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877章 黑石石板

作品:美漫丧钟|作者:混沌文工团|分类:科幻军事|更新:2020-07-01 12:20:12|下载:美漫丧钟TXT下载
  回程的路上很顺利,因为星际战士们都是顶尖的劳动力,太空野狼也最擅长打家劫舍。

  来去如风之间,洗劫了灵族的物资储备点,随后众人飞快撤离,另外几队在外的灵族巡逻兵还没绕到之前大家来时的通路上呢。

  机舱内的野狼们扯着嗓子唱起了家乡的歌,庆祝这次劫掠的收获,而修女一直就抱着那块石板,坐在丧钟身边。

  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但她对那玩意很感兴趣。

  掠夺艇的速度非常快,这都是拆除了大部分的武器和装甲换来的,即便很多东西都堆进了众人所在的舱室,大家回到中继站基地的时候,也只是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兄弟,战利品你先挑,因为你今天出力最多!”贡纳跳下了飞艇,看到奥菲斯正在走来,他赶紧对丧钟说道。

  人熊一样的块头配上一脸小机灵鬼的样子十分不协调,他就像是担心天使那边把好东西先挑走,自己兄弟吃亏一样,是一种十分接地气的智慧。

  苏明的目光扫过了类似‘石头饼’的雪白面饼,又看了看黑乎乎的干草叶子,他实在不知道挑什么。

  拿了两个饼,意思一下就得了,一会和修女卷辣条吃吧。

  “我们就要这些,其他的你们分吧。”他说着话,就从机舱中跳下,向着中继站走去。

  “再拿点,东西多得很。”狼主抱起了一个箱子,那应该是他的那份:“这些食物离开了灵族的网道保存不了太久。”

  苏明摇头,他看了一眼修女,在夜色下她的白发显得有些暗淡,人也有些魂不守舍。

  “不了,你们吃,我和修女有点事。”

  “行,明白了。”贡纳又露出了那个笑容,呲出了长牙,笑得十分滑稽:“今晚绝对连一只刀虫都不会漏过去的,你们放心玩。”

  “???”

  修女这才回过神来,一脸费解的样子,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要玩什么?

  苏明懒得搭理蛮子,星际战士都是阉人,可是人家也年轻过不是?他跟迎面而来的奥菲斯点点头,牧师也朝他点头,两人擦肩而过。

  为了保守秘密,必须得装作不熟的样子。

  中继站的电梯修好了,他带着修女通过它前往顶端露台,这些日子两人都住在顶层的通讯室里,在漫长的夜晚中时刻能呼吸充满血腥味的空气,十分舒畅。

  不知道这颗星球这段时间内死了多少人,空气都开始有点发臭了。

  “你从石板上还读到了什么?”

  回到房间中,苏明走向了露台,以葛优瘫一样的姿势靠在了一旁的花坛上,捡起一个头骨玩了起来。

  修女把石板放在桌上,她取出一点吃的放在一边:“这只是庞大史诗的一部分,不知道灵族从哪里挖到它的,它只是说这个世界有着一个强大的王朝。”

  “那就是说,我们脚下是个大墓穴了,可能有数十亿的太空死灵正在慢慢苏醒。”苏明说出了自己的理解,征求她的意见。

  “最少也有你说的那么多,但我们还没有得到机械神教的回信,不清楚他们是什么时候惊醒的死灵,也无法估算这个复苏的周期。”

  修女托着自己的下巴,摘掉手甲开始吃东西,她吃相十分优雅,但是速度很快。

  “嗯,这倒是个好消息。”苏明把骷髅头丢进花坛里,坐直了身体取出酒来:“墓穴越大敌人越多,说明当年的王朝越强盛,他们的好东西就越多。”

  “如果你能把这个世界中的死灵全杀光,倒是说的没错。”修女用死鱼眼看着他,咽下了嘴里的面包。

  苏明笑着摆摆手,又给不喝酒的修女提供了一瓶大力饮料:“放心,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不行......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而且,我还想见识一下能骗过一队修女的窜变领主长什么样呢。”

  艾菲拉尔深深吸了一口气,徒手掰断了汽水瓶的颈部,端起汽水猛灌一口:

  “那个怪物伪装成了我们中的一员,它有真正姐妹过去和我们相处的所有记忆,根本无法分辨他的伪装和欺骗,至于它长得什么样?在它以为杀光了姐妹之后显出了原型,那是个人形的,巨大的双头乌鸦。”

  “他没有报自己的名号吗?我是说,特别出名的窜变领主我还是听说过几个的。”

  苏明摸摸桌面上的石板,绞杀瞬间传来的信息很复杂。

  除了冰冷的触感之外,这种石头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虽然也是硅元素构成,但它其中分子排布随时在变动,还含有大量的异种能量,这玩意很可能是宿主记忆中的黑石。

  “如果你不是基因原体,那就是最大的异端了。”修女把空瓶子丢到一边,她看着漆黑的天空:“我这样的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它的名号?那个怪物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姐妹当作对手,而是当作蛆虫,你会对蛆虫报自己的名字吗?我很难想象你是怎么知道一些窜变领主名字的。”

  苏明收回了手,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石头的事情,嘴里则回答道:“我就当你夸我是神吧,虽然我确定自己不是神,只是个普通人。”

  “呼,好吧,那你就普通得有些吓人。”艾菲拉尔叹了口气,雪白的脖颈活动了一下,重新将目光从乌云密布的天空收回到桌面上:“这块石板不完整,如果你想要让我帮你解读更多,就需要找来更多。”

  “它也许是从某一副巨型壁画上掉落的一小块,而这世界这么大,根本就无法特意去收集,偶尔碰上了就看看,碰不上就算了。”苏明摇头,自己喝起了酒:“倒是你的灵能,是怎么能解读太空死灵文字的?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审判庭有这样的能力。”

  “我......反正就是能,别问了。”她躲开了苏明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脚,把面包塞进嘴里。

  苏明笑了一下,她这样的反应其实就说明一切了,这特殊的灵能使用方法并不是来自教会,而是一些无法开口说出的地方。

  “行了,今天晚上伸手不见五指,连轰炸都少了,这样的良辰美景也不说那些扫兴的话了,不如......”苏明将手升到腰包里,取出一些东西拍在桌面上:“来局昆特牌吧,我教你怎么玩。”

  修女捂住了额头,他已经教给她太多没用的技能了,怎么还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