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六一章 从命

作品:大明新命记|作者:哼哈大王|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2-17 10:59:12|下载:大明新命记TXT下载
   夏成德说完这话,一张大长脸上面无表情,但是两个细长眼,在灯光下,却显得炯炯有神。

  对于夏成德提出的问题,杨振早已有了腹案,他是打定了主意要亲自去的。

  因为这一次乘船渡海,出击敌后,是松山各支队伍的第一次,能不能有所斩获至关重要。

  他这个先遣营的主将,以及松山城的团练总兵官,当然要身先士卒带个头。

  一方面,他需要亲身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是否可以延续下去

  另一方面,也是给其他参战的队伍士卒吃个定心丸,也算激励一下士气。

  然而,唯一让他犹豫不决的,正是夏成德提出的这个问题即自己走了以后,自己的后方应该以谁为主呢?

  夏成德是朝廷任命的松山副将,杨振长时间不在松山城里的时候,自然应该以夏成德为主。

  可是,对于这个人,现在的杨振却还无法放心使用。

  毕竟现在松山城里的很多东西,对于杨振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比如制铁所和弹药厂,在自己离开期间,必须一直维持正常的和高效的运转,那么夏成德能保证这一点吗?

  杨振本想再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办最好,但是夏成德把这个问题挑明了问出来,他却不能不给个说法了。

  杨振看看在座的众将,都把目光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知道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于是沉吟片刻,最后说道:

  “关于敌后游击战,你们都没有打过!当然了,我也没有打过!不过既然是我提出来的想法,那么第一次出击敌后,我肯定要亲自率队前往!”

  杨振的话,早在袁进的预料之中,所以袁进见他如此说,只是冲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闪舞小说网

  但是,杨振原来的旧部张得贵和李禄,却突然瞪大了眼睛盯着他,一脸着急模样。

  张得贵说道:“大人啊!你现在可是松山总兵了!松山城的安危就着落在大人身上,岂可轻易离开守地!?

  “而且依据大人所说,咱们深入鞑子后方,不过是破坏而已,根本无关松山守御大局,何劳大人以总兵之身亲自前往?!”

  “就是!大人身为松山总兵,理应安坐松山城内主持大局!至于出击敌后的事情,卑职愿意率领掷弹兵队前往!”

  张得贵和李禄一人一句,还待再劝,却被杨振摆手制止。

  “你们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我已经决定了,非去不可!你们不必再劝!出击敌后的想法,是我提出来,我要亲自去试试,时至今日,到底可行不可行!

  “如果此策可行,那么将来它就不只是一个打法的问题了,而是一个事关全局的抗虏战略问题了!”

  说到战略问题这里,杨振戛然而止,不再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说了,而是在稍作停顿了之后,接着说道:

  “关于我离开松山期间松山城的守御问题,我看可以这样安排松山城的城防问题,就以夏副将为主!夏副将,你意下如何?!”

  杨振说出主持松山城防的人选以后,其他人都有点意外,包括夏成德本人也在刹那之间有点失神。闪舞小说网

  直到杨振又点了他,他才连忙站起来说道:“这个,这个,末将自是服从总兵大人的安排!”

  “很好!我不在松山城内期间,我会给先遣营几个人留下特别通行证,除此之外,松山城的城防问题,以及城池整修、城外屯垦问题,就交给你统一调度了!另外”

  说到这里,杨振的目光从夏成德的身上转开,转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祖克勇身上,然后接着说道:

  “另外,松山外围的巡哨和守御问题,诸如乳峰岗、沙河口、娘娘宫、水手营一线,统一交由祖克勇祖副将全权负责!”

  杨振原本想带着作战悍勇的祖克勇及其麾下人马一起出击敌后的,但是考虑到夏成德要留守松山,他不是很放心,所以只能让祖克勇这个副将也一并留下了,算是有一个制衡。

  不过,杨振这番话说出来,祖克勇却是吃了一惊,站起来发声说道:“总兵大人!鞑子前不久才退兵,短期内应当不会再来!松山城有了夏副将坐镇守御,已经足矣!

  “末将身为钦命征东先遣营的副将,哪有主将出击而副将留后的道理?!末将请求跟着大人一起出击敌后!”

  祖克勇显然没有想通杨振让他留下的真正原因,否则他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但是不管他怎么说,杨振此时已经想清楚了应该怎么安排,当下摆手制止他继续发言,而是对他说道:

  “鞑子会不会突然再来,谁又能说得清呢?!我这回带上一批人马出击敌后,要是搞出了大动静,或许鞑子就会派人前来报复,这都是很难说的事情!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还是留在这里以防万一吧!”

  说到这里,杨振见祖克勇满脸失意落寞地坐下,就又接着对他说道:“这一次,不光是你要留下”

  杨振说完这话,转头对着张得贵说道:“老张!这一次,你带着炮队要一并留下!我不在这里的时候,松山城内先遣营留守人马,以你为主!

  “记住了,紧盯点儿、督促着点儿潘文茂和王守堂,制铁所和弹药厂的生产,一天也不要耽搁了!”

  “大人!还是让我跟着去吧!我跟着去了,至少安营扎寨吃喝拉撒方面,大人你也能少操点心”

  张得贵先是对杨振的安排感到有点意外,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杨振了。

  与此相应的是,这些年来,无论杨振走到哪里,最离不开的人物就是张得贵了,杨振营里的大小事务,几乎全都是他一手操持。

  但是看着杨振坚决的神情,张得贵只是稍作劝说的尝试,就很快放弃了。

  因为就在一瞬间,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仿佛意识到了杨振这么安排的意图。

  夏成德是杨振入主了松山城之后才调拨过来,归给杨振节制指挥的,可不可靠还不好说。

  祖克勇虽然跟着杨振打了几仗,现在也成了钦命征东先遣营的一员,目前看来似乎是可靠的自己人,但是他毕竟姓祖,是祖家人啊!

  杨振带着精锐人马离开了松山城,松山城内先遣营的这点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家当,总得有一个完全可靠的自己人留下看住了吧!

  张得贵想通了这一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到了最后,只是冲着杨振重重地点了点头。

  见张得贵想通了,杨振随即转脸对着吕品奇,微笑着说道:“吕老兄!怎么样?这一回,跟我乘船渡海,一起走一趟啊?!”

  杨振虽然面带笑容,而且用的是询问的语气,可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希望吕品奇跟着去。

  杨振微笑看着吕品奇,原以为他会犹豫一会儿,权衡其中利害然后再做出决定。

  但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他这边刚说完话,就看见吕品奇站起身来,先是抱拳冲他一礼,然后大方说道:

  “固所愿也!敢不从命!”

  吕品奇大大方方地、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这个情况有点出乎杨振的意料之外,也出乎了夏成德等人的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