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两千五百四十七章 我何必做奸细?

作品:九天剑主|作者:火神|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08-25 05:53:11|下载:九天剑主TXT下载
  铁葫芦终归还是屈服于降遂君的威势之下。

  他终归不是傻瓜,死了,要名声又有什么用?

  跪下了,留了机会,来日得证大道,这损失的尊严也能够挣回来!

  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该知道得怎么选!

  “呵,还是怕了死吗?也罢,既然如此,本大人就饶你一条狗命吧!”降遂君冷笑道,旋而挥手:“你等自己把那所谓的赃物交上来吧!”

  “赃物?”

  二人皆是一愣。

  “怎么?还装傻充愣吗?你们难道不是跟叶白是一伙的?”降遂君哼道。

  “跟叶白是一伙?”

  二人是越听越迷惑了,面面相觑,皆不能理解降遂君的意思。

  好端端的,他们什么时候跟叶白是一伙的了?若是如此,他们何必要去抢夺叶白的法宝?

  铁葫芦立刻要出声询问,但旁边的张尊者却是急忙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开腔。

  “别着急,降遂君可能有其他意思,铁大人,咱们这回说不定不必死了!”张尊者低声道。

  “真的?”铁葫芦有些激动。

  “你别说话就是!”张尊者沉喝,旋而抬头抱拳道:“降大人,你已经知道了一切,我们无话可说,这些都是叶白的法宝,我们全部献给您!”

  说完,张尊者将手指上的储物戒指摘下。

  铁葫芦也急忙取下,交给旁人。

  旁人立刻呈给降遂君。

  降遂君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铁葫芦是个憨货,但张尊者明显聪明许多,也机灵许多,降遂君若要杀他们,早就动手了,完全不用等到现在,毕竟他们是叛徒,而且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留着完全没有用。

  而让张尊者猜不透的是,为何降遂君想要留他们一命。

  难道说...是这个叶白?

  张尊者倏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朝自己的储物戒指望去。

  片刻后,他灵光一闪!

  “我明白了...降大人是想要利用我们杀叶白!”张尊者压低了嗓音道。

  “杀叶白?”铁葫芦愣了下,也才反应过来。

  降遂君这是想要名正言顺的占据白夜的那些法宝啊。

  白夜一死,他的东西就是无主之物了,多半要充公,而这充了公,不就是降遂君的东西了吗?

  “这家伙,好生无耻!”铁葫芦暗哼。

  “他不无耻,我们哪能有生路?”张尊者暗笑。

  “很好,所有赃物都在这了!”

  降遂君检查了下储物戒指,满意的点了点头,旋而严肃道:“现在,你们该招供了,说!你们此番背叛我等,勾结暗王朝的所有详细过程一并给我说出来!”

  “这...”

  书生等人哑口了。

  而张尊者则立刻叩首而拜,忙开口道:“回禀大人,我们都招了!其实...其实我们也是一时糊涂,遭了叶白的欺骗呐!”

  这话一出,现场瞬间哗然沸腾。

  降遂君眼露精光,立刻追问:“欺骗?叶白欺骗你们什么了?”

  “回禀大人!实际上这个叶白是暗王朝派来的奸细!”张尊者严肃道。

  “什么?”

  “叶白居然是暗王朝派来的奸细?”

  “这...这怎可能?他不是岳州之人嘛?”

  “他怎么会是奸细?”

  “他们肯定是在诬陷叶白大人!”

  现场嗡嗡直响,所有人都震惊了,无数双目光全部锁定在了白夜的身上。

  “说!你继续说,给我把整个事一五一十的给我全部说出来!!”降遂君立刻站了起来,急切大喝。

  “是,大人!”

  张尊者再是一拜,便不紧不慢的说道:“实际上这个叶白是暗王朝派来的奸细,他的目的就是混进我们义军,从内部瓦解我们义军,我们便是受了他的蛊惑,这才误入歧途...”

  “那王痕是怎么回事?”降遂君沉道。

  “王痕只是个牺牲品,是被叶白利用的工具人而已,叶白也欺骗了王痕,想要利用他接近大人您,但王痕不同意,于是叶白怒火中烧,便把心一横,蛊惑我们去杀王痕,于是我们就动手了...”张尊者道。

  书生一众闻声,呼吸都凝固了。

  “书生大哥,这...这是真的吗?”有人困惑的问。

  “真个屁,他们是在诬陷!”书生咬牙低声道。

  那人不语。

  “竟是这样?”降遂君也做出一副震惊至极的模样。

  “居然会这样...”

  “这个叶白...真的是奸细?”

  “真是看不出来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周遭的人议论了起来。

  虽然有人怀疑这是张尊者等人陷害白夜所说的话,但更多的人还是选择相信了张尊者。

  “叶白,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降遂君怒瞪白夜,义愤填膺的说道。

  这边的紫红急了,立刻站出来喊:“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叶大人怎么可能是奸细?若没有他,我们岂能擒住那指挥?如何能让暗王朝退军?这都是张尊者的一口之言,没有任何证据,你们不能冤枉叶大人!”

  “这只是叶白的计谋罢了!”

  张尊者淡淡说道:“叶白想要通过一场大功来接近上面那几位大人,好谋害那些大人!这都是叶白演给你们看的一场戏而已!你们都被骗了!”

  “你撒谎!胡说八道,胡说八道!”紫红气急不已。

  “你没有证据!”书生冷冽道。

  “证据?完全不需要,我只要说一个很明显的漏洞,你们就能信了!”张尊者轻笑道。

  “什么漏洞?”周遭的人齐齐询问。

  “那就是,这场战争,乱空并不是指挥官!你们擒来的指挥官,不是乱空!!”张尊者道。

  这话一出,现场所有人的呼吸都凝固了。

  而那些守卫们也全部反应过来,立刻冲上了前,包围住了白夜。

  “说的对啊,乱空并不是这场战争的指挥官,这场战争是他副指挥在负责统帅!”

  “乱空为何不出面?”

  “不知道。”

  “傻子,这还不懂?副指挥是过来送死的,暗王朝要用他的命来给叶白建立大功!好接近那几位大人!既然是替死鬼,怎能上乱空?”

  “那些大人的实力超前,暗王朝对诸位大人尤为忌惮,如果说诸位大人遭遇不测,那我们义军可就全完了,暗王朝是想用我们的根,他们的

  计谋好毒啊!”

  “还好降大人英明,把这一切都看穿了!”

  “叶白!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这个奸细!”

  “把他抓起来!”

  “快把他抓起来!”

  周围的人全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纷纷喝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愤怒与怨恨。

  顷刻间,白夜的身上便被贴上了‘奸细’的标签。

  此刻此刻,连书生等人都慌了神,完全不知该如何为叶白辩解。

  “本大人早就说了,此子意图谋害本大人,尔等不信,现在人证在此你们应该无话可说了吧?”降遂君冷笑一声,继而挥手而喝:“尔等还等什么?速速给我拿下叶白!”

  “遵命!”

  守卫们喝喊,当即动手!

  “叶大人!”

  紫红大急,立刻要冲上前。

  但旁边的魂者却是将她拽住。

  “紫红,你找死吗?还敢帮叶白?你若是帮了她,你也是奸细!”

  “放开我!快放开我!叶大人是清白的!”紫红红着眼嘶喊。

  书生等人也上了前,要阻拦这些守卫。

  但此刻所有人都倒向了降遂君那头,他们这些人根本插不上手。

  局势愈发严峻。

  似乎没人能救白夜。

  上面的降遂君摸着手上的储物戒指,嘴角上扬,淡漠的看着这一幕。

  “与我作对?呵,现在知道本大人的厉害了吧?”降遂君冷笑不已。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白夜突然开了腔。

  “且慢!”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降遂君笑着问道。

  “有,能否让我说一句话?”白夜淡道。

  “行,你说吧,我倒要看看这个时候你还能说什么!”降遂君抬手,示意那些守卫停下来,便盯着白夜道。

  白夜点了点头,漠然的看着降遂君,停顿了几息,才淡淡开腔:

  “张尊者跟铁葫芦污蔑我是奸细,我觉得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你要说的就这个?”

  “是的。”

  “那你似乎说了一句废话。”降遂君不屑而笑。

  周遭人也连连摇头。

  书生一众还期待白夜能够说出什么足够反转的话,听到白夜之言,也全都放弃了。

  可在这时,白夜又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何会说张尊者的话是无稽之谈吗?”

  “为何?”降遂君微笑而问。

  “因为,我完全没必要做暗王朝的奸细!”

  白夜倏然神情一冷,气势爆发,身上的黑河之水骤然催动,整个人如同幻影,顷刻间消失。

  待出现时,其人已是站在了降遂君的面前,一手如电,瞬间掐住其脖。

  “唔!”

  降遂君瞬间不能呼吸了,且全身气意直接被白夜的力量所覆盖,而后被其单手举起...

  “啊?”

  现场骇变。

  “大人!”

  “叶白!你干什么?”

  “给我住手!”

  无数人冲了过来,紧张的看着白夜。

  却是见白夜面无表情道:“降遂君,我要杀你,轻而易举!我,何必做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