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六十三章 怎么开口

作品:重生狂婿|作者:醉清风99|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12:20:06|下载:重生狂婿TXT下载
  “就算易容,人死后也还是会变成原来模样的,毕竟那才是本(shēn)。”

  听到这话,朱尤却并不觉得奇怪,而是又语气认真,声音有些让人毛骨悚然,话语更是震人心魂的问了一句。

  “师父,易容术可不可以施展在别人的(shēn)上?”

  徐天听后并没有觉得什么,可是和朱尤在一起的呼延化已经猜到了什么,随后更是张大了嘴巴,心中满是好奇和细思极恐。

  这两个师弟到底再做什么,如果师父确定了这件事(qíng),那不就是说他们所图更甚么?到底是因为什么?

  徐天可不知道他此时的内心想法,而是继续解答着自己心(ài)徒弟心中的疑问。

  “那倒是可以的!”

  得到了徐天肯定的回答,朱尤一时沉默了起来,不是没话,而是他再想着下个问题该怎么开口。

  “还有事么?”徐天没有询问缘由,他相信自己的徒弟有着他的理由。

  朱尤连声说道:“师父,我要组织一下语言!要不你给我讲解一下易容术?”

  徐天听后也不询问,直接说道:“易容术共分三层,下层就是刚刚入门……就拿刚刚的事(qíng)做比较,下层对尸体就可以施法,不过持续不了多久,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吧!”

  听到这里,朱尤心脏又是猛的一颤。

  而电话的声音也不算小,听到这里的呼延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被划破了脸的三师弟!

  这时,徐天的声音再次响起,中间的沉默可能就是给朱尤吸收的时间!

  “而中层的话对尸体施法那最少也能(tǐng)上一个礼拜的时间,至于上层那就是永久都是那个模样了,不过不论上中下哪层,对自己施法的时候死后都会变成原来的模样。”

  听到这里,朱尤要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是白痴了。

  至于一旁的呼延化也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四师弟,正是一个月之后才变成了尸体回来的。

  也就是说,他三师弟或是四师弟已经把易容术修炼都了四层,然后找到的替死鬼来欺骗他这个

  大师兄。

  可这么做的原因,究竟是为什么呢?

  不只是他呼延化想不通,就连朱尤也是一样!

  “没事了?”徐天又是开口询问道。

  朱尤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师父,你要小心梁家!”

  然而,这话依旧没有让徐天的心里升起什么波澜,只是笑了笑说道:“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你的师娘找回来。”

  “我知道了!”朱尤说完也是咧嘴一笑。

  师父是什么人,从来都是他算计别人,谁能算计得了他?

  就算真的有人算计,实力已经通天的师父还能怕什么?直接出手就好了,他愁就愁那些人不敢动手一直在旁边腻歪人,这样的人师父还真的拿他们没辙。

  不过师父(shēn)边也不是空无一人,他们三个关门弟子也不是吃醋的,对付这样腻歪人的角色很有心得。

  挂断电话之后,朱尤看向了呼延化。

  其实他心中也不确定梁家究竟有没有危害师父的意思,但不得不防,除非他和梁青云面对面的对峙一下,看看当初他到底怎么杀的小三和小四,跟自己得到的消息能不能吻合。

  如果吻合,那就说明他们没事,要是不吻合,那就休怪自己无(qíng)了。

  他不知道真到了那天,师父会不会狠下心来,但是他绝对会在师父犹豫的时候就立刻替他做出这个决定,即便事后被罚他也心甘(qíng)愿。

  因为他不希望这世界上有任何可以威胁到他师父的存在,哪怕有一点歪的心思都不行。

  这里就包括呼延化!

  “三师兄……三师弟和四师弟真的没死?”

  朱尤面无表(qíng)的看着呼延化,“马上就快死了!”

  话音一落,大手一挥!

  只见呼延化的(shēn)上已经布满了巴掌大小的纸人,一直把他包围的看不到衣物,最后慢慢的缩小,直到了地上躺着一个纸堆……

  紧接着朱尤又是胖手一挥,纸人全部飞起,最后消失不见了!

  “陆水香!”

  朱尤目光一闪,起(shēn)走出了房门!

  ……

  这边的徐天,挂断电话之后回想了朱尤的那句话,然后无语的摇头笑了笑,继续假寐了起来。

  而梁建国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笑的是什么,因为朱尤刚刚是有意的小声说的话,导致他根本没有听到。

  虽然不知道,但梁建国这次也没有好奇的询问,让徐天继续休息了,他则是继续开起了车子,直奔临海市的叶家!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徐天二人终于到了叶伟业一家的楼下。

  此时的叶伟业夫妇正在楼上等待着徐天的消息,一直没心思睡觉,前十分钟,刘艳还特意给徐天拨打了一个电话。

  在得知没有叶倾城的消息之后,更是有种劈头盖脸臭骂徐天一顿的想法,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徐天也是有愧,做出了一个保证之后,就被刘艳主动的挂断了电话。

  此时,他们已经到了楼下,可是徐天却不知道该不该上,最后干脆把九九叫了下来。

  楼上!

  “他回来了?”叶伟业正喝着浓茶,看到要开门离开的九九开口问道。

  九九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叔叔不要着急,师娘她绝对不会有事的,不然这个后果没人可以承受的。”

  说完,九九便开门离开了,剩下叶伟业皱眉不已!

  他很想问问,怎么个没人承受的后果,但是九九没给他这个机会,而且向来沉稳的他也不会对一个小姑娘问出这样强势的问题。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九九……姑娘的外表下有着一个不年轻于他的心!

  一旁的刘艳听后却是和丈夫不同的想法,她甚至还有种深以为然的感觉。

  尤其是她听了母亲对于多年之前的叙述,那些个(qíng)景,被母亲生动的刻画了出来,也让她对徐天有了近一步的了解,同时也很害怕。

  要不是她母亲交代她按照曾经的那样去相处,她恐怕都不敢和徐天对话,甚至都有种想要带着丈夫和女儿逃跑的冲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