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作品:异界之诛神之战|作者:坏坏的梦宝|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3-13 09:45:56|下载:异界之诛神之战TXT下载
  得知水灵以乐正智的名义,撒泼硬接下了黑林的任务,乐正芳就头疼不已,如何睡得着。

  “师父,水灵虽有些被宠坏了,倒分得清轻重,这等事,她定然不会做的。”

  “还谁不知道呢?”

  她的这句反问,乐正颖也就知道了意思,其实大伙心里都明白。

  “师父,难不成就这样放着他们去送死吗?”

  乐正芳敲着桌面,皱着眉头。

  “羽华因为慕府招亲和联姻的事,也算是名声在外,倒不一定是好名声。这慕府是散了,可谁不想看看慕府的小姐手中抓着什么东西呢?况且,这边女儿刚刚嫁出去,另一边就解散慕府,更让人怀疑这慕心是带着好东西嫁出去的。道盟的规矩,若羽华出了事,慕心小姐必得改嫁。”

  “慕心小姐已经嫁入我乐正,就算改嫁,那也是我们乐正出面说得算,而且这种事,多是改嫁同族之人,又干他们何事?还要凑这热闹不成?”

  乐正芳笑她太过天真。

  “虽说改嫁同族之人是常事,却并非绝对之事,阴谋算计之事还少吗?现在,为了慕心小姐能改嫁,就是师兄去上报让羽华去,哪怕羽华只是一个见习道人,有些人还巴不得他去送死,越快越好。也是为了慕心小姐能改嫁,难不成家族里就不会有人盯上她?慕心小姐看着身子弱了些,倒也貌美如花,况且还有慕小姐这个名头,我们这里定也有打小算盘的人在。”

  “可即便如此,水灵他们接这个任务是不合规矩的,应是反驳的。”

  “本该是这样,可就是不合规矩的事,搁在他们身上,就是合规矩的。道盟这次是指定要我们乐正出面的意思,黑林是何地?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就无疑是要我们乐正推几个人去送死,明知如此,我们还是不得不去,免得到时候被人利用,大做文章。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必须有人去,可是谁又愿意明摆着去送死,愿意去的那几个,我们可是舍得?我们乐正正在走向没落,好不容易有那么几个拿得出手的人物,这一去,必定是要折一两个进去的。明知是死,又为何不让一个有名气、无本事,还让族人不看重的人去?”

  乐正颖咬咬牙说:“即便如此,乐正只出一个实习道人,也太不能够了。哪又何必让可去可不去的人去送死呢?”

  “恐怕这背后算计的人,正算计着礼师叔呢。”

  乐正颖想起乐正礼是乐正佐欢的儿子,也就是羽华的表弟。如果羽华必须去,那么他去的可能性就很大,更何况他有着乐正神童的名声,堪比公孙明楼。这一次去黑林的商队其实是公孙的人,就好像是故意似的,他们出悬赏的时候标注着商队,背后一查就能轻易查到,是公孙的人,连去的是谁都能轻松查到。

  也许,这就是为了逼乐正出面,且不能草草出面。乐正出了不了这样大的阵仗,也不可能就扔一个乐正智、乐正羽华出去,乐正秦和乐正芳若不是乐正的管理者,怕是连他们都要算计上,所以乐正礼作为同期另一个神童,就很可能被安排上。公孙湛和公孙蜀,也就意味着,至少还有一个师父要顶上,乐正颖脑海中一个人冒了出来。

  “礼师叔、博师父,难道这次都非去不可吗?这于公……他们的损失可能不算什么,但是我们不一样。”

  乐正当然不止这些人,只是现在在蓟门关的人就是这样。如果这次博师父、智师父加上乐正礼都折了,乐正在外面的人,就有部分得回来。他们能算计一次,就能算计第二次、第三次,想到这里,乐正芳愤怒又无奈的拍了下桌子。

  “这么多年了,我们乐正要还的债早该清了,还是有人这么容不下我们吗?我真恨不得乐正放下这蓟门关,让那些妄图夺取之人,都来此处好好的吃吃苦。”

  “师父?”

  “有时候,我也想,难不成乐正就是这般死要面子?”

  “颖也不解,其实我们乐正守着这蓟门关,说赎罪也几千年有了,就算我们乐正为了自己,想要自私一次,也不是不可以,放下无所谓的面子,我们、蓟门关的百姓,岂不是都好受许多?这或许很难,可如今别人都欺上门来了,又有何不可?”

  乐正芳攥紧拳头,想着当年师父与他们说起的事,据说继任家主之人,都会从上一任家主那得到一些东西,关乎乐正的东西。可惜,乐正秦并非从上一任家主手中接过家主的重任,所以他是不知道这些的。当年乐正合失踪后,也曾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知是他带走了,还是这个东西被藏在了其他不为人知的地方。

  其实,今日之事,对着她的师父,她何尝不是现在的乐正颖。认为乐正赎罪早就够了,认为乐正离开蓟门关,让出蓟门关,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没必要在蓟门关死撑着,等着乐正消亡的那一天。那时,她的师父说了一番至今都无法理解的话。

  “乐正只有在蓟门关才能走到那一天。”

  “只有?那一天?”

  她曾也就这事问过师父,师父只是满眼心疼的看着她,张口欲言又半字未吐露,真打算与乐正芳说些什么时,又没了机会。

  “乐正只有在蓟门关才能走到那一天。师父究竟说的哪一天?兄长曾经也说过,现在的乐正只能待在蓟门关,他也说不出缘由,只说这是几千年来的乐正古训。”

  “古训?”

  “嗯,仿佛是,乐正离不开蓟门关。也正是因为如此,上一辈向这下一辈的人灌输着留下的思想,让我们每一辈的人都觉得,留在蓟门关则是正道,离开蓟门关则为歧途,是叛徒的行为。背着远古之战叛徒罪名的我们,他人的指指点点是一遍又一遍的强调我们叛徒的身份,我们乐正的人是从骨子里痛恨这两个字的,又有谁会坐实这两个字呢?”

  乐正颖很明白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叛徒”这两个字,早已成了乐正每个人心里的一道烙印,挥之不去。她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无奈的咬着牙。

  “如若,如若羽华他们去了,道盟还不满足,我们乐正真就一次次的接受吗?”

  “所以这一次,我们就得下血本堵住他们的嘴,让他们不敢再轻易开第二次口。”

  乐正颖看着乐正芳手心里流淌出的血,知道她的痛心,知道她的无奈。同时又为即将离开的几个人伤心、不舍,她想到乐莹,继而想到慕心,她祈祷着慕心的到来,能给他们一些庇护,不要求太多,只希望他们能活着,哪怕疯了、傻了、残了,活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