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32章 扑朔迷离(4)

作品:赵氏连城璧之赵氏骄阳|作者:沈处默|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3-13 19:46:53|下载:赵氏连城璧之赵氏骄阳TXT下载
  回到赵府,贺文前思后想,该不该告诉夫人,他已经找到大将军。说还是不说?最后,贺文决定暂时还是不说。

  悬着一颗心,忽然被告知,人已被找到,平安无恙。第一反应肯定就是要马上见到这个人,这种迫切感根本无法阻拦。明明知道这个人好好的,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等待的原因,只是他自己认为比较充分的理由。渴望见到他的亲人,一定听不进去这些道理。到时候,事情只会变得更复杂。

  应付这些就算了,还有一个问题,赵穿是否参与行刺?如果他出事,必定影响到这边,到时蜡烛两头烧,首尾难顾。

  赵穿到底去了哪儿?凶手究竟是什么人?为此事愁眉不展的正是士会和郤缺。

  赵穿仍旧不知踪影。

  他们派人问遍那日跟随君主去往桃园的所有侍卫、仆从、侍女,相互都有证人,证明对方在场,安守职责。宫中也如此,没有人擅离职守。有事请假的,都有人证证明与此事无关。

  兜兜转转,嫌疑最大的还是赵穿。有人证明他去过桃园,却没人看见他离开,如今又下落不明。最令人不安的是,他还有杀人动机。赵盾至今未归,作为赵盾的堂弟,对君主怀恨在心,于是决定杀人泄愤——放到哪里,这个理由都是顺理成章。

  赵穿的下落成为追查重点。既然没人看见他出去,应该还在别苑之内,到底是哪呢?他们将整个桃园纳入搜索范围,希望通过仔细查找,找到赵穿。

  功夫不负有心人。习惯野战的士兵毕竟经验丰富,他们在地面查找无果后,去到后山。拨开树丛,翻开灌木,展开草皮式搜查,终于,在一片枯叶掩盖下,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赵穿。他浑身污脏,沾满尘土,污垢很深,衣服的原色已经辨认不出。右手还有受伤的痕迹,似乎曾被什么划伤。

  赵穿的身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士兵赶紧将他送回府,同时通知两位将军。

  失踪了两天两夜的赵穿,呼吸微弱,狼狈不堪。公主一见,花容失色,当场泪奔。顿时,府上乱作一团,又是请大夫,又是给赵穿沐浴更衣。个个严阵以待,生怕一个不小心,附马爷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担待不起。

  很快,大夫诊治有了结果。除了身体虚弱,有些发热之外,一切都好。只是受了些风,挨饿受冻,体力不支,所以晕倒。只要饮食清淡,好好养着,过两天就能完全康复。

  接到士兵来报,士会和郤缺匆匆赶往赵府。一是为探病而来,二不必说,当然是为君主被杀之事而来。终于找到最大的嫌疑人,肯定要好好问个清楚。

  宾主三人一番寒暄慰问客套之后,很自然的进入主题。

  “赵将军,现在想问一些问题,不知你身体是否允许,能否现在作答?”作为此案的主要负责人,士会首先开腔。

  “两位将军不必客气,我已经好了很多。有什么问题,你们尽管开口,我一定知无不言。”换上干净衣服,喝下营养粥,赵穿的精神好了许多。

  “前日下午,守卫的士兵见到赵将军进入桃园,不知将军所为何事?”

  “那日昏昏沉沉的,所以在家歇息。睡醒之后觉得精神大好,想出去走走。君主在桃园,我又是护军首领,因病不能执勤,心里有些不安。既然已经无恙,去看看也好。一众守卫都在,我到了那,一来可以看看他们是否恪尽职守,二来,那里环境清雅,地方敞亮,我也很好奇,想看看有什么好玩的。”赵穿一脸坦然,交待得清清楚楚。

  “之后,就一直呆在桃园?这两天两夜,不知赵将军都做了些什么?”

  “进去之后,我就四处走到处看,不知不觉竟到了后山。突然窜出一只野兔,我便追了去。谁知一个不小心踩了空,从斜坡跌下来。然后……士兵发现我,把我抬回来了。”说着,赵穿把右手的伤口亮出来,放到士会跟前。虎口有划痕,手指处还有被树皮割破的伤痕。

  “赵将军既是去巡查护卫,为何不跟君主见上一面?”郤缺不解。

  “我进去之后,跟兄弟们打完招呼,得知君主准备去泡热泉。我想——”赵穿撇撇嘴说道:“君主忙着玩乐,哪有时间搭理我?再说了,君主去桃园是为了游戏享乐,据说第二天就要离开。一刻千金,何必多此一举去打搅他呢?”

  “赵将军摔倒之后就再没醒来?”

  “有,晚上起风我就醒了。可是浑身困倦,腿也受了伤,根本起不来。想开口叫人,四周又没个人影,黑漆漆一片。只得将枯叶铺在身上,勉强遮挡御寒。后来,实在太过疲惫,又睡着了。”赵穿所说不假。出事当天,守在桃园的侍卫已经全部撤离,都被派去找赵穿。他们去他平常爱去的、可能去的地方去找他,偏偏桃园没留人。

  “之后的一天一夜,你是如何度过的?”郤缺摇头。赵穿的说辞有诸多疑点,接下来的一天一夜,难道就一直躺着不成?

  “第二天一早,天亮我就醒来了。”赵穿抱住双肩,“早上特别冷,脑袋发热,浑身直哆嗦,喉咙干涩说不出话来。又渴又饿,实在走不动,只得舔树叶上的露珠,勉强解渴。然后……又晕了过去。”

  说到这,赵穿用力摇头,“幸好两位将军及时应变,派人去山上搜寻。否则,我恐怕……”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坐在一旁的公主也跟着抹眼泪,忍不住抱怨:“看你还贪玩!明明头痛得直嚷嚷,刚刚好了些,就着急要抓野兔,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我知道了。”一边说,还抓起公主的手。两人深情对望,赵穿满眼愧疚。“以后再也不敢了。”说完,他看向士会和郤缺。“多谢两位将军救命之恩!否则,在下恐怕要命丧荒野了。”

  “在下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并不能证明赵穿说谎。再者,两夫妻眉目传情,显然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士会想,他和郤缺再待下去显然有些不合时宜,于是决定再问一个问题就走。

  “赵将军去到山上抓野兔,是否见到不同寻常的人?比如神色慌乱,行色匆匆,急着离去?”如果赵穿没有嫌疑,只能说凶手另有其人,说不定他逃跑时被赵穿遇到过。

  “让我想想——”赵穿低下头努力回想。这三天,他完全清醒的也就那天下午。其余时间都是半梦半醒,似睡非睡。“真的没有留意。我在后山时,侍卫们都在山下守着。如果有人跑进来,他们应该知道。当时,我一门心思盯着野兔,也没有关注周围的情况。后来嘛……就一直半醒半睡的了。”

  “那就不扰赵将军养病,告辞。”两位将军没办法,只得离去。

  侍卫仆人已经排除,赵穿这条线索又断了,难道真有江湖刺客?来无影,去无踪,杀了人后不声不响的逃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