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02章 善后的廖氏

作品:我家皇后又作妖|作者:弱水西西|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2-23 13:30:07|下载:我家皇后又作妖TXT下载
  王掌柜已经等在了寺外,见荣安过来便远远引着,绕过了葛家马车和大部分马车的停靠地,从一片林子穿过去,到了他的马车边。

  爬上车没一会儿,大壮也回来了。

  “雨天路滑,慢慢走。”

  “姑娘放心。咱们的马虽瞧着其貌不扬,却是一等一的好马。一口气跑百里都没问题。”

  “嗯!劳烦了!”

  王掌柜办事牢靠,这一点荣安早知了。就如此刻,马车里不但有茶水点心,还有干爽干净的毛巾,一只茶炉也在下边搁着,连火折子都在旁备着。

  荣安赶紧生了火,烤起了湿哒哒的衣裳。

  “可有人跟着?”

  “姑娘放心,并没有。”

  马车跑起来后,她自然要关心朱永霖之事。

  大壮便一五一十道了来。

  “姑娘离开后,那朱永霖果然怕丢脸,也没敢呼救,只一个人折腾。爬了几次都没能出坑,竟哭得稀里哗啦。小的听得那抽泣直起鸡皮疙瘩。后来又闻他从佛祖求到老天,还求起了坑底蜘蛛,叽叽哇哇的死乞白赖声差点叫小的笑死。

  一个惊雷下来,那坑底的虫鼠几乎要造反,大概是全往他身上躲去了。他干嚎了两声,尿骚味就出来了。那货彻底怂了。怕丢人,又怕雷会劈下来,基本就只剩了哭求。

  雨下来后,坑底的躁动更厉害。小的偷偷瞧了眼,见虫鼠都在往他衣襟里钻,他没有办法,只能脱掉了中衣……一手扯着腰带,一手提着中衣在坑底拍打蹦跳……

  小的爬上了高树,一直盯着附近。不过天色不好,虽有人经过却也都是远远的快步路过,一直到廖文慈赶到,也无他人发现六皇子被困。

  之后……咳咳……”

  大壮没憋住,还是笑了起来。

  “之后就尴尬了。廖文慈大概是不敢找人求助,所以带在身边的,除了她那个儿子,全都是丫头婆子。一群人一股脑往深坑方向去营救,结果瞧见上半身光溜溜的朱永霖,一众女子还没来得及脸红,便被一坑不听话的小动物吓得叽哇乱叫。廖文慈还被后退的丫头推了一跤,跌得一脸泥水,一身脏污,狼狈极了。

  当时积水已有不少,许多虫鼠都浮在了水面,围在了朱永霖身边。雨大,虫鼠不安,朱永霖身上热闹得很,更有不少鼠躁动往坑外爬……

  两个丫头哪里见到和想到过这般场面,一下蹦起,吓得花容失色不说,当即便又哭又呕了起来。廖文慈受了影响,竟也跟着犯恶心差点吐了。

  你们没瞧见朱永霖的模样,差点要吃人了。在他眼里,大概觉得那些人是看他恶心才会犯呕的。他破口大骂,可丫头们不敢去救,廖文慈不方便去救,只得两个婆子面红耳赤,畏畏缩缩伸手去拉人……

  状况乱,又有小动物往外蹦,风大雨急,那光溜溜的手臂都是水,劲儿可不容易使,拉了几次人能没能上来。那朱永霖恼火更羞耻,一把便扯了个婆子拖进了坑里,最后竟是学着您的样子踩着那婆子爬出了坑……

  廖文慈不敢冲撞也怕碍了自己名声,赶紧背身。两个丫头手忙脚乱帮忙,朱永霖上来后便瘫了下去,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由着丫头帮忙穿衣,他骂也骂不动,只恨恨说让廖文慈走着瞧。

  廖文慈尚不知您把她卖了个彻底,还一直叨叨叨为您解释,言外之意也是您的婚事已经基本定了,实在没法将您再许他人,请六皇子高抬贵手。又说府中还有一位庶出姑娘,也快到议婚年龄了……

  她话没说完,六皇子就爆了,大骂:‘老子是公狗吗?什么下三滥都能配?’接着便轮到了六皇子冲廖文慈一顿臭骂。骂的可难听……”

  “那便说出来我听听?让我高兴高兴!”荣安要求。

  “骂她欺世盗名,骂她卑鄙虚伪,骂她惺惺作态,骂她金玉其外,实际却连儿女都教不好,骂她若不是有个强力的祖父和得势的夫君,她这样的,做姨娘都要被嫌弃……当然,还有许多脏话夹杂其中,小的就不一一转述了。

  廖文慈火冒三丈,底气不弱,不但没有如一般妇人被羞辱后掩面而泣的模样,反而是步步紧逼,看着还挺强势。她厉声喝止了六皇子,表示将对他玷污三朝老臣之后,高官家眷诰命夫人的言行暂时持保留状告的态度。

  她自我辩驳之时表示六皇子利用了自己儿子作奸犯科,这笔账,她可算可不算!暗示让六皇子自己掂量着……朱永霖那个怂货其实也没多少选择。今日事他不敢抖出去,又忌惮着虞将军和太子那里,充其量也只能撂下些狠话。

  小的瞧着差不多,便悄悄往林子那边绕了绕过来的。雷雨交加的,他们半点没发现小的。”

  “你辛苦了。前边找合适的地方停一停,你换个衣裳吧。”

  “小的皮糙肉厚的,不要紧。”

  “他们交谈间可有察觉我诓了他们?他们提到护着我,帮了我的人没?”

  “提到了。不过鸡同鸭讲,谁也信不过谁。六皇子原本便基本信了您,认定是廖文慈的人对他的人动了手。这会儿见廖文慈与虞荣英迅速赶到,而您已经离开,廖文慈还口口声声帮着您辩驳,更是深信不疑,这才对廖文慈恼火到大爆粗口。

  而廖文慈那里,小的听她话中之意,大概是以为护着您,救了您的是将军之人,因而并未就这一点做太多辩驳。对她而言,还是赶紧摆平六皇子这事更重要,所以,她始终将姿态摆得很高,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六皇子头上,话里话外都有警告之意。”

  荣安嗯了一声。

  其实说白了,廖文慈真要发现自己玩了她又如何?她也只能看作是自己对她儿子行为的报复!先使诈作恶的是她儿子,她除了受着还能如何?活该!

  她讨好自己还来不及,除了善后,还能再报复回去不成?事实这一点,才是荣安最大的底气所在——到底,自己有价值啊!

  只不过廖文慈这套路……前世今生似不太一样啊!荣安本以为自己给廖文慈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足够她伤脑筋费心思左右不是了。可她倒好,干脆利落,面对朱永霖也依旧没有发怵,反而有几分反胁之意。

  和前世她事事妥帖,人人赞好,谁也不得罪,谁都是朋友的路数相差甚远。

  她这般强势,连假面都不愿做,是她因着最近事索性打算本性流露了?

  荣安总觉是有哪里没想到,或是被疏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