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一十三章 坐婆

作品:阴倌法医|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2 10:37:20|下载:阴倌法医TXT下载
  我拦住想要上前教训老滑头的窦大宝,看着目光呆滞,嘴角不断往下流着哈喇子的老滑头,半晌,咧嘴笑了笑。

  “你真相信他疯了?”窦大宝恨恨的问。

  “信!”我笑意更浓,“我说过不会要他的命,一定算数。等咱们出山的时候,就给他一包白砂糖,让他去找老蔡家的傻闺女吧。”

  我让窦大宝别再对一个老疯子撒狠,见瞎子在一旁发愣,我刚想过去,不经意间,看到正卧在他身边摇尾巴的小豆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转向正冲盹的韦大拿,问道:“韦掌柜,三哥姓什么?”

  韦大拿清醒过来,反应了一下,说:“老三?老三姓凌啊,好像是叫……叫凌剑锋吧。嗨,我们喊他老三喊惯了,都快忘了他叫啥了。诶,你怎么想起问他来了?”

  我没回答他,而是又问:“他姓凌……对了,当初四灵镇被埋毁的时候,他爷最后怎么地了?”

  韦大拿揉了揉眼,“他爷……我就是听狗叔说过,他爷是前清的秀才,是镇上唯一的教书先生。所有人都梦到镇子会被雪埋,他也梦见了,可那是个老迂腐,说什么都不肯信,怎么都不肯搬。后来被几个人抬着离开四灵镇,前脚刚出来,后脚山就崩了。从那以后,老头精神就变得不正常,有点半疯。再后来,他画的那幅老四灵镇的画你不是看过了嘛,画好没多久,人好像就死了。”

  “你想起什么了?”瞎子抬头问我。

  “跟老滑头进到山里的时候,有一个‘影子’帮了我两回,我就觉得吧,他和普通的鬼不大一样,还觉得……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没接他递给我的酒壶,抚`摸着小豆包的狗头说:

  “看到小豆包,想起四方镇,我就有点想起来,为什么觉得他眼熟了。我觉得像是见过他,是因为他和三哥长得很像!”

  “也就是说,他可能是三哥的爷。当年亲眼目睹四灵镇被埋没,说是吓疯了,其实是被吓得意识出窍,甚至可能是魂魄不全,死后因为被失去的意识魂魄吸引,成了山里的游魂……”瞎子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姓凌……凌四平……金冠盗爷,这就对了。”

  这会儿汤易等人也都没了睡意,特别是汤飞凡和汤佳宁两个人,像是十分热衷于听瞎子白话,纷纷围拢过来,问金冠盗爷是何方神圣。

  瞎子也像是来了兴致,似乎是想了想,抬眼问我:“知道什么是坐婆吗?”

  我知道他又犯了老`毛病,开始故弄玄虚,没好气的说:

  “金冠盗人是憋宝的羊倌,和坐婆有什么关系?”

  坐婆,可不是现在所说的,某些地区那种专门供婴幼儿坐的椅子。而是指古代针对女性的一种特殊职业,和接生的稳婆有相似之处,但又有所区别。

  事实上,在历史上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坐婆、稳婆,和仵作都算是‘同行’。

  古代封建社会,是很讲究礼法的,就连衙门口的验尸官也不例外。

  检验寻常的尸体,是由仵作(也叫行人、团头)来完成,但如果死尸是女性,并且有必要检验私`密部`位,那就必须也得由女性来检验。这种工作通常就是由坐婆或稳婆来完成。

  坐婆和稳婆都是产婆,不同之处在于,稳婆是民间市井的接生婆,坐婆却是属于半公差性质的。

  坐婆最早是在封建王宫里应职的,比如皇帝娶老婆,那必须得是黄花大闺女,要确保应选的妃子是完璧,就得由女官检验。

  皇帝的老婆生孩子,那必须也是大事。太医院有专门的妇科大夫,但身为男性,他们最多只能是替怀孕的皇妃悬丝诊脉,在生产的时候听候在外,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真正替皇帝家的女眷接生的,还得是女官。

  总之,这种专门替皇家女性服务的婆子,就叫坐婆。

  后来一些有一定规模的地区辖制衙门,也会和固定的坐婆有联系,会按月给她们发饷银。目的就是发生命案,又或者牵涉到男女关系的风`流案件时,能够驱使办公。

  瞎子之所以提到坐婆这个职业,是因为,相传这金冠盗人的出身很有点传奇的意味,他的母亲,就是一个供职衙门口的坐婆。

  据说当时某地,接连发生了数起离奇命案。被害人都是年轻女性,且生前都曾遭受侵`犯,死后却又查验不出死因。

  县官迫于压力,责令公差仵作限期破案,受命的这批人当中,就有这么一个四十来岁、五十不到,姓魏的坐婆。

  公门办事,向来都是一级压一级,县官这一定期,可是苦了最底层的一干人。

  公差实在查不到线索,就只能从仵作和坐婆那里寻求突破点。

  那仵作姓谁名谁瞎子没说,只说仵作提出一个在当时人们听来,并不算荒诞离奇的想法,说他早就开始怀疑,这一连串的案子不是普通人犯的,而是邪修的妖人利用女性进行采`补之术,甚至是有妖邪精`怪作祟。要想破案,必须得引蛇出洞,引得凶徒再次出手。

  引蛇出洞,必须得有诱饵。仵作说,他之前已经看过所有被害女性的户籍资料,发现她们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被害人,都是阴时出生,尚未出阁的处`子。要想缉拿真凶,必须得有符合同样条件的人做诱饵。

  公差们倒是同意他的方法,却也犯难,阴时生的黄花闺女不难找,可别说是家境好的人家了,就算是要饭的家里的闺女,也不肯出来做这要命的差事啊。

  那仵作眼珠一转,指着魏婆子说:

  “我要没记错,你不就是阴月阴时生人吗?”

  魏婆子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一听就指着他鼻子骂开了。

  这可不怪魏婆子发火,有句老话,叫‘人生七十古来稀’。古代人可没现代人那么长寿,男的不到四十岁,就已经和现在的半截老头差不离了。女的到了魏婆子那个岁数,那就真是到了不能乱开玩笑的年纪。

  魏婆子的确是阴月阴时出生,但她不光嫁过人,而且老早死了丈夫,是个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