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二十一章 越祈中毒

作品:仙剑奇侠传六之九泉|作者:逍遥叹ling|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1-01-23 22:29:50|下载:仙剑奇侠传六之九泉TXT下载
  “你们躲好。”越今朝对众人说着,自己上前几步走到箱子旁,看样子是要强行开箱。

  “越公子,这太莽撞了。”明绣说道。

  “对对,等我研究个一两天,就能打开了啊。”居十方也紧张的说着。

  越今朝笑着说道:“你们看我像是个不要命的人吗?大家小心些,你们躲好,我就开了。”

  “今朝,我来吧。”越祈说道。

  越今朝摸了摸越祈的头发,“乖,去躲好。放心吧。”

  “好吧。”越祈无奈的走到一处石头后躲好。众人一看,也只能嘱咐了一句小心后各自找了安全的地方躲好。

  越今朝回头看看众人都已躲好,严肃的说道:“我要开始了。”

  “咔嚓”一声,越今朝把箱子打开一条缝,“嗖嗖嗖”四面的墙壁上突然射出无数银针。

  “嗖嗖嗖”有三支从头顶朝着越今朝射来,一个翻滚堪堪躲过,“叮叮叮”射在了地上。

  “嗖嗖嗖”又有三支朝着越今朝的腹部射来,越今朝一个扭身躲过,“叮叮叮”钉在了墙上。

  众人探出脑袋担忧的看着越今朝,越祁紧张的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就见越今朝上蹿下跳,左闪右避,躲过了朝他射来的银针,仿佛是提前知晓了银针的去向。

  “嗖嗖嗖”又有三支朝着越今朝的胸部射来,越今朝抽出双刀格挡,“叮叮”挡住其中两支,闪身躲过另一只。结果这支银针朝着越祁的方向飞去。

  “小心。”越今朝大喝一声,心中悔恨不已,早知道刚才那支银针就不躲了,如果越祁因此受伤的话,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越祁听见越今朝大喊“小心”这才注意到有一支银针朝着自己飞来,瞬间就到了眼前,躲闪已经来不及,连忙身子向后一仰,做出一个下腰的动作,银针擦着鼻尖飞过,继续向后飞去,险之又险,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密室门口传来脚步声,原来是之前一起去安抚伤者的扁络桓和洛昭言,此时扁络桓走在前面,洛昭言跟在其后,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逼近。

  刚才越祁躲过的银针射在墙壁上,“叮”的一声反弹向扁络桓的方向射去......

  众人被这一场面惊呆,谁也没想到此时会突然出现扁络桓和洛昭言,这也太不巧了。

  眼见银针马上射到扁络桓身上,明绣准备提醒扁络桓小心,结果“小”字刚出口,就见一道人影闪过,冲向扁络桓,伸手抓住了银针,在扁络桓眼前停下。此时银针距离扁络桓的胸口不足一寸,若是越祁迟上半步,扁络桓现在已经被银针刺穿了心脏。没人注意到扁络桓的右手已经做好了防御姿势。

  越今朝看着这边的情况,刚准备说些什么,突然越祁一个转身猛地把手中的银针向越今朝的方向射去,从越今朝的耳边飞过,“叮”的一声,两根银针相撞,都掉落在地上。原来刚才越今朝只顾着看越祁,没有注意到从箱子里飞出最后一根银针。

  也就是说,短短一瞬间,越祁救了两个人。

  看到越今朝平安无事,越祁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祈!”越今朝大喊着向越祁飞奔而来,扑到越祁身边,大声地叫着越祁的名字。颤抖的声音里带着紧张,恐惧,担忧......

  明绣赶紧过来查看,一番查探后摇摇头说道:“不行,这毒针上的毒性太过猛烈,我无力解除,不过这毒......”

  明绣话未说完,越今朝怀里越祈就缓缓睁开了眼睛,“今朝......我保护你了......”说完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祈!你给我睁开眼睛!你要是敢死,我就追你到阴曹地府,听到没有!”越今朝大声的喊着,不过怀里的越祈已经听不见了。

  扁络桓在一边紧张地看着越祈,越今朝突然抬起头,眼睛里泛着血丝盯着扁络桓,“你一定有办法,快给祈解毒!”

  扁络桓一愣,不明白越今朝为何这样说。

  “扁大夫,请解毒!”闲卿眯着眼睛不紧不慢地说道。

  扁络桓看着越祈的情况,来不及多想,从身上取出一颗药丸给越祈服下,又给越祈施了针,松了口气说道:“情况暂时稳住了,快把她带回我的医馆。”

  众人从密室中出来,往医馆的途中遇见了朔漩,看着越今朝怀中双眼紧闭昏睡过去的越祈,朔漩眉头一皱问他是怎么回事。而越今朝并未理她,径直从她身边快步走了过去。

  “朔漩姑娘,越姑娘中了邪教的毒了。”居十方跟朔漩解释着。

  “啊?”朔漩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中间好像还夹杂着一丝担心,当看到路过的扁络桓时,脸上瞬间变成了以往的厌恶一切的表情,“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搞得居十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以为自己又做错什么了。

  医馆内,越祈躺在床上,众人都紧张的看着扁络桓给越祈医治,许久之后,扁络桓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大夫,怎么样了?”居十方连忙问道。

  “明天应该就没事了。”扁络桓说道。

  “应该?”越今朝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扁络桓,“祈是为了救你才中的毒,要是她有什么事,我就杀了你。”越今朝咬牙切齿,声音冰冷无情。

  扁络桓摇了摇头,并没有在意越今朝的语气,缓缓地说道:“相信我,我也觉不愿意她有事。”说完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我们走吧,让越姑娘好好休息。”

  “那,越兄,我们先出去了。”洛昭言打了个招呼。

  越今朝看着床上的越祈,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看着越今朝的状态,洛昭言有些担忧,不过并未多说什么,转身先出去了,居十方也随着走了出去。

  明绣也准备转身出去,突然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又回来了,看着越今朝的样子,问道:“越公子,她真是你妹妹吗?你的反应......不像是一般兄长。”

  “关你什么事?”越今朝头也不回的反问道。他此时心情极差,对待别人的态度也极差。

  “确实与我无关。”明绣并未在意越今朝的态度和语气,“只是......不知越姑娘心中是如何看待你们之间的关系呢?”

  看着越今朝不回答,只是盯着越祈发呆,明绣转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见越今朝喃喃地说道:“我从来没说过祈是我妹妹。”

  明绣离开后,越今朝捂着自己的左眼蹲坐在床边,轻轻的叫着越祈的名字,“祈......祈......”

  医馆外不远处,洛昭言,居十方,扁络桓聚在一起,看见明绣出来,洛昭言问道:“明姑娘,闲卿前辈呢?”

  明绣回答道:“洛家主,世叔他一向心无挂碍随心所欲,你不必为他挂心......”

  “小绣儿。”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明绣的话,紧接着闲卿走了出来,边走边慢悠悠的继续说道:“你幼时哭得像个花猫的样子,我依旧牢记在心,你怎能说我万事不入心?”

  “噗......咳咳。”洛昭言忍俊不禁。

  “方才那个箱子我拿了过来,你们要看吗?”闲卿正色道。

  “只顾着担心越姑娘,险些忘了此事,我们去借住的地方细看吧。”洛昭言提议。

  闲卿点点头,转头看向扁络桓,“扁大夫,你不如也随我们来看看打发时间如何?”

  “好啊。”扁络桓欣然答应。

  几人往住处走着,洛昭言自责的说道:“若是我刚才再机敏一些,或许就能为越姑娘挡下暗器,还好越姑娘并无大碍。”

  居十方跟着说道:“我也有错,要是我开机关的技术更好些,刚才或许就能把那些机关暗器也一并解除了......”

  “与其无谓自责徒增烦恼,不如早早歇息来的更好。”闲卿幽幽的说道。

  “闲卿前辈教训的是,居兄,我们还是仔细检查邪教留下的东西吧。”洛昭言惭愧地说着,脚下步伐加快了。

  闲卿看明绣有话要说,故意慢悠悠的走着,等离洛昭言、扁络桓三人有些距离了,明绣才轻声问道:“刚才在密室中,扁络桓出现的时机是否太过凑巧?”

  “小绣儿想说什么?”闲卿微笑着反问道。

  明绣翻了个白眼,揶揄道:“世叔心中想到的,恐怕远比我多吧。”

  “呵,我当时只顾着关心小绣儿是否会被暗器伤到,倒是没怎么在意那个扁络桓。”闲卿笑呵呵地答道。

  看着闲卿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明绣哼了一声,加快脚步向洛昭言追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