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章 失信

作品:一世邪王|作者:夜魅风雨|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1-01 17:18:49|下载:一世邪王TXT下载
  在一处环境优雅,时不时有不知名的悦耳鸟鸣传出,占地接近一两百亩的宽大庭院中,亭台楼阁耸立其间,古色古香的楼房楼梁之上,雕着青龙白凤,山水壁画,栩栩如生。

  在庭院四周角落,栽种着各种奇花异草,微风吹动间,香气萦绕,飘散弥漫在庭院之中,让人忍不住的就是想要多吸几口,神清气爽。

  青石小路隐在花草之中,院中几处假山,有着清澈的水流,缓缓流过,不管白天晚上,亦或者是春夏秋冬,都有着白雾飘渺升起,好像人间仙境。

  只是这样的人间仙境,宁静安详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一道沉闷的好像重物落地的声音打破了。

  "臭小子,废物东西!你能不能给我小心点?你知道这花盆多少钱?砸坏了,连上你的小命,赔得起吗?到底行不行?你娘的,不行的话,放个屁,吱个声,赶紧滚,真是个废物,赖在这里,就是戳眼睛!"

  紧接着,沉闷声音之后,响起了一道清脆,不耐烦的叫骂声音。

  在庭院,空出来的青石铺就地面上,一名身材显得削瘦,身穿黄色麻衣的清瘦少年,面容白皙俊俏,标准的美男脸型,只是现在,那白皙俊俏标准的脸上,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少年的整个衣裳都彻底湿透了,在他面前,放着一只铜质的巨大花盆,花盆之中还栽种着一颗,少年不认识的粗壮植物,巨大的花盆,连上高大粗壮植物,足足比少年身高,高了一倍不止。

  刚才少年不堪重负之下,手里打滑,巨大的花盆,抱起不住,这才力不可及的,让巨大的花盆,砸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落地之声。

  而离少年不远的地方,正站着一名身穿锦绣华服,面容精致,眉目清秀的少年,这少年年纪当和身穿黄色麻衣少年差不多大。

  只是看着黄色麻衣少年,眉宇间透露着十分的不耐,厌恶,脸上有着对砸了花盆的淡疼,担心之色,口中也是大声呵斥怒骂着。

  身穿黄色麻衣的少年,可能是因为用力过度,也可能是超出了自己力量的极限,整个手臂都在微微颤抖着。

  对于身穿锦绣华服少年的大声呵斥和怒骂,黄色麻衣少年显得很是平静,也没有多说什么。

  下盘微微蹲下,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大的手掌再次放在巨大的盆身上面,轻轻呼喝一声,那巨大,高度比少年身高高了一倍不止的巨大铜质花盆,被少年慢慢的抬了起来。

  花盆太大,太重了,而且盆身光滑,还好的是,花盆有凸出来的盆缘,少年有些纤瘦,青筋暴起的手掌,就紧紧的贴着花盆的盆缘,缓慢而吃力的将花盆搬离了地面。

  少年觉得整个身体都要垮了,牙齿几乎要被咬碎,离墙角半米不到的距离,在他看来,却好像是遥远的遥遥不可及。

  走的异常艰难而缓慢,花盆被他托离了一公分左右,要是支持不住,花盆就会再次砸落到地面上,也是因为抬起来的高度并不是很高,刚才砸落在地上,花盆没有受到什么破坏。

  离墙角半米不到的距离,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左右,庭院里又响起了一道沉闷的花盆落地声音。

  身穿黄色麻衣的少年,脸色苍白彻底,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好像打了胜战一样的笑容。

  他几乎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伸手扶着比自己高了一倍不止的花盆,略作休息恢复,两只手臂麻木,却又不听使唤的微微颤抖。

  略作休息,身穿黄色麻衣的少年,终于恢复了一些气力,这才迈着有些漂浮的脚步,走向了身穿锦绣华服的少年。

  "花盆我已经搬到墙角了,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请你把我该得的二十个石币,给我吧。"

  身穿黄色麻衣的少年,走到身穿锦绣华服的少年,面前,看着身穿锦绣华服的少年,脸色平静,还有着未干的汗渍。

  身穿锦绣华服的少年,上下轻佻不屑的打量了,身穿黄色麻衣少年一眼,很是可笑的道:"你这废物,还想要二十个石币,你倒是看看你搬个花盆,花了浪费了我多少时间,我还没有让你赔我呢,你倒是脸皮可真厚的!"

  "刚才,我们并没有说好,还有时间限制,只要我把花盆搬到角落,就可以了,还希望你兑现诺言。"

  身穿黄色麻衣的少年,看着身穿锦绣华服的少年,眼中有着少有的耐心平静。

  "元安平,我跟你说,你不要不知好歹,这么多年,要不是我家可怜你,给你和你那不死又j的娘,接济照顾,你们早就死了,让你做点事情,还叽叽歪歪,有理了?再不滚,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身穿锦绣华服的少年,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拍了拍,身穿黄色麻衣的少年元安平,还有些苍白和汗渍的小脸。

  元安平没有想到,这元少聪竟然出尔反尔,现在更是说到了自己的母亲,说他怎样都行,但他却说到了自己的母亲,元安平拳头握紧,隐忍着怒意,看向元少聪。

  "还请你遵守诺言,还有,你说我可以,但不要说我母亲!"

  "呦呵,这是翅膀硬了,要打我?"元少聪比元安平,略高一些,俯下身子,拍了拍元安平依旧有些苍白的小脸,看着元安平握紧的拳头,"你和你娘都不是好东西,吃着我家的,用着我家施舍的钱财,你们怎么都不去死啊!"

  元安平两次被元少聪拍了脸,现在又听到元少聪侮辱自己和娘亲的话,只觉得心中沸腾怒火中烧,握紧的拳头,直接朝着元少聪的臭脸砸了过去。

  但,元安平怒火中烧的一拳砸向元少聪的臭脸,元少聪也没见什么动作,就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元安平砸过来的一拳。

  "就你?还想要打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元少聪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元安平砸过来的拳头,平视着元安平几乎可以喷射出火焰来的眼睛,满眼的都是戏谑,"就你这样的,连给我提鞋舔鞋都不配!"

  在这时,元安平那可以喷射出火焰来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随即,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元少聪满脸的戏谑,并没有注意到元安平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冰冷寒意,手中一股巨大的力量传过去,元安平直接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哥,你干嘛呢!不要!"

  在元少聪一股力量,将元安平打得飞了出去,并且想要过去,踩上一脚的时候,一道清脆灵动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几乎是和声音同时,一道亮丽纤细的女孩身影已经护在了摔倒在地上的元安平身前,一双明亮清澈,好看水灵的大眼睛,正有些怒气冲冲的瞪着身穿锦绣华服的元少聪,她的这个一向看不起元安平的哥哥。

  "我叫你来拿毛笔书画,你怎么会来欺负安平了,竟然还打他!"

  元少聪没有想到,妹妹会突然的跑了过来,但他也只是短暂的错愕,愣了一下,便是呵呵对着女孩笑了笑:"我这不是过来给你拿了吗,走了,我们回去研磨书画吧!"

  直接将摔倒在地上,不知道身上伤重的元安平无视!

  元宁宁好看的秀眉,也是皱了起来,她直视着她的这个骄横跋扈,几乎是目中无人的哥哥,一字一句道:"我问你,为什么打安平,你又不是不知道,安平并没有觉醒身体,经得起你打吗?我要你向他道歉,不然,我都不会再理你了!"

  "呵呵,"元少聪看了自己的妹妹元宁宁一眼,嘴角浮现一抹不屑冷笑:"宁宁,你说的是这个废物吗?我打他怎么了,要是他有种,你让他来打我啊,我绝对不会说什么。"

  "可是你看他,连搬个花盆都差点累死嗝屁,这样的废物,你还护着她,你该不会还想着,你和他之间的,什么狗屁婚事吧,爹爹说了,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的。"

  "但你也不能打他啊!安平,你没事吧?伤到哪里没有?"

  元宁宁瞪大眼睛,回了元少聪一句,便是转头看向,身后的元安平,精致的小脸上有着担心显露。

  元安平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看起来只是有些狼狈,并没有多大碍。

  多亏了师傅经常用药水,让自己泡身体,加上自己多年不屑锻炼,只是擦破了点皮,元安平心道。

  元少聪那一推,显然是动用了孔点力量,这才将他轻而易举的推得倒飞了出去。

  而自己完全可以说是一个普通废人,哪里经得起他那一推,不过,还好,自己的身体抵抗能力,经过师傅药水的泡浴,不说是达到了坚韧无摧之躯,这样的推力和摔倒,还是可以说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从地上有些狼狈的爬了起来,然后平静的看了元少聪一眼。

  知道想要拿到石币,是不可能了,转身就走。

  "安平,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有没有伤到哪里了?我带你去看医师大夫吧!"

  元宁宁追了上来,一脸的心疼担心,还有些许对元安平没有理睬她的失落失望。

  被元宁宁拽住了胳膊,元安平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元宁宁:"我没事,还死不了,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