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059】你不喜欢她?

作品:低调大明星|作者:雨雪紫冰辰|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0 07:38:24|下载:低调大明星TXT下载
  除却两个当事人,张扬大概是这件事情的唯一知情者。

  在多数情况下,「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是一种看似有理的脑残逻辑,但放在这场渣男渣女的经历中,确实都有可恨之处。

  张扬与周帆从小一块长大,自然难以完全站在客观角度看待事情,但即便如此,对周帆所做的事情还是觉得有些惊心,不过好在周帆又丧了一段时间后,终究慢慢调整了过来。

  如果是宿慧之后的张扬,肯定会阻止周帆,但当时他对袁筝同样痛恨,对周帆最初的报复行动不仅没有阻止,并且提供了不少建议,后来见周帆迟迟不愿收手,再劝阻的时候,已经晚了。

  然而即便如此,那时的张扬也从没有意识到过,周帆如此报复袁筝的时候,其实也在他自己的心中留下了几乎永远不可能愈合的伤痕。

  周帆做的事情不可谓不过分,但他毕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辈,随着年龄和阅历增长,人生观与价值观越来越健全,这道伤痕只会越来越深,越来越痛。

  眼下的张扬已经能够以一定深度的眼光和思想看待问题,对周帆的决定自然是反对的,他自己也想当个渣男,却不愿意看着自己从小一块长大的兄弟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过周帆为此已经与周启航闹翻,这时候劝阻只会适得其反。

  张扬想了想,最后看着周帆说道:“你如果真想报考影视学院,不管梦想是当演员当导演还是制片人什么的,我都支持,甚至可以帮你一块想办法说服你爸,但这个出发点有点太悲观,也太卑劣了,你还是再想想吧。”

  周帆听他说支持,脸上立即露出笑容,对后面的劝说完全就置若罔闻,笑道:“要做当然做导演啊,不然怎么潜规则?”

  他对娱乐圈的事情大多都是道听途说,或者紧急恶补了一些知识,见张扬同意,就开始跟他科普导演拥有怎样怎样的权利,比谁那谁谁谁睡谁谁谁,谁谁谁被谁谁和谁谁谁睡过……

  晚饭的时候,张守一接到了周启航的电话,听他说了父子俩的矛盾来源,又讲周帆在这,不用担心之类,挂掉电话,就开始苦口婆心地劝周帆,周帆对他又不能像自己老爹似地肆无忌惮,听得十分痛苦,好在方浅雪及时制止了张守一徒劳无用的唠叨。

  晚上周帆与张扬一块睡,方浅雪给添了被子,又笑着说周帆和张扬小时候经常你睡我家我睡你家,长大后少了,都好几年没在这睡过了……无意间提到了周帆的妈妈,赶紧打住话题。

  随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浅雪才叹了口气,对周帆语重心长地道:“你们跟我们的成长环境不一样,年纪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跟我们的想法不一样,这很正常,但是不管有什么事情,好好地商量,哪有爹妈赢过子女的?别让你爸操心劳碌,还得受委屈,这样不好。”

  周帆默然不语,方浅雪也不再劝,出门走了。

  张扬换了手机后,周帆一直眼馋,春节后到底还是如愿买了同款,不过他不喜欢银色,换的黑色,倒不担心会出现拿错手机的乌龙。

  张扬知道他心烦,也就没看书,陪他一块躺床上打游戏,比着毒舌的互相嘲讽,十一点多才睡,张扬还担心他睡不着,结果刚躺下没多大会,就听到了这货的呼噜声。

  张扬伸手捅了捅,发现这货真的睡着了,不禁有点郁闷。

  他悄悄问洛神:“有没有觉得三个人怪怪的?”

  洛神没理他。

  张扬也没再说话,黑暗中只有周帆时重时轻的呼噜声,他调整了一下睡姿,闭上眼睛,但没有丝毫的睡意,傍晚周帆说的几句话,就像是惊雷之后的回声,不断地在他脑海中回响。

  这个世界里的张扬自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

  一夜辗转反侧,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但肯定没睡多久,似乎就是一闭眼,再醒来的时候,周帆正在耳边唠叨:“你再不起来你妈要来揪你了,听到没有?赶紧起来了,你昨晚干嘛……”

  张扬勉强睁开发疼的眼睛,看到周帆不停嘟嘟的嘴巴,一巴掌按上去堵住,用力一推,翻个身继续睡。

  周帆又凑了过来,“卧槽你还敢扇我,信不信我把你被子给掀了?”

  “滚!”

  “你起不起?”

  “起你妹啊,你昨晚打呼吵得我睡不着,还有脸叫我起床?”

  周帆知道自己偶尔会打呼,听他这么说,心中信了,嘴上当然不肯认,反驳道:“扯淡,你是想林依然想的睡不着吧?”

  张扬又一巴掌呼过去,周帆一把抓住,拽着他就往外拖,张扬骂着“你特么……”一脚踢过去。

  周帆倒是能抓着他脚继续拖,但担心真把他惹急了,只好放手,张扬迅速又钻进被窝,听到周帆到客厅里喊:“张微你去喊他,我拖不起来。”

  然后是张微的声音:“我才不管他。”

  没一会儿,张守一轻手轻脚地推门进来了,像是担心会把张扬吵醒一样,轻声喊道:“张扬,张扬,起来了,该吃饭了。”

  “噢。”

  张扬悠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应了一声,“我知道了,这就起。”

  张守一又站了站,然后还是出去,从外面关上了房门。

  张扬躺床上发了会儿呆,隐约记得昨晚好像是做了个梦,但支离破碎,已经记不清具体内容了,只记得有一幕场景,或一句话,格外地深刻。

  那是从电话里传出来的林依然的声音,哭腔好似强忍住许久的情绪终于溃堤:“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如果以后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到底该怎么回答呢?

  张扬拿起手机,没有新的消息,他打开与林依然的聊天框,发了条消息给他:“昨天练太久了,手指酸软,今天就不过去了。”

  搁下手机,正要起床,手机响了一下,张扬拿过来打开,见是林依然回的消息:“嗯,昨天是练蛮久的,好好休息一下。”

  张扬:“嗯。”

  林依然:“你要去图书馆吗?”

  窗帘已经被拉开,朝阳从外面照射进来,虽然照不到床上,但仍有淡淡的暖意,张扬手指按在屏幕上,随着打字的震动感发出哒哒哒的脆响。

  明媚的光线中,他脸上并出现这段时间只是看到发消息人名字就难以自抑的笑容。

  “你也要去吗?”

  “没有啊。”

  以两人目前的状态,以及林依然的性子,张扬那句话问出来,答案就已经注定了,这是他预料中的想要的答案,但看到的时候,自然没有半点欢喜。

  林依然又发来:“就问问你今天要干嘛。”

  “周帆跟他爹吵架,昨晚都在我家睡的,今天负责把他押回去。”

  张扬如果提一句吵架原因,林依然就会顺着问下去,他没有提,她自然就不好追问,回了个:“哦。”

  “不说了,我起床吃饭。”

  “你还没起来呀?”

  “嗯,周帆打呼,昨晚吵得我睡不着。”

  “[猪头]”

  “不说了,起床吃饭。”

  “嗯。”

  放下手机,张扬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呆,忽然对洛神道:“距离高考还有两个月,对吧?”

  洛神不答反问:“你想说什么?”

  张扬却又沉默下来,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地道:“如果我放弃了林依然,还有没有别的方式可以通过初次考核?”

  “有。”

  洛神毫不迟疑地给出肯定答案,“而且很多。”

  略微一顿,继续补充:“但这种事情,愈刻意愈不可求,结合你当前处境,恋爱最容易达到触发界限,其他方式可能性太低了。”

  张扬继续沉默,又过许久,才道:“实在不行的话,就按备选来吧。”

  所谓备选,即一直到高考都没有办法通过初次考核,那么就在高考中拿出一两篇名作,高考后公布《射雕》作者的身份,以少年才子的身份进行包装炒作,运营方式基本与明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作品不是音乐、影视,而是诗词小说。

  通过《三国演义》和《诗词大会》,他其实已经刷了一波存在感,算是有了一定的基础,如果再能进个名牌大学,那么接下来的曝光吸粉无疑会更加顺利。

  春节后《射雕》的出版事宜已经谈妥,就等完本之后上市了,影视改编也一直都有公司联系,但张扬一直没有松口。

  原因就在于,如果施行备选方案,他想要以原作者的身份客串一个角色,蹭点热度,而如果不施行备选,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所以一直拖着,没做出决定。

  洛神沉默了几秒钟,问道:“你不喜欢她?”

  张扬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