胎暗结,被公婆所不容,只有离开了当地,后来生下一子,就是祸祸所说的金冠盗人!”

  “你呀……”我连连摇头,这货侃侃而谈这么一大通,这才算是说回到正题了。

  瞎子一别脑袋,斜眼看着我:“你以为我故意绕弯子,吊你们胃口?那你就想错了,关于金冠盗人的来历,咱等会儿再说。我就问一句,你想不想知道那个仵作后来怎么样了?”

  我转向汤易,“汤哥,你那刀借我用用!”

  瞎子翻了个白眼,“切,你还甭跟我来这套。就只两句话,你听我说完,保管你下巴颏掉下来,不用手掰都合不上!”

  “锃!”

  汤易直接把大刀抽出来,架在他肩膀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瞎子吓得一缩脖子,连带半边脸明显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赶忙说:

  “引蛇出洞的主意是仵作出的,魏婆子没怪他,但他出于自责,辞去了公职,他是和魏婆子一起离开的!”

  说到这儿,他竟又是一顿,在我身上来回的瞄。

  汤易把刀收回,摇头苦笑:“我是真拿这兄弟没辙了。”

  没曾想刀撤了,瞎子反倒正经起来,但言辞间吐字很是有点含糊:“那贪淫的妖龙虽然说是个下三滥,可到底也还是有道行的。那把仵作的刀,不光刺瞎了它的一只眼,还直接刺破了它的‘龙抱卵’,也就是它集聚了全部修为的内丹!

  那个仵作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东西,并且能降伏虬龙,也是天赋异禀,并且通晓些道术的。小刀是妖龙行凶的证据,但在从龙目中拔出后,刀身变得赤红如血。眼见刀生异相,仵作就知道,那小刀是吸聚了虬龙的内丹修为!

  打那之后,仵作辞去公职,一方面照顾魏婆子和她儿子,另一方面,就着重研习道法修行,炼制那柄屠`杀了妖龙的小刀,令其完全吸收了虬龙修为,变得能够断识阴阳,成为了古往今来仵作这一行当中,最为特别的一把刀!”

  “阴阳刀!”

  季雅云和窦大宝同时脱口惊呼。

  瞎子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而是话锋一转:

  “再说魏婆子,哪怕明知是自欺欺人,她也宁可欺骗自己到底。她的死鬼老公本姓凌,生下一个儿子,就当是和自己的死鬼老公生的,随姓凌。又因为后来她和仵作隐居的那个山村,是四灵环绕之地相,便由那仵作为孩子起名叫做——凌四平!意为四灵齐保一子平安!”

  “四灵环绕?”韦大拿和所有视线没有固定目标的人对视了一遍,最终目光转回到瞎子身上,“你说的该不会就是四灵镇吧?”

  瞎子没有回应他,夸张的抻了个懒腰,打着哈哈转向我,凝视我片刻,开口道: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来这儿吗?现在我告诉你,从看到你那九枚压口钱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些事。这段日子,不光竭力讨好那些所谓的专家,借他们的便利,翻查了不下二十本地方志,还找到另外一处和狮虎山格局相似的所在。”

  他话锋又再忽然一转,凑到我耳边说:

  “那个仵作姓谁名谁我是没查到,可我查到,经他的手,调`教出来一个在当时最为出色的阴倌仵作,名字叫做徐魁星!徐魁星打小结拜了四个仁兄弟,其中就有凌四平!另外我还查到,其余三个拜把兄弟当中,一个姓元,另一个,姓杜!”

  “你在跟我开玩笑?”我无法形容此刻内心所受的震撼。

  瞎子咧咧嘴,“兄弟,你觉得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有心思跟你玩笑吗?实话跟你说吧,起先,要是冲你,我未必能这么下心思查这件事!但是后来不行了,我发现你这人就是个扫把星啊。

  你还记得我被人下降头那回吧?那是老阴和猜霸找到我,要我选择,是害你,还是……害你!我特么就是和你抢马子,也不至于使阴招啊。所以我没答应跟丫们同流合污,就让猜霸那狗日的给我下了降头了。

  我一看,这还了得?这样下去不行,得尽快把这事的根儿给除了!怎么除啊?我还在犯愁,你倒是先把狮虎山的鬼门给关了。你是不懂风水格局,但你这是给我线索了啊。我这不就是一路求爷爷告奶奶,最后把你的老根,给找着了嘛!

  你,徐祸祸,还有你那些个擦不干净屁`股的破事,源头,就在这四灵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