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出路(2)

作品:阴倌法医|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2 10:37:20|下载:阴倌法医TXT下载
  直到手中的竹篾快烧到手,我才引燃了最后一根,心中不禁暗暗后悔,不该好奇误事。

  千里火映出的道路,看似平整,但综合各种因素,根本不能够过度加快速度。眼见竹篾越烧越短,也只有空着急的份。

  到了后来,老滑头已经都快贴到我的后背了,但我决计相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偷袭我,因为他在千里火这件事上真没藏猫腻!

  我强作镇定,心算按照来时的距离,应该就快要到出口了。

  这时猛不丁听老滑头大声叫道:“外边的人,把所有亮子都熄了!”

  他几乎是在我耳边吼出声的,我耳朵震得生疼,却不能去怪他。因为在他吼这一嗓子前,我已经看到,前方的道路开始变得若隐若现。

  我虽然没有明确想到关键,但也下意识的跟着叫道:“瞎子!大宝!把火灭了,手电关了!”

  这一声喊出去,很快,眼看濒临消失的通道竟又变得清晰起来。

  这让我彻底明白,用千里火照路,是不能够被其它光源阻碍的。

  或许老滑头就只想独自一人进到墓中拿取宝物,给我们下的迷香效力有限。

  这个时候瞎子等人多半已经醒来,顺着脚印找到这里,却因为持有光源影响到了千里火的功用!

  又往前走了一阵,竹篾又快烧尽,我赶紧拔出匕首,将竹篾尾端穿刺在刀尖上。

  当我完成这个动作的时候,眼前竟恍惚看到好几个人影。

  然而,这时老滑头却近似哭喊道:“毁了!别亮刀子……”

  我并没想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惊觉大事不妙,眼见前方人影晃动,赶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不料脚下冷不丁一空,失去平衡,斜向地面栽去。

  我并没有栽倒在地,而是被两双手同时扶住。

  扶住我的是汤易和阿穆,不止一个声音惊讶的问我:

  “你刚才去哪儿了?”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顾不上回答任何问题,见千里火还没熄灭,赶忙回身照看,却看到了让人绝想不到的一幕。

  通道已然消失不见,山壁上却露出一个人的半截身子。

  这人正是老滑头,他腰部以上都露在外头,下半截身子却似被种在了山壁里。

  他被刺瞎的右眼还在往外流污血,整张脸都被血水染的污`秽不堪,看上去形似恶鬼,剩下一只左眼也变得黯淡无光,却还没有丧命,仰面朝上,嘴里还在不断的喃喃说着什么。

  我走上前,才听到他是重复在说:“别亮刀子,别亮刀子……”

  我低眼看看穿着竹篾的匕首,终于反应过来。匕首虽然生了锈,但还有没生锈的地方。我用匕首穿刺竹篾,本意是想使竹篾尽可能烧的更久一些,却没想到,千里火的火光被刀刃反射,反倒是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令通道提前闭合了。

  我在最后关头先一步冲了出来,紧随其后的老滑头却被合拢的山势夹在了里头。

  “好嘛,还以为你去哪儿了,敢情是跟这老头一起干起了憋宝的勾当!”瞎子说着,打亮了头灯。

  这时千里火已经再无作用,其余人也都先后打亮了光源。

  我顺手拿过一把强光手电,仔细照看,才发现老滑头并不是真的被种在石壁当中,而是下半身卡在一个不到一尺宽的山缝里。

  那山缝差不多正好有一人高,要是换个合适的角度,勉强能够挤进去,可老滑头最后明显是想飞身扑出来,反倒半身被卡在了里头。

  要是换了之前,还真难把他弄出来,好在瞎子这趟是随‘大部队’来的,带了不少应用物资,从营帐内拿来风镐,折腾了足足一个多钟头,总算把老滑头给弄了出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窦大宝也没闲着。

  他在相距不远的另一个看似没多深的山缝里,发现了老滑头先前留下的皮绳。

  这憨货得知我之前就是从那里进到山腹中,并且山里还有座憋宝前辈的墓葬,按捺不住的顺着皮绳想往里钻。可他身板本来就宽厚,倒是硬往里挤了一段距离,最后还是季雅云提醒他,别像老滑头似的卡在里头,他才灰头土脸的退了出来。

  老滑头被抬回营帐的时候已然昏迷不醒,我翻开他左眼一看,瞳孔竟涣散异常。

  我说:“除了眼睛,他身体倒是没受什么损伤,但看样子,精神绝对是受了刺激了。”

  “受刺激?呵,那他妈是轻的!谁都别拦我,老子可没发什么誓,我他妈弄死丫!”窦大宝咆哮道。

  这时所有人都听我说了事情经过,瞎子皱着眉头把窦大宝甩到一边,训斥道:

  “你是没发誓,可祸祸发了!杀了这老家伙,你我都痛快了,可誓言要是应验在祸祸身上呢?”

  我走到狄福生面前,把匕首递给他。

  他怔了怔,接过去插在靴子里,拿出随身的纸笔,写道:

  我也晕了,醒来后,在他的睡袋里;刀是我的,不见了。

  我又拿出先前在帐外捡的吹管,他看了一眼,耸了耸鼻子,又写道:

  不是侯家的,不算销器,里头的迷药特别,能迷魂。

  我点点头,他刻意说吹管中的迷药能迷魂,倒不是多余。要说我们这队人当中,阿穆现在总算是个人,潘颖却是被她祖宗狄金莲附身主导,还有庆美子,根本就是行尸。

  这两者也同样中了迷香,那只能是说,老滑头的迷香也非一般,但凡是拥有魂魄,无论人鬼,都能起作用。

  对于狄福生给出的解释,我没有往细了琢磨,不管他的说法经不经得起推敲,找潘颖还得借助他。

  窦大宝知道我差点被老滑头扎死,那是恨疯了老滑头,不敢对他下手,就把他随身的东西翻了个遍。

  为了泄愤,竟把憋宝人的至宝——老滑头赖以探听地脉的那只腐鼠给扔到火里烧了。

  或许是受到感应,腐鼠发出最后一声惨叫的时候,老滑头惊醒了过来。然而,不等他开口,所有人就都看出,他的精神已经不正常了。

  老滑头,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