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363章:探查动向

作品:陷仙|作者:陈子赫|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2-15 09:16:09|下载:陷仙TXT下载
   众人精神一震,纷纷举头往前看去,只见这平静无垠的湖面上突兀耸起一座雪山,山巅之上一片雪白,而下方却郁郁葱葱,生长着无数林木。

  狂风席卷着众人在一处湖边礁石旁落了下来,此地不远处就是树林,而岸边则分布着无数大小礁石,正好可以用来隐藏行踪。湖岸十分干净平整,只要被人用脚一踩,就会留下沙痕,若无风浪遮掩,很容易被人发现,这是一道天然屏障,巡视之人只要看到被人踩出的脚印便知道有人闯入了神山。风堂主是个老谋深算之人,早已嘱咐众人全都落足在低矮的礁石之上。

  风堂主吩咐道:“留下之人在此养精蓄锐,不要乱走,老夫与姜文等进神山找人。”

  此次前来神山,姜文毫无推脱的担起了拯救央宗的责任,让风堂主对他的观感好了许多。这闯进神山的四人,陆凌天阅历太浅,似这等深入险地的事经验越丰富越好,能够称得上有一定资历的便只有风堂主自己和姜文了。需知早年的姜文也是个喜欢东游西荡之人,五湖四海去了很多地方,要不然也不会结识这么多人。虽然姜文经过一番大难后修为减退,毕竟经验还在,而鬼狐卫的那位蒙面女子一直待在风堂主身边少于走动,她和陆凌天一般经验欠缺,故此风堂主不得不对姜文多加倚重。闪舞小说网

  姜文向宋远知道:“宋师侄和梅师侄带着林师叔好生留在此处,为叔去去就回。”

  宋远知拱手道:“师叔千万小心。”又向陆凌天道:“陆师侄,你也要多多在意。”

  陆凌天道:“晚辈知道了。”四人从礁石处往树林飞去,转眼没入暗处不见了踪影。

  神山山巅的雪峰分外醒目,极远处就可看见山峰上的积雪,顶上并无宫殿等建筑,也无婆罗山一般的平顶峰可供人居住,那么这神山若有宫殿,不在山腰便在山脚。风堂主领着三人直奔这巍巍雪山的山脚而去,为免引人注意,施展了陆凌天的遁地之术,无声无息穿过林海,走了约半个时辰,眼前霍然出现了一座围绕整个山峰而建的硕大寺院,其宏伟壮观,连佛城亦不能比。连绵佛殿从山脚一直建到半山腰。而且越往上,宫殿也越是壮观和金碧辉煌,其中一座白色宫殿更是宽广宏大到占了山腰极大的一片地方,而宫殿下方便是陡峭悬崖,云雾飘过,几如天上宫阙。

  山上山下都有无数阶梯相连,把这些佛殿宫墙连在一处。这屋脊连云的一大片寺院上空光芒闪动,隐隐有七彩流光在空中划过,还有几只巨大的飞鸟在低空盘旋,拍打着巨大的羽翼逐渐飞往上方,直至消失在雪峰顶端。闪舞小说网 若仔细倾听,可遥遥听到有梵唱之音从这些寺院深处传出,声音优美,如女子低泣,引人遐想,似乎眼前所见是无数飞天比丘在空中翩翩起舞。

  风堂主等人一出树林便被这如此广大的寺院所震骇,伏地身子观看起来。在远处根本看不见这寺院之中到底有多少僧人走动,但如此规模的寺院,除了佛祖之外肯定还有旁人。VG更新P最F快上*X0k

  “寺院如此之大,就算来四十个人也无法尽查各处,更何况只有我等四个,老夫以为下面的这些楼宇不看也罢,先从那些大的佛殿入手。”风堂主把手朝半山腰的那间白色宫殿一指,接着道。“如这般宫殿的,定然住着要紧人物,谁有胆量先去这里面探查,而老夫却要绕到背面去看看。”

  蒙面女子道:“我去。”

  风堂主点头道:“那夏丫头就先去此宫殿看一看,你有老夫所传的仙风云体之术,虽然没有大成,但在我等四人之中,也只有你能让老夫稍微放心一些。”

  蒙面女子轻轻一笑道:“姜兄何出此言,央宗是我亲眼看着她长大的,又是离小姐所生的孩子,就算没有你相求,我也会竭尽全力帮忙。只是……”

  姜文道:“有事请说,只要姜某能够做到的,定然全力以赴去做。”

  蒙面女子道:“离小姐定然被幽禁某处,可惜我走的匆忙,来不及去仔细查探,还望你返回东土后好好寻访,若能把她救出火海,我死也瞑目了。”

  姜文道:“此事不劳姑娘托付,我也会去做的。”

  “希望离小姐没有看走眼,你真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蒙面女子说完之后,身子前冲,一股旋风包裹住全身,贴着地往远处的院墙飞去。

  姜文看着她离去背影,总觉得有些伤感,似乎她离去之时已然有了殒身的一预感,这才说了死也瞑目之类的话。风堂主叹息一声道:“希望这丫头吉人天相。”

  姜文道:“风堂主既然决定去此山的背面,那么我便去左边,而方仲便去右边,四人各查一面,风堂主觉得怎么样?”

  风堂主点头道:“就按你的意思去做,老夫虽老,手脚却快,这最远的路便让我来,我走了。”风堂主脚下清风一卷,身子拔高而起,转眼就消失在半空之中。

  此时只剩下姜文和陆凌天二人,姜文默然片刻道:“小天,我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当父亲,故此这父亲之责一点也没有担当,实在令人惭愧。就算以后父女团聚,亲情必也淡漠。”

  陆凌天想起央宗参与这灵女选拔第一轮时的问答,上师出题,问父母与‘我’谁生谁死,她当时就曾说过无父无母、唯我而生的话,在央宗心中,就算父母与她相聚,间隔了这么长时间,是否念及亲情倒真是难说的很。假如她不认父母,更不愿意离开此地,那又该怎么办?

  陆凌天道:“等姜伯伯和她在一起时好好相处,她自然会明白这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并非个人之责。”

  蒙面女子答应一声,又向姜文、陆凌天二人告别。姜文道:“有劳夏姑娘了。”

  姜文冼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如此。你自己小心,姜伯伯也去了。”二人一向左一向右,各自往神山的两侧而去。

  因为寺院广大,又是依山而建,陆凌天绕道神山右侧花了不少时间。等他站在寺院外墙之上向上眺望时,果然看到这一面的神山之上也有有一座与刚才所见相仿的大型宫殿,只是并非建在悬崖之上,而是山腰之中的一处缓坡。此地植被茂盛,连半山腰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所有的佛殿和塔楼都如同竖立在森林之中一般,只露出一个顶端,其余皆没在高大的树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