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295、最后审判的较量

作品:热血审判|作者:呐喊文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3-11 07:37:39|下载:热血审判TXT下载
  1947年3月10日,军事法庭对谷寿夫进行最后一次公审。得知这一消息的人们都从四面八方涌向军事法庭,并且还再次出现了万人空巷的壮观场面。

  法庭外也很快就聚集成了人山人海、挤成一片的旁听群众。并且还都络绎不绝的往军事法庭门口挤。警察和宪兵们都奋力的维持着秩序。

  军事法庭旁听席上座无虚席的旁听者,纷纷张望着审判席。过道里挤满了的群众都焦急的张望着。记者们忙着做拍照的准备。法警们也奋力的维持着旁听席上的秩序。

  当法庭公职人员走进法庭后,法警边在前边开道护着法官检察官等,边对过道的旁听者说道:

  “让一下,大家让一下。让法官和检察官过去。”

  众旁听者一看法官等公职人员来了,就边纷纷自觉让道边热烈鼓掌。并不时的想起阵阵的欢呼声。

  “法官来了,法官来了。”

  与此同时也议论纷纷的嚷嚷道:

  “这下好了,就快判这个老鬼子的死刑了。”

  法警带着石审判长和陈检察官、监审官等,在一片喧哗中走向审判席。

  审判席上的书记官看到法官等众公职人员走来后,就用底气十足又异常洪亮的嗓音喊着全体起立。法庭里的人们就肃然起敬的相继起立。

  石审判长、陈检察官、监审官霍西、赢大法官等缓缓步入审判席。

  随着书记官紧接着的那自豪又洪亮的一声请坐下。

  石审判长、陈检察官、赢大法官、监审官霍西等都相继脱帽坐下。法庭里坐着的人们也都陆续坐下。

  石审判长就边盯着被告席上的谷寿夫,边厉声质问道:

  “被告,对于公诉方的指控以及证人的控诉,你是否还需要申辩?”

  尽管谷寿夫的心虚和无助日益明显。但他还是一副故作镇静的狂傲嘴脸的,边扶着耳机边大声用日语说道:

  “当然需要!我不仅要申辩,还对你们这所谓的审判有意见。”然后就依旧是满脸不屑的边打量着一片哗然的法庭边继续说道:

  “你们武断的驳回了我要传唤的证人。没有我的证人来还原当时的事实真相,我就有理由相信,你们那些所谓的控告和证据都是假的,都是你们编造的。”

  旁听席上的人们早都从一片哗然发酵成一阵阵怒骂了。没办法,谁让那老鬼子总是不知死活的点燃众人的怒火,总是用找骂的言语和不屑的嘴脸来激起大家怒骂的欲望。

  这不,愤怒不已的根子就早都忍无可忍的骂上了。

  “放屁。你他妈的是聋子还是瞎子?你没听见法官给你说的驳回理由吗?你没看见检察官拿的那些文件吗?你他妈的还想抵赖到什么时候?”

  枣 花:“这王八羔子,他、他还有意见了?这个老混蛋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咱们还没把他怎么样呢,他倒还有意见了。这也未免太猖狂了吧?”

  张玉谨:“就是。这恶魔也太猖狂了。咱们就不应该让他这么猖狂下去。”

  李胜华:“那肯定了,法庭这不正审着的嘛。就这老鬼子,早晚都不得好死。他现在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你们别看他表面上装的那么镇静。其实他早都怕了,早都慌了。”

  枣花有些难以置信的打量着李胜华追问道:

  “这个畜生也有怕的时候。怕了还这么嚣张。”

  旁听席上的一个学生边站起来边喊道:

  “不能让这个刽子手这么嚣张!枪毙他,枪毙他。”

  众旁听者也纷纷起身挥舞着拳头喊道:

  “枪毙他!杀了他!毙了他!”

  旁听席上的怒火再次燃烧了整个法庭。此起彼伏的怒吼声、斥骂声使得整个法庭都气的打颤。法警和宪兵看到人们的怒火快要燃烧的失去理性,从而影响到审判的秩序时。

  就赶快边用警棍指着旁听的学生边厉声警告着让他坐下,不许乱喊乱叫。其他的法警也都厉声勒令着,让站起来的旁听者坐下不许再喊了。

  就在这时,一直都故作镇静强绷着的谷寿夫,也心虚的下意识的去擦脑门上的冷汗。就这么一瞬间,就被张玉瑾给捕捉到了。她顿时就像发现外星人一般惊诧又兴奋的嚷嚷道:

  “快看,那个老鬼子开始擦额头上的冷汗了。”

  李胜华也有些惊诧的随着众人看向被告席上的谷寿夫。尽管那老鬼子早已经狡诈的恢复了故作镇静的狂傲不屑嘴脸。但,大家都没有失望的相信,那老鬼子刚才肯定擦过脑门上的冷汗。

  毕竟,他脑门上的冷汗,就像被细雨淋过一般不停的往外涌着。并且,被他擦过的地方也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汗水明显比没擦过的地方小很多的痕迹。李胜华边打量着谷寿夫边得意的反问道: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老鬼子早都害怕了。这混蛋现在也就是煮熟的鸭子,只有嘴硬了。”尽管张玉瑾娇嗔调皮的冲老公撇着嘴。

  但眼神里却满是赞赏和崇拜。就像那些崇拜她老公的人们一样崇拜。

  赢大法官也忍无可忍的边一拳砸在审判席上,边愤懑的斥责道:

  “嚣张至极!无赖之极!简直不可理喻!”

  石审判长则边敲着法槌边厉声说道:

  “肃静、肃静。请大家注意法庭秩序。法警,赶快维持好法庭纪律。”

  陈检查官边摘下耳机,边瞪着谷寿夫厉声说道:

  “法庭自审判被告以来,连续出具各种有凭有据的事实证据,以及相关的档案资料。并邀请中外及日本国的当事人,亲自陈述目睹之被告及部下的犯罪事实。

  其证据的确凿无误和证人的亲历控诉,法庭及诸国媒体记者,以及监审官美军少校赫伯、美国驻国际法庭的法官阿尔达克和霍西先生均有目共睹之。

  面对法庭及证人出具的铁证,被告谷寿夫竟以空言抹煞。妄指伪造,可谓罔顾事实、强词夺理、毫无理由。”

  石审判长:“综上述被告之各点抗辩,均属狡辩开脱;本庭殊无可采纳。”边说边威严的敲下法槌。

  谷寿夫边把耳机仍在被告席上,边瞪着审判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