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二四六章 马超带兵攻交趾(十二)

作品:三国重生马孟起|作者:夏海苍松|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27 08:37:26|下载:三国重生马孟起TXT下载
  曹操其人的带兵水平,就是统率这个方面,说是天下第一,马超肯定不会怀疑,反正他自己是比不上其人,孙策也不好使,那没错。周瑜也是统率高,但其人那是带水军,那绝对是天下第一。至于说一样儿带着步卒的话,其人也是个合格的统帅不假,可却没曹操厉害,这个显然后者更强,没错。所以说这个也算是术业有专攻,曹操那带兵的水平,统率绝对天下

  第一。是,他带水军的话肯定不如周瑜,那没错,可水军就那么两三个州能用到,还不是说每一次的战事都要,所以这个……主流怎么都是带着步卒,而不是水军啊。主力要是水军的话,说起来江东军肯定早都天下第一了,可他们依旧是实力最弱的那个,势力最小的那个,

  确实足以说明问题,真的。所以说那水军怎么都不会是主流,哪怕说到了扬州本地,是必须有水战不假,可攻城来说,更多却还得靠陆上的步卒,那可一点儿没错。这个用水军攻城,不是不行,可他们得先变成步卒再说其他的吧,那是。所以说这个确实,那需要步卒啊,不

  是水军,可不就是。因此,还得看步卒如何,江东军就是实力弱,那也没办法。水军第一,但是终究没大用。这个对他们防御是有用,但是进攻的话,还是没大用啊,可不就是。所以说还得看步卒,那可是不假,江东军步卒弱,他们就最弱了,可不就是,实力和势力都不行。是啊,这个谁让他们步卒不行,这个是根本。凉州军那步卒实力最强,所以他们也是大汉三

  路诸侯的第一。这个兖州军都比不上,更别说是江东军了,那是。所以这个确实,那……孙策和江东军他们确实,想己方步卒的战力强啊,可那也不过就只是最好的想法而已。超过是超过不了兖州军了,更别说人家凉州军。因此,他们就只是想着己方实力增加,然后是尽

  量和兖州军和凉州军他们实力上的差距缩小,缩小越多越好,肯定是。现在他们就是如此想法,或者说他们其实一直都是这么个想法,那没错。毕竟他们尽量是不多想,可想想问题,也是有的,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如今这样儿,想着增加己方实力,想着曹操和兖州军他

  们是改变最后的想法,那是。所以说一直以来,这两个都是孙策和江东军他们的想法,重中之重啊,而不是交州什么的。那地方是必丢了,凉州军占五个郡。好在己方把最后的两个郡给了兖州军,终于是脱手了,确实挺好,没错。对他们来说,可不就是那样儿,给了兖州军,他们也是放心多了。说起来以前己方占据交州的时候,那两郡虽说己方也不想要,那不

  假,可却绝对说对己方还不是那么不好,不是那么多弊大于利。可交州五个郡都不在己方手里了,那么对己方来说,那两郡就绝对是弊大于利了,而且不好的地方真心是太多。这个不是他们想要的,对孙策和江东军他们来说,宁可把那两郡给兖州军也比砸到自己手里好,

  那是。所以说他们都那么做了,兖州军也都接收了,两军算是各取所需,那都没错。就只有凉州军,马超那边儿是不利了,他怎么都想那两郡一直在江东军那儿,那是对己方最好,可显然,孙策和江东军他们也不傻,而且曹操和兖州军,他们明显是想插到交州一脚,那一点儿没错。他们是没什么机会进攻,可白得两个郡,关键还是他们从未染指的交州,这个怎

  么说对他们都是利大于弊啊。是,他们和凉州军和江东军可都不一样儿,那没错。对兖州军来说,占据九真和日南,怎么都是利大于弊的事儿,只是在于他们怎么能让利益更多,甚至做到利益最大化。可对凉州军和江东军来讲,占了九真和日南,却是弊大于利,这个他们是不会那么做,所以就给兖州军了,那都正常。说起来也是两军都不要了的地方,给了兖州

  军,那都没错。可对曹操对兖州军来说,他们不在乎这个,那都不重要,真是。重要的是他们能从江东军甚至凉州军那儿得到好处,这个就足够了,那没错。而这绝对不是什么一定能发生的,只存在于很小的几率里,那是。所以说曹操和兖州军都觉得这个才更重要,没错。

  其实一想也是,对他们来说,肯定就是利大于弊啊,可不就是,那样儿的事儿,他们一定会做,而弊大于利,他们不会做了。占据两郡就是利大于弊,曹操和兖州军他们真心是没理由放弃啊,哪怕孙策都不让他们走扬州的海路,曹操也得派兵从徐州海路去九真和日南,这

  个肯定是。所以说这个其实没有太大问题,还是那话,曹操那么做,特意写信给孙策,无非就是想快点儿而已,那没别的想法。毕竟他也清楚,这个事儿怎么都是趁早更好,早了就比晚了强,那都没错。所以说肯定都是赶早不赶晚,那是。如果说要是可以耽误的话,他就未必直接就让信使带着自己亲笔书信马上回扬州建业了。对其人来说,留下信使,让其人吃

  点儿东西,休息好了再走,也算是客气了一下,别让孙策和江东军他们觉得自己和己方小气。但是显然,曹操没考虑那么多,觉得信使还是早点儿离开早好。而显然对方也不想就在常山真定那么久,赶紧是拿着曹操的亲笔书信回去了,这个也是。对其人来说,多呆也没什

  么,不过就是好吃好喝,然后休息一下而已,那也没什么。可以说信使还是很清楚的,自己只要把曹操的亲笔书信赶紧送到自己主公手里,那么必然,自己主公会赏赐自己。哪怕当时没有,可之后必然那样儿。而他所想不错,孙策可不就是之后好好赏赐了其人一番,这个

  可绝对不是在真定能比的,就算是曹操兖州军好好招待他一番,可却也没什么赏赐,那还得是孙策给。是啊,曹操还是不会赏赐江东军来的信使的,如果说是他兖州军的人,那他自然就赏赐下去了,那没错。可江东军的人,确实这个赏赐也轮不到他。不是说不行,可说实话,两军是联盟了不假,是盟友不错,可却绝对是没亲近到那个程度,曹操更不用显示自己,

  非得那么做,真心不用去装×,确实,真心不用了,实力就在那儿摆着呢。三分天下,兖州军那可是仅次于凉州军,比江东军可强太多。这个装×与否,实力都在那儿摆着呢,曹操那么大年纪了,他可真心是不会去装了,那没错。对其人来说,是利益,这个才重要,而不

  是说面子什么的。只要有足够的好处利益,那么哪怕说就让他丢点儿面子,曹操也认,真的。所以对他来说在,那装×什么的早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好处,是利益,己方到底怎么得到更多的好处,更多的利益,那才是最重要的,可不是装×啊。所以说赏赐什么的,和他也没关系,只有和孙策有关系,那没错。谁让信使是他们江东军的人呢,可不是兖州军的啊。

  因此,这个最后的赏赐,那只能是孙策给了,和曹操没什么关系。不过显然孙策也不是吝啬的人,他也是知道信使可是费了大劲才到的冀州,最后到常山真定见着的曹操,那可真心不容易啊,说一路上跋山涉水,那都一点儿不假。好在经过的州郡除了己方地盘儿就只是他们兖州军的地盘儿,和凉州军不挨着,要不然的话,只要走凉州军地盘儿,那么危险程度就

  绝对不会低就是了。而信使走了最近的路,是从扬州到豫州,再从豫州进到兖州,最后从兖州去了冀州,就是这条最近的路,也算是好走的路。都走官道,穿越郡县有兖州军他们一路开绿灯,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挺好。可这其中要是有凉州军的地盘

  儿,哪怕就有他们一个郡,这个都变了,绝对是危险,更危险,那是。不过好在是没有经过凉州军的地盘儿,这个比什么都好,没错。孙策并非就认为己方通过不了凉州军地盘儿,实在是能通过的不是信使,细作的话,那是没问题。而信使的话,就不可能大摇大摆走官道

  了,只能说是更隐蔽那么走,那是。只有说那样儿,信使才能穿过凉州军的地盘儿而不被发现,并且跟着保护的士卒肯定也多不了,超过不了十个就是了,没错。孙策虽说是没亲自做过那样儿的事儿,可他还是懂得不少的,至少如何能更好瞒天过海,并且他手下有三大顶级谋士,随便拿出来一个,出点儿主意,那也是过去了,真的。说起来过凉州军地盘儿危险

  不假,可不代表他们就一定能碰到,那是。所以说这个也没错,有危险没错,那肯定不会说没有,但是你能遇到也是有几率遇不到的。孙策自然是想和己方遇不到,而最好的就是之前那样儿,己方不用过凉州军的地盘儿,就只走己方和兖州军地方,那却足够了,真的。说

  起来孙策和江东军他们并非就没有想法,在他们看来,如果说走凉州军地盘儿一旦是要多的话,他们是宁可绕远,也得都走兖州军地方,那是。甚至他们都想好了其他的路,就只是要耽误时日,那没办法,是最后的办法了,就是走海路,这个可以到兖州军的徐州、青州,

  甚至是幽州都可以。所以说兖州军其他州郡,江东军只要走海路,那么其他州郡大可去得,都不用经过凉州军地盘儿啊,那是。可那样儿也绝对是慢了,没错,对孙策和江东军他们来说,绝对是最后的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那是。毕竟这个可以说是最耽搁时日的,一旦是用了,那就不知道要多久,并且还有风险,那可不假,所以说他们怎么都是,能不用

  就不会去用啊,没错。你看兖州军走海路去九真和日南,他们是真没有办法了,就只有那么行军才能到那两郡,其他的路线都不好使,没错。连南海都让凉州军给占去了,就已经是断了他们从扬州陆地上过去的路,那没错。所以说他们不走海路,那确实是没有其他地方了。

  而那边儿海路也不全都属于江东军的,那不假,但是更不属于凉州军的,基本上更多的属于没人管的地方。风险肯定有,但是所谓“富贵险中求”啊,这个你想要好处要利益,要一点儿风险都没有的话,估计那好处利益也不会太大,真的。大多这个还是成正比的,可不是。

  说起来兖州军一下就来了六万人马去九真和日南,可以说在路途中的海盗,那是一点儿都不敢动手,没错。哪怕他们知道,兖州军在海路上其实绝对不会有太大的战力,可说实话,兖州军他们得罪不起,并且兖州军能走扬州的海路,显然是和江东军通气的,如果说他们敢劫兖州军,那么可以说一下就把曹操和孙策都给得罪了,得罪了兖州军和江东军,天下两大

  诸侯都给得罪了,这个距离他们被灭也不会太远,真的。天底下就那么三路诸侯,然后一下就得罪俩,这个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海盗也不傻,知道什么事儿能做,而什么事儿根本就不能做啊,那是。因此,在海盗这个上面,兖州军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就算是江东军

  他们所担心也不是海盗,是天气,这个可就无奈了,他们也不知道海上天气如何,好的话,那倒是好,可要不好的话,那就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