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出路

作品:阴倌法医|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2 10:37:20|下载:阴倌法医TXT下载
  我被勒着脖子,吊在半空避无可避,也来不及掏军刀,情急之下,只能触动如意扳指的机璜应了上去。

  扳指倏然弹出数枚簧片,硬生生卡住了刀刃。

  老滑头面目狰狞,咬着牙关,仍是拼尽全力把匕首往前送。

  我实在借不上力,眼见匕首尖端已经抵到了胸口的衣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心念电转间,将左手握着的夜明珠迎面向老滑头脸上扔去。

  老滑头是一手扯着皮绳,动作比我灵活的多,只一偏脑袋,明珠就贴着他鼻尖飞过。

  然而,这时我的左手已然摸索到他那柄匕首的尾端,触碰到一个扁平的菱形部件,顺手向外一抽,从匕首的手柄中抽出一根三寸长的锥刺。

  等老滑头再扭过脸的时候,锥刺已然到了跟前,直刺入了他的右眼!

  “啊!”

  老滑头一声惨叫,松开皮绳坠落在地,我也随之脱困,落到地上,赶忙解开了颈间绳套。

  咳嗽一阵,吐出两口夹着血丝的唾沫,先是过去把夜明珠捡了起来,跟着又捡起老滑头脱手的匕首。

  老滑头哀嚎过后,捂着右眼缩在地上往后急退。

  “我说过,出山之前,我不会要你的命。”我冷冷说了一句,将锥刺在衣服上抹了抹,重又插入匕首内。

  “子母刀!”老滑头像是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这里头有机关?”

  “刀子是狄福生给你的?”我不答反问,表面镇定,心中却暗呼好险。

  之前在马鞭沟,我做了一个极度混乱漫长的梦,梦的最后,狄福生就是用这么一把藏有锥刺的匕首对付我。

  我本来以为,那只不过是一场梦,但在进来前,老滑头向我亮出刀子的时候,发现事情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那真的是一场梦,却是灵觉结合了现实,不光让我体会到了庆美子的遭遇,还带给我一些预兆。

  老滑头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独目盯着我看了一阵,颤颤巍巍的爬起身,却又随即跪在地上,‘砰砰砰’连着冲我磕响头,“谢小爷不杀之恩,谢小爷不杀之恩……”

  我心中暗骂:你以为老子不想杀你这狗东西吗?我那是被勒着脖子,使不上劲!要是稍微能再加上半分力气,只要锥刺刺进去一半,哪还容你活到现在!

  见皮绳兀自挂在那里,我抬头一看,顿时看出些蹊跷。

  进到这间墓室后,我的注意力就一直被金冠盗人的遗体吸引,这时才发现,正对着坐化遗体的上方,墓室的穹顶之上,有着一个三尺见方的圆形凹陷,而在凹陷内,竟倒嵌着一块嶙峋硕大的水晶原石!

  老滑头射出的皮绳,就是勾住了原石的其中一个横枝!

  我看着晶莹剔透的透明水晶,再低头看看手中明珠,不禁又想到一个细节。之前我手里拿着明珠,察看青石上刻的文字,金冠盗人遗体俯瞰下来的阴影,将我和老滑头罩在下面,敢情就是因为上方的水晶反射珠光导致的。

  只能说这番遭遇太过离奇,让我把除了金冠盗人外所有的细节都忽略了。

  我抽下皮绳,打成捆挂在腰间,问老滑头:“为什么要杀我?你可别告诉我,只是为了凌盗爷留下的道冠。”

  那紫金道冠应该是古物,虽然价值不菲,但我不认为老滑头是见财起意对我下手。

  老滑头现下是真瞎了一只眼,见我没想要他的命,忙不迭说道:

  “小爷,我知道错了,可眼下不是解释的时候。千里火开山显宝,只能是在子时,中夜一过,山势闭合,我们就出不去了!你相信我,等出去以后,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说着从怀里摸出个火镰子丢给了我。

  我看向一旁像是被吓傻了的‘影子’,他竟也说:“快走吧,不然就真出不去了!”

  我可以不相信老滑头的话,对‘影子’的话却不得不信,不再管老滑头,径直走到外间,助跑两步,攀上了来时的通道。

  老滑头跟了出来,急着对我说:“小爷,我肚子的伤还没好,眼睛又……您好歹把绳子还给我,不然我爬不上去啊!”

  “刚才动手的时候,你力气可是比我还大呢。”

  我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仔细打量眼前,愕然看到,来时的道路消失不见,置身的所在,竟似乎只是一块山壁中凹陷的平台。

  “只有用千里火才能出去!”老滑头提醒我说,“但在那之前,你得先把其余的光源给灭咯!”

  我把夜明珠收入怀中,摸索着打着火镰,点燃千里火,这时再看,来时的阶梯道路居然真的再次重现出来。

  我边打量这奇诡绝伦的通道,边不咸不淡的对老滑头说:“我没要你的命是因为发过誓,能不能跟着出去,就看你自己了。”

  有了老滑头对开山显宝的解释,这趟出去,我刻意感受了一下细节。果然更清楚的感觉到,道路虽宽,但因为角度和阶梯自身的倾斜坡度,想要踩踏通过,就只能在不知不觉中用一种特定的姿势。

  出于好奇,刚开始我故意改变姿势,甚至将迈出的腿收回来,换另一条腿先迈出,立时就感觉,身体的周围受到压迫,根本不能将动作继续下去。

  这种压迫在我看来是无形的,但是感受,分明和在勉强能够容人通过的缝隙中,以不恰当的姿势硬挤一样。

  这让我充分领略了憋宝一门的神奇,也不敢再盲目乱来,只是抓紧时间,顺着通道向前。

  我没有刻意加快速度,也没有回头察看老滑头有没有跟上来。目前为止,我还不完全清楚他想要我命的动机,但就算他还有隐藏的实力,这个时候还要对我动手,撇去得手的概率高低不说,弄灭了千里火,很可能两人都会困死在山缝中。除非他本心就只是想要我的命,不在乎和我同归于尽,不然不会蠢到做出这种错误的决定。

  走到老滑头留下皮绳的位置,却诧异的发现,皮绳竟然并非是贯穿在道路中,而是从石壁中露出两尺长那么一截。

  我没有仔细探究,那是否是幻像,只是肯定,千里火的确有‘开山显宝’的作用。出去和进来,非是同一条路,用长绳做标记,未必就不能够出去,但相信那多半是要费些力气的。

  眼看又一根竹篾即将燃尽,我赶紧往怀里摸,一摸之下,心不由一沉。老滑头给我的竹篾数量本来不少,但在受杀神幻像攻击的时候,散落满地,估计老滑头并没有完全捡回来。一路走来我只是大半心思好奇千里火映出的道路,不知不觉,竟只剩下一根竹篾了。

  “小爷,该不会没火了吧?”后方居然响起了老滑头急切的问询,听上去他和我之间应该有着三到五米的距离。

  见我不回应,他加紧脚步的同时急着说:“快走!我说的是真的,火灭了,我们就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