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303章 城主被罚

作品:那黎下的玫瑰|作者:叠梦|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02-25 11:00:47|下载:那黎下的玫瑰TXT下载
  第三百零三章 城主被罚跪搓板

  “嗯,那我回去了,你们慢慢吃。”

  我点点头,起身向外走去,宫子凡正要来扶我,我却是直接错开了他的手,向房间走去。

  “她怎么了?”

  雪仪非此时也察觉不对了,看向宫子凡疑惑道。

  “没什么,我不小心惹她生气了,估计还在气头上,我先回哄哄就好,你们慢用。”

  宫子凡似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道,然后向我追去。

  “小依依也会有小气的时候?”

  瑰感觉这顿饭,她一看向我就感觉有种莫名的压抑感,现在才明白过来般道。

  “心情不好,那我给她弄点吃了能心情好的甜食。”

  楚知言回神,有些担忧的说道。

  “母亲,不要弄太甜,那丫头不爱吃甜食。”

  寒千点头道,随后吩咐道。

  “她不喜欢吃甜食?”

  楚知言一愣道,随后似思考着什么般。

  “嗯,她虽不挑食,但从来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

  寒千应道。

  “这样啊!”

  楚知言似有心事般,带着失落说道。

  “依儿,快服下。”

  一回到房间,宫子凡连忙跑了进来,随手关上门拿出护心丹有些担忧和着急的跑到我面前,甚至失态了般对我说道。

  当踏入房门那一刻我便解除了秘法,一股脑的心疼开心激动还有难过瞬间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之中,眼泪也悄然落下了,心底一股刺痛仿佛针刺般痛得我几尽昏阙。

  “我无事。”

  宫子凡立刻扶住我,把护心丹往我口中塞,见我吞下了才松了口气,满脸的自责和担忧看着我,我依附在他怀中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般,好一会才抬头泪眼婆娑的哽咽道。

  “好好休息一会吧!”

  宫子凡把我抱上床,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温柔的仿佛似说情话般说道。

  “真好,我又能吃到她做的饭菜了。”

  我闭目突然有些沧桑的说道,所谓的无绪咒便是让人能长时间只有一种情绪的咒术,但并不是就能真的做到让人毫无情绪,而是一旦解除后,之前所受所感的情绪会一股脑的涌现出来,让你心脏瞬间超负荷,所以我们才需要护心丹护住。

  “此咒还是得少用。”

  宫子凡一边给我渡法,一边心疼的说道。

  “我以前听他们说,这是你发明的咒术。”

  半个时辰后,我利用碧莲平复了情绪后,才起身给自己一个净身术后,看向他说道。

  “嗯,当时为了不影响自己情绪, 误打误撞研究出来的。”

  宫子凡点头,也给了自己一个净身术后,无奈的说道。

  “是怎样的情绪,让你不得不研究它?”

  我突然好奇的笑道。

  “是……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

  宫子凡听罢,如沐春风的笑了笑,随后叹息道。

  “你那时不会是……”

  我看着他的神色,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正想询问,忽感有人靠近房间,我连忙手一挥,一块搓衣板递给了宫子凡,随后用被子裹住了自己躺下。

  “……”

  宫子凡嘴角抽了抽,乖乖的放地上跪了上去,心底郁闷啊!这丫头不会是吃醋吧!话说他堂堂北京城主,居然被未婚妻“罚跪”搓衣板,这要是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啊!虽然他不在意。

  “干女儿,我给你做了点糕点,你在吗?”

  然后门外传来了楚知言的声音,宫子凡默默的叹了口气,他仿佛不敢起来不敢说话般,看着床上裹着被子的人儿。

  “子凡,开一下门。”

  然后外面叫了几下,里头仿佛睡着了般,寒千微挑眉道。

  “依儿睡了,赶紧回去吧!”

  宫子凡故作着急的直接传音给他道。

  “那你出来接一下糕点。”

  寒千一愣,传音给他道。

  “出不来,你明天再送来吧!”

  里头沉默了一会,才似叹了一声传音给他道。

  “他们是不是睡着了?”

  楚知言有些疑惑看向寒千道。

  “我看看。”

  寒千见窗户没关,再怎么无奈,听着宫子凡的话,他终还是走到窗边看了进去,然后他瞬间僵持住了,但见宫子凡在床下跪着搓衣板,一脸无辜且无奈的看着他,我似乎在被窝里睡着了。

  “……”

  寒千很不自然的移开视线,顺带帮他把窗关上,才走向楚知言,刚刚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堂堂北京城主被未过门的未婚妻罚在床下跪搓衣板,他想这要是传出去,对他名声不好不说,依儿也可能会被流言蜚语暗伤,最后他摇了摇头,劝说了自家母亲离开了。

  “起来,疼不疼?”

  我感觉他们离开后,才从被窝里出来看向他一脸心疼道。

  “无事。”

  宫子凡起身坐回床边,对我笑道。

  “是没事,名誉受损而已。”

  我有些内疚的看着他道。经历今晚这一跪,估计他在寒千面前,会比较尴尬,咳!对于寒千而言。

  “无妨!这些与你相比,不算什么,所以你要开心起来。”

  宫子凡无所谓的笑道。

  “你还真是让我爱而不得啊!”

  我张开双臂对他笑道。

  “那便给我点时间,好好爱你一回。”

  宫子凡搂过我躺下,盖上被子才低头看着我,含情脉脉般笑道。

  “……”

  这演技,我给满分!

  看这眼神,除了少了点顾夭逝对我痴心,少了剑看我时的含蓄外,简直就仿佛看见了情人般,我很好奇他是不是把我当成了他心里的某某某了。

  “你在想什么?为何如此看着我?”

  宫子凡见我看着他似有些走心般,不由暗道浪费我表情,连忙开口道。

  “我在想此刻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你的谁谁谁了,不然怎么有这种神色,然后我想着怎么应对。”

  我回神如实回答道。

  “……我没有把你想成她,在我心底你是你,她是她,放心。”

  宫子凡笑容一滞,随后很是严肃的看向我,仿佛信誓旦旦的说道。

  “……原来你也有心上人啊!在这里还是上界?”

  我一愣半天仿佛才回神过来,看着他好奇道。

  “……你就当没听过,放心,我既然选了你,必然对你一心一意。”

  宫子凡一默,最后似有些失落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后他看向我依很认真的说道。

  “……我不是这意思,我……算了,你不想说,不逼你。”

  我嘴角抽了抽,连忙想纠正,我只是一时好奇而已,好奇是怎样的女子能入他眼底,却没想到……我看着他眼底透着的分明是不想说,我只能不说话了。

  “不是我不想说,只是说也没意义,她不会喜欢我。”

  宫子凡松开了我,平躺着看着床幔有些无奈的苦涩一笑道。

  “那至少你还有单相思的感受,不会像哪些人一样,一世不知相思感来的好。只有经历过爱一个人,其实才能算真正的成长。”

  我一默,刻意靠近他,看着他的俊脸,很是认真的安慰道。

  “我还需要你来安慰,丫头,别想多了,来咱们该睡觉了。”

  宫子凡认真的看了看她,突然噗嗤一笑道,随后搂着我就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