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240章 板蓝根

作品:我的房分你一半|作者:叶非夜|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2-12 05:52:08|下载:我的房分你一半TXT下载
  陈恩赐口中的“的”字音,刚到嘴边,秦孑的头突然偏靠了过来。

  随着他的面孔在她眼底放大,他的唇贴上了她的唇……

  陈恩赐彻底失了声,她仿佛被点了穴道般一动不动的睁着眼睛看着秦孑近在迟尺的眉眼。

  他也没闭眼,漆黑深邃的眸子,定定的凝视着她。

  他和她就这般唇贴着唇的四目相对着。

  紧闭着窗帘的房间里只有床头的睡眠灯亮着,暖黄的灯光将两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衬的柔和了许多。

  室内很寂静,他和她都屏着呼吸,可他和她心跳都在加快,心跳声一下一下,时而局促时而缓慢,在两人耳边清晰可闻,带着说不出的温柔与暧昧。

  秦孑眼底的情绪有些重,就像是即将被波涛汹涌打破平静的海面,他微闭了下眼睛,努力地想让自己冷静自持,可他再睁开眼睛,他说不清自己是不是烧的丧失了理智,那种冲动变得更浓烈了,望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更炙热。

  陈恩赐被他看得呼吸有些乱,她慌促的避开他的视线,迟缓了两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要躲开他的唇。

  可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忽然加重了压在她唇上的力道。

  不知是不是他烧还没退的缘故,他的唇有些烫,在她的唇上留下灼人的温度。

  她颤着睫毛,犹豫着要不要推开他,可当她感觉到他的舌尖的凉意时,她抬起的指尖微抖了抖,始终没能碰上他的胳膊。

  他吻的越来越深,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想要推开他的手也落回到了床上。

  陈恩赐晕头转向的在马桶上坐了好一会儿,整个人都还是飘的。

  她愣愣的盯着洗手间漂亮的墙砖,怎么都想不起来刚刚他究竟吻了她多久,又是怎么放开她的,而她是怎么从床上滚下来的,又是怎么跑进洗手间的,还有她和他接吻结束后,有说过话吗?

  好像没有,又好像有……

  要不是她的唇,被他吻的有些疼,她真的以为那个吻只是她的一场幻觉。

  陈恩赐迷迷瞪瞪了好半天,才从马桶上晕晕乎乎的站了起来。

  差点没站稳跌坐地上的她,发现自己手脚居然是软的。

  草啊,就他妈接个吻,至于嘛……

  陈恩赐扶着墙壁,骂了好几声自己没出息,然后她发现,自己简直是太不争气了,就在心底吐槽了个“吻”字,她就又开始心跳加速呼吸不畅。

  陈恩赐等到自己缓过来后,走到了洗手台前,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扑在脸上,让自己稍稍清醒了一些,可等她一抬头,看到镜中的自己唇又红又肿,然后她不知怎么想到了秦孑的唇是烫的,舌尖是凉的……

  真是奇怪了,怎么做到唇舌温差那么大的。

  还有,怎么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是那么喜欢吻她唇角?

  陈恩赐抬起沾着水珠的指尖,碰了下唇角,然后意识到正在做什么的她,又彪了个脏字。

  日……

  她想什么呢?是在回味吗?她疯了吧!

  陈恩赐惩罚似的揪了一把自己的耳朵,就收起脑海里的乱七八糟,开始洗脸。

  ——“咕噜~”

  ——“饿了?”

  莫名想到这个对话的陈恩赐,搓脸的动作停了下来,三秒后,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衣,发现扣子解开了两颗……

  这是秦孑的杰作……所以,若是刚刚她的肚子没叫,他和她可能会接着那个吻顺理成章的再往下发生点什么?

  她肚子叫了好几声后,他才停了下来,他的唇贴着她的唇,呼吸凌乱声音沙哑的问了她一声:“饿了?”

  当时的她没说话,不,是大脑跟浆糊似的,根本不知道怎么说话,还是她肚子又叫了一声,回答了他的问题。

  他指尖轻轻地在她头发上勾了一下:“我去煮饭,你去洗漱。”然后他停顿了一小会儿,才起身。

  在他走出卧室之前,她一直都很正常,只是在他拉开门的那一刹那,她来了句:“你大过年的感冒,心里不平衡,所以想拉着我垫背是不是?”

  “你等着,回头等我什么时候重感冒了,我一定还回去!”

  他停下脚步,听到她后半句话,忽的轻笑了一声:“怎么还?”

  她理直气壮:“原封不动的还!”

  他一脸淡定:“哦,那你加倍还。”

  陈恩赐揉着脸的手,啪叽垂了下来。

  听听,那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她是怎么做到说出那些话的?

  她干嘛突然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她还不如什么都想不起来呢……至少这样,她还能保全她的颜面。

  陈恩赐突然很生无可恋,以至于她接下来洗脸刷牙的动作,都有几分破罐子破摔大不了一头撞死自己的悲烈架势。

  从浴室出来,陈恩赐看到凌乱的床,气息再次不稳。

  她故作镇定的换衣服时,眼角的余光一直往床上瞥,瞥着瞥着,她就在心底抓狂似的啊了一声,走到床边,将床单被褥铺了个整整齐齐。

  等她整理好床单,她脸红的仿佛能滴出血。

  明明已经毁尸灭迹了,可她发现自己更浮想联翩了……

  陈恩赐,你有毒吧,不就是接个吻吗,当初睡了那么多次也没见你这样。

  卧室门轻动了一下,陈恩赐秒站直了身子。

  秦孑推开门:“吃饭了。”

  陈恩赐故作镇定的“哦”了一声,弯身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陈恩赐跟着秦孑隔了一段距离下了楼,全程他和她都跟没事儿的人一般,神情如常。

  两个人在经过客厅时,陈恩赐透过镜子看了眼镜中倒影出来的他和她,压根没发现秦孑已经走成了同手同脚。

  走进餐厅,陈恩赐一眼看到了餐桌上的早餐。

  煎蛋、吐司、酸奶和蔬菜水果沙拉。

  早就饿了的陈恩赐,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落座后,陈恩赐看到自己牛奶杯旁边还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饮品……

  陈恩赐纳闷的看了眼秦孑:“这是什么?”

  秦孑拉开椅子,不紧不慢坐下:“板蓝根。”

  嗷呜,一觉睡了20个小时,爽歪歪~今天泡在家里专心码字~~你们都醒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