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238章 拜访

作品:殇天之心|作者:程序人生|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2-24 06:42:05|下载:殇天之心TXT下载
  上官静满足的一笑,将头轻轻的埋在林一非胸前。

  林一非轻轻搂着心上人,两人缓缓的荡进了白雾之中。天空中的骄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普照着苍茫的大地,整个世界在这一刹那,显的这么的和谐与宁静。

  傍晚时,两人手拉手的回到众人面前,林一非想松开手,但上官静却一直紧紧的抓着他,林一非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任由她拉着。

  诸人都很开心,郭沁眼尖,目光瞅了好几瞅两人拉着的手,酸溜溜的说道:“闺女,人家有儿子的都担心娶了媳妇忘了娘,我现在怎么感觉将来你嫁过去,反而会忘了娘。”众人哄笑。

  上官静脸腾的就红了,松开林一非的手,过来抱着母亲,一阵摇晃。郭沁也搂着女儿,哈哈大笑。当天晚上,天灵再次大摆宴席,这次所以天灵弟子均参加,自然热闹非常。诸弟子都给林一非、赵潜兄弟二人敬酒,两人也是酒到杯干。

  接下来一段时间,林一非与赵潜都留在了天灵,一来两人要指点林清、上官剑等的修行,二来兄弟二人也要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最终在卫天翔的建议下,林清、上官剑等人也均修习九幻功法,一来兄弟几人修炼同一功法,可以相互借鉴,二来上次玄教十战,九幻大阵的威力初现,而要发挥九幻大阵十成的威力,需要由九人布成,其他弟子修为尚低,上官剑与林清夫妇的加入,正好可凑足九人之数。至于赵潜、林一非,甚至上官静,卫天翔均没有计算在内。

  林一非剩下的五行之晶已经不多了,这次几乎倾其所有,为几人搭建简易的五行极境,提升几人的修为。林一非虽然没有说的很透,但诸人从他的话语中却深深的感受到了他对未来局势的担心。

  就这样又过了月余时间,整个修行界的气氛很诡异,四大门派都约束弟子,极少在外面行走,然而平静没有持续太久,漠北狂沙门三百余人连带门主与弟子突然被满门尽屠,而且发生的无声无息,几天后狂沙门在外的弟子赶回来才发现,除却门主及教中几乎长老有挣扎的痕迹,一般教众似乎死的很直接。

  后来不知是怎么走漏的风声,狂沙门三百余人的元神魂魄均被勾走。

  修行界为之哗然,然而四大门派却并没有哪一派出来表态,形势显的更加诡异。

  又过了没多长时间,一向不问世事的丰都岛也被满门尽屠,同样传出,所以人的元神也均被勾走。四大门派此时被逼的不得不表态,几派也都派了长老,都义愤填膺的表示誓不罢休,一定要追查到底。但后来却都雷声大,雨点小。

  然而又过了不足五天,雾灵海附近的华剑门同样满门尽殁,元神被拘。此时四派却再也没有出面做任何表态。整个修行界人心惶惶。然而更多的人却慢慢体会到,修行界的血雨腥风要来了。

  四大门派不是善男信女,也不是不问世事的主,每派均非常爱惜自己的名声,非常在乎在修行界的地位,而不表态往往就是要采取行动的前兆,是积蓄力量去等待惊天的爆发。

  消息传到天灵,林一非与赵潜相对无言,这种手法与玄教十战时的收魂如出一辙,看来苦心城准备有大动作了,或者说玄教要有大动作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要收这么多元神魂魄干什么,这让林一非非常不安。

  兄弟二人与卫天翔商议了许久,最终林一非准备去趟灵觉寺。赵潜应林一非的要求,暂时与卫天翔、索运飞等人坐镇天灵。上官静、上官剑夫妇、林清夫妇此时均在闭关,赵潜在这里林一非心里能更踏实一些。

  按赵潜的建议,由于与司徒化龙已经很熟了,林一非可以直接去青风门,那样或许能得到更多的消息。但林一非去灵觉寺还有其它事情要做。自己在别离原目送着淡冲禅师飞升,而禅师飞升前留下了玉佛指、百纳佛衣等法宝,希望自己有天能交还给灵觉寺。自己前段时间在玄教虽然见过离元禅师,但由于突然被袭,十战之约并未完成,众人便各自散去,林一非也未得空将法宝交还回去。

  吉洛山脉坐落在天灵山的东边偏北一些。此处山峰奇峻,但山脉绵延却不大,山脉四面是宽广的平原,人烟相对稠密,别处山脉都山连着山、峰连着峰。但吉洛山脉每座山峰却如竹笋一般,根根直立,虽然都不太高,却极险。

  修行界赫赫有名的灵觉寺就坐落在吉洛山脉的一座最高、最大的主峰峨月峰上,而此时林一非已经站在了灵觉寺的山门前。

  如果自己无意经过这里,林一非绝对不会把这么一个普通的山门当成修行界四大门派这一的驻地。

  峨月峰极险,但山上却长满了各种树,以松树居多。一条不宽的山路蜿蜒通向山顶,台阶青黑色,有些地方还挂着苔藓。灵觉寺的山门就矗立在峨月峰的半山腰,一座不大的庙宇,庙宇由青砖组成,外墙刷着红漆,但由于年岁古老,有些斑驳。小庙只有一层高,青瓦飞檐。造型极为简单。

  门口立着两个香炉,香炉为墨玉打造,猛的一看似乎很普通,不起眼,但走近了仔细看,香炉却散发着淡淡的光晕。香炉上面燃着几柱高香,白色的轻烟冉冉上升,最终消散在风中。

  平日里灵觉寺非常热闹,烧香、还愿的愿男信女极多。灵觉寺除了后院不允许香客参观,其它的各处并不会阻止客人游览。当然也没人敢在此撒野,因为常常坐在一边看似一个不起眼的和尚,就可能是御神甚至返璞期的高手。

  而就在前段时间,灵觉寺突然对外宣称对峨月峰进行封山,原因是要开一场大的法会,为四周百姓祈福,所以今天灵觉寺没有任何香客。

  林一非静静的立在山门前,仔细打量着四周的景色。而山门前站着两个小沙弥,则好奇的打量的林一非。

  林一非一身普通的藏青色衣裳,腰间挂着一把普通的长剑,行为举止就似一个普通的凡人书生,所以显的不大起眼。

  但令小沙弥疑惑的是,这么个普通人,按理说在山下就应该被值巡的师兄弟们给挡住了,怎么会来到山门前了呢?难道真是赶巧,诸位师兄正好一拔拔的全错过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其实林一非刚上山时,的确感觉到了好几波灵觉寺的弟子,但他嫌麻烦,直接避过了。而且以他的修为,这些外围弟子自然是发现不了。

  林一非将四周看了个遍,目光也回到门前两个小沙弥身上,两手轻轻一拱,微笑着说道:“两位小师父好。”

  两位小沙弥则双掌合十,还了一礼。其中一个温声说道:“施主,本寺最近在做一场重要的法事,暂时谢绝香客游览,施主如果是想烧香还愿,今天多有不便,就暂时请回吧。”

  林一非呵呵一笑,解释说道:“两位小师父,麻烦你们通报离元主持一声,就说有林一非来访。”

  两位小沙弥则客客气气的又回了一礼,温声说道:“施主来的真是不巧,主持目前并不在寺中,而是云游去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小僧也不知道。”

  两个小沙弥对这种要求早已经司空见惯,以前每天都有香客到此,指名要见主持,一开始两人还真如实通禀,后来发现这些找主持的五花八门的什么人都有,有富家子弟、各种商贾,还有来拜师学艺的,但基本没有有什么正事的。

  而眼前这个香客年纪如此轻,打扮又如此普通,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如果自己师兄弟进去通报,肯定又要挨师叔骂了。

  林一非一听就知道两人在撒谎,离元禅师不在或许有可能,但修行界这个样子,堂堂四大门派的主持,哪有功夫去云游。

  但他也不说破,继续问道:“即然离元主持不在,那慈济师父在不在?”

  “慈济师兄也在外云游未归,施主如果想见慈济师兄,恐怕也得过些时日。”小沙弥一边说一边摇了遥头。

  林一非不由被这两小和尚给逗笑了。

  看着二人,林一非故意问道:“小师父,听说出家人不打诓语,否则佛主会舍弃你的,你就不怕吗?”

  那个小沙弥却面不改色的又施了一礼回道:“施主不知,诓语是在于心,而不是在于口,如果心存恶念,实话也可以成为诓语,佛主法力无边,定然会分的清楚的。”

  林一非楞了楞,不由的对这个小沙弥有点刮目相看。但他来这里是有要事相商,自然不可能被这两个小沙弥给打发回去。自己第一次来灵觉寺,而且对离元禅师,自己心里还是充满了敬意,硬闯肯定是不行,看来只能用点其他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