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五十八章 澶州

作品:乱世小郎君|作者:宇丑|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24 05:36:25|下载:乱世小郎君TXT下载
  从兖州到澶州,宛如从地狱到了人间,官道两侧谷子地无边无垠,沉甸甸的谷穗已经泛黄,再过一个多月便可以收割了。

  

  郭威下了马走到田地边上,伸手掂了掂谷穗,见上头有只嚣张的蚂蚱在啃食谷穗,他伸手就将那蚂蚱的脑袋掐了去,仅剩的半个身子仍旧抱着谷穗不放。

  

  “小贼莫要动俺家的粮食!”

  

  远远的瞧见一个精瘦的老汉跑了过来,手里的锄头高举着,随时都要甩出去,可是到了跟前又将锄头放下,两只手局促的无处安放支吾道“军爷莫怪,老汉眼神不好。”

  

  “老丈莫怕!”郭威笑呵呵的道“某只是看这边庄稼长得好,便过来瞧瞧。”

  

  “军爷好眼力您尽管瞧就是,这一片都是老汉的自己的庄稼,军爷渴不渴,若是渴得话,老汉到前头的小河给您打水喝。”

  

  郭威笑了笑道“不必了,其实某也不会种庄稼,见这谷穗沉甸甸的出的粮食定然多。老丈定是有什么不为人道的诀窍。”

  

  老汉用破烂的袖子沾了沾脸上的汗水笑道“军爷说笑了,种庄稼哪有什么诀窍,多浇水施肥,没事就到地里来除草,一个勤字罢了。往常这地不是自己的,现在官府把地分给咱们了,还减了一成的租子,自是要比从前用心耕作。”

  

  五代虽也是农耕社会,却又稍稍的有些不同,朝廷官府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地主。因为战乱不休,无数百姓离开了家园躲避灾祸,山东的跑去河南,河南的又跑去山东,大量的田地被抛荒。

  

  官府见到流民就管制起来,分给土地让他们耕种。可他们并非是官府的佃户。佃户是有自由的,不想干了就换个东家,这些人却被牢牢的禁锢在土地上,一辈子给官府种地,有了收成一半自用,另外一半则是交给官府。

  

  无论土地和农具都是官府的,甚至他们自己也是,即便死了也只能埋在自己耕种的土地里,使之更加的肥沃,很有点农奴的意思。

  

  这样的农人不是几百户上千户那么简单,在中原政权占了很大的比例,反倒是那种抵御风险能力差的自耕小农是少数。

  

  听这位老汉的话,他从前就是只一个给朝廷打工种地的,现在升级成了自耕小农了。这让郭威不由得奇怪,朝廷可从来没有颁旨将土地分发给百姓。

  

  “老丈说官府把土地分你们了?这是什么时候事?”

  

  说到分土地事,老汉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份的笑意,咧着没牙的嘴道“一年多前的事,呵呵……官府不只是把土地给咱们了,就连锄头、镰刀也分给咱们了。一家老小干起来活来更有劲了,虽说官府减了一成的租子,可是收成却比往常多了,官府也没比往年少收多少,两下里得利。”

  

  一年多前,可不就是柴荣来澶州任职的时候,郭威面上看不出息怒来,又问道“听起来老丈对官府还算满意?”

  

  “哎,军爷说的什么话,老汉一个地里刨食的,有啥资格评判官府。官府能把地分咱们足以让全家老小感恩戴德了,听说汴梁那边又换了个皇帝,这个皇帝好!这个皇帝好啊!”

  

  老汉不是在拍马屁,他说的真诚还不自觉的竖起大拇指来,饶是郭威心机深沉也不由得微微一笑,周围的人则是哈哈大笑,弄的老汉一头雾水。

  

  郭威上马的离开的时候,徐羡隐约的听他说了句,“伏英还是有两下子的!”徐羡心里也是这么觉得,柴荣玩的这一手可是升级版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只这一份眼光魄力便不是其他人可比。

  

  大队人马交给王峻看管,郭威只带了殿前司的人马赶往澶州,柴荣早早在澶州十里之外候着,身旁还有一个模样标致、满脸英气的年轻妇人。

  

  这女人便是柴荣的继室,也就是符彦卿的女儿。这女人可不简单,他本是河中护节度使李守贞的儿媳。郭威率军攻破河中城后,李守贞举家,符氏却不愿以给李家陪葬,偷偷的藏了起来,当乱兵攻入李家使她高坐堂前高声呵斥,“我乃魏王之女,我父与太尉相交甚厚,速去禀报。”

  

  根据郭威和符彦卿两人的人生轨迹,两个人很有可能连面都没见过,即便是见过面也不可能有多深的交情。

  

  这女人临危不乱的一句谎话,便救了自己,顺便认了郭威做干爹,郭符两家当真有了真正的交情。没过两年便又成了郭威的儿媳、皇后的备胎,足见这女人很不简单。

  

  不等郭威的坐骑停下,柴荣夫妇便已是躬身拜倒,郭威下了马来俯身将两人扶了起来,“这大热天的何苦跑这么远来等朕!”

  

  “儿臣久不见陛下,知道陛下绕道澶州,欢欣不已!”

  

  符氏微微笑道“知道陛下要来澶州,夫君高兴得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天还没亮就拉着妾身来迎陛下。若非职责所系不能轻易离开,怕是要跑到兖州去了。”

  

  “哈哈……朕也是想念你们哪,不然就不会绕道过来,不要在这里傻站着了,咱们还是回城再说吧。”

  

  见郭威准备再上马,符氏忙道“天气太热,郎君已是为陛下备了车马,解暑的酒水果品,陛下还是上车吧。”

  

  “伏英有孝心可没这份细心,是你这丫头准备的吧,朕不能白白的浪费了你的心意,上车!上车!这次东征平叛,朕见到你父亲了。”

  

  “父亲身体可还康健?”

  

  ……

  

  正是午后日头正毒,郭威在马车里面喝酒吃水果,一旁还有美女斟酒相陪,好不自在。可怜殿前两千多号人只能在太阳底下骑着马儿护卫左右。

  

  若是穿得皮甲还好些,换做铁甲怕是能烫掉一层皮,看李重进、张永德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便知道他们有多难受,谁叫你们穿着明光铠瞎显摆。

  

  赵匡胤也不例外,看他的大圆脸已是红成虾子,便知道他离中暑不远了,徐羡从马背上取出水囊,揪着他的衣领子就浇了下去。

  

  赵匡胤轻呼一声,“痛快!”

  

  柴荣在一旁笑道“元朗的兄弟倒是个细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