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396章 千年一宴

作品:诡命法医(徐祸潘颖)|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0 15:15:43|下载:诡命法医(徐祸潘颖)TXT下载
  “大宝”

  眼看窦大宝眼中流下血泪,我就想不顾一切把他叫醒。

  静海突然拉住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是一时冲动,担心窦大宝眼睛受伤,见静海冲我比比划划,顿时也反应过来。

  窦大宝说的话不但奇怪,而且很诡异。但看他的模样,就真像是睡着了梦游一样。

  梦游的人一旦被外界的事物惊醒,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静海看样子是想把我拉到一边,窦大宝却双手握住我另一只手不放,豪迈中透着十分的激动,大声对我说

  “大雪封山,那狗皇帝这几天定然是不会来了。咱哥俩正好痛快喝酒,二哥,你这趟来,可不准说走就走,怎么着也得在我这儿住上十天半个月”

  他突然又是极其怪异的一笑,拉着我就走,“来来来,我可是留了好东西,就专门等着你来呢”

  他一直都没睁眼,但却像是比我还看得清楚,绕开桌椅,拉着我来到了外间。

  我回头看向静海,就见他先是示意庆美子和阿穆别吭声,跟着抬眼看我和窦大宝出来的门户。转向我时,眼中露出了无比的诧异。

  我自然想到他为什么会是这幅表情了,因为窦大宝拉着我出来的时候,一只手松开我,在身前一探,又一摆,那分明是一个挑帘子的动作

  门上没有门板,连门框也没有,但门户上沿,两边各有一个手指粗的窟窿。不难想象,在很久以前,那里是真的挂有幕帘的。

  如果说,这看似民居的所在,和前面的睡娘娘庙一样,按照阿穆的判断,是千百年前就存在的。早先的幕帘化为尘埃是必然,可窦大宝在梦游中又怎么会做出挑帘子的动作呢

  之前看到里屋的陈设,直觉判断,这里是人为挖掘建造的,用作居住的地窨子屋。可是到了外间,就觉得多少和想象有点不一样。

  外间的空间不小,却不像是完全由人为造设,而像是原本就是个天然的山洞,后又经过改造布置一样。

  外屋的陈设同样简陋,但是所有居家过日子的家什大致都有。紧挨着一侧的墙壁,是一个由土石堆砌的地锅灶台,旁边还有两口三分之二埋于地下的大水缸。

  再往旁边,墙上竟还挂着一些风干的肉类和菜干。但或许是时间太久,更多的肉干菜干都掉落在地,被覆上了尘土,只在墙上留下那许多钉钉子挂肉的痕迹。

  这间和厨屋一体的客厅里,最引人瞩目的,要数和灶台相对的另一侧墙下,一个偌大的树墩子。

  窦大宝直接把我拉到这大树敦子旁边,硬把我摁坐在另一个用作凳子的小树墩上,“你等着,我这就去生火造饭”

  “诶”

  我想喊他,静海却又向我打手势,意思是由他去。

  眼看窦大宝屁颠屁颠的奔向灶台,老和尚干脆扶起我旁边一个树墩凳子,挨着我坐了下来。

  “看出点什么没”静海小声问我。

  “大宝好像对这里很熟悉。”

  “何止是熟悉”静海声音压得更低,“你难道还没想到,咱们这一路来要找的假小子,散魂之后为什么别的地方都不去,非要来这儿”

  “你是说”我一时间惊疑到了极限,想到一个可能,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静海几乎是贴着我耳朵说道“因为,这里很可能是大胡子的老窝而前头的睡娘娘庙,就是小佛爷的道场”

  只这一句,就震得我如五雷轰顶。

  静海朝窦大宝的背影看了看,冲他新收的女弟子庆美子一努嘴。

  庆美子当真也机灵,只看他眼色,就会意过来,先是把阿穆拉到我俩身边,然后悄无声息的走到了窦大宝身后。

  她似乎是愣怔了一下,转头看向这边,连着打了几个手势。

  她的动作很奇怪,我压根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静海却像是看懂了,小声对我说

  “灶台还能用,锅也是好的”

  说话间,只听“咔咔”几下石头碰撞的声音,再看那不知道荒废了多久的灶台下,竟然已经迸出了火苗子。

  窦大宝虽然一直背对着这边,但是看动作,也知道他在做什么。

  事实是,他可不光是假比划,而是或虚或实,做出了一连贯生火做饭的动作。

  实,是指他真揭开一口水缸的盖子;虚,却只是把手伸到墙边,做了个抄家什的动作,然后作势从缸里蒯起什么,泼进了锅里。

  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庆美子像是一下子着急起来,左右看看,最后冲阿穆一招手。

  “快去帮她”我和静海同时低声道。

  阿穆赶紧跑过去,但不等跑到跟前,就被庆美子迎上来,拽着他跑进了里屋。

  大约莫过了半根烟的工夫,庆美子跑回来,竟是怀抱一大团凝结成块的雪团,躲过窦大宝,蓄进了锅里。

  这时谁也不用抖机灵,但凡长眼睛的人,都看出窦大宝真是在做饭。

  生火、舀水就差没放油,用葱姜炝锅了。

  他忙的不亦乐乎,庆美子和阿穆可是比他还忙上十倍。

  这屋里的东西说是挺全乎,可过了那么久,太多东西都已经因为腐朽而不复存在了。

  窦大宝的动作看似虚虚实实,但步骤是固定的,一看就是在这儿居住惯了。

  他从缸里往锅里舀水,那缸盖虽然没有腐朽,但哪儿来的水

  得是庆美子抱来雪团,替他融水涮锅。

  墙上挂的肉干菜干倒还在,窦大宝却只拣菜干洗菜的活又是庆美子给他干。

  那菜干也不知道挂在那里多少个年头了,洗别说洗了,手一碰着就变成灰了

  就这,庆美子也只能配合。

  要单用嘴说,这真不算忙活,但事实上,窦大宝的动作是连贯的,要配合他,庆美子和阿穆就得像是田径运动场上,最优秀的接力跑运动员一样,不断的通过里屋的门洞暗道,往这边运输和配合使用我们所带来的一应事物。

  庆美子是行尸,不知疲倦。阿穆最后是真不行了。

  他本来就是半死不活,一路劳累,是怕死,不敢睡。

  这一阵忙活运输,等到把一大包由调研队的蔬菜干抱过来,再要往回跑,刚跑到里外间的门口,就再也撑不住,眼睛一翻,后背靠着墙出溜下去,睡着了

  庆美子眼见如此,一咬牙,就想过去接力。

  不料这时,正在捅火膛的窦大宝突然回过头来,笑着向这边问道

  “徐二哥,你一向守规矩,你肯来,肯定也说动了大哥,让他一起来吧怎么地,他还恼我上次冲撞了他,不愿和我见面嘿嘿,二哥,您就跟他说,我上次说的那话,到现在也不后悔也永远不会后悔

  徐二哥,我是敬重你,也敬重他汤守祖,可越是兄弟,话越是得敞开了说你们是身在公门,身不由己。可他凌四平行走江湖,镜中取宝、玄光盗天他靠的是手艺”

  说话间,他话锋陡地一转,猛地抬高了嗓门“可是他汤守祖,身为咱弟兄们的大哥,虽身在公门,也不能只顾仕途,非得把四平法办二哥,你来,我欢迎。可是他要是来,那就必须得当面锣对面鼓,先跟我说清楚,他为什么非得办了老五”

  我听得一阵阵打激灵,和静海相对间正捉摸不定,忽然就听里屋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睡和尚,我来了,你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