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393章 奇门

作品:诡命法医(徐祸潘颖)|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0 15:15:43|下载:诡命法医(徐祸潘颖)TXT下载
  我点这三根烟,说穿了目的很简单。

  综合种种疑点,我和阿穆都怀疑,这地下小庙除了进来那扇门,还有别的通风口,甚至是有别的,能容庞大的树墩子搬进来的通道。

  其实这个想法很不切实际,就这么大间屋子,一座神台、半拉泥塑、一个用作供桌的树墩,连同我们摆在上头的香炉,总共也才四样物事。眼下光源又是充足,要是有暗门之类,哪能不被发现

  可疑惑解不开,总不是事。

  我们在山里走了这么久,身体对气流的感觉已经麻木了,我点烟,就是想观察烟雾的走向,通过判断气流的走向,从而确定有没有我们所猜想的通风口的存在。

  哪知道烟刚插到香炉里,立马就有人搭腔了

  乍一听有人说话,我和阿穆本能的都往后退了一步。

  等到分辨清楚声音的来源,两人不约而同的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嗤笑。

  两人刚开始是真吓一跳,但很快就看到,神台上,泥塑旁边躺着的一个家伙,嘴巴还在动。

  窦大宝睡得跟死猪一样,被抬进来后,就被放在神台上没挪过地方。

  说巧不巧,他早不吭声晚不吭声,就在我点上烟的时候,居然说起了梦话

  阿穆笑是为了缓解尴尬。

  我刚开始哭笑不得,接着发自内心的露出笑意,那是因为,我忽然想起,我和窦大宝最初相识的经历。

  我和窦大胡子两次偶遇,都是在医院。

  第二次遇到他的时候,他躲着老娘,把我拉进楼梯间,跟我要了三根烟。

  那时我看着他脚后跟不沾地的离开,跟着又看到一具大胡子尸体被医护推着经过,还误以为向我要烟的是他的鬼魂呢

  现下我才点了三根烟,他就说起了和当天相似的梦话,回想过往,我能不感慨时光的流逝,和哥俩感情的转变嘛。

  我是真想过去把他踹醒,甚至想直接喊一声你老娘来了

  事实上我也真打算这么试试,但是话到了嘴边,猛然间就觉出了不对劲。

  我和窦大宝从来都是彼此喊对方的名字,他怎么会在梦里叫我徐二哥呢

  这时,阿穆突然拍我的手臂,我转向他,就见他抬着头,另一只手指着斜上方,神态间显得紧张急切。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不由的也是瞪圆了眼睛。

  在充电灯白色灯光的照耀下,香炉里那三支烟所散发出的烟雾,竟然犹如三条暗红火色的细蛇,袅袅的盘旋而上。直升腾到了穹顶,烟雾四下散开,但那烟火般的暗红光芒却更加强盛,如佛光普照般的照向神台后方的墙壁

  我之前早已看过,那不过是普通的土坯墙,表面很是斑驳残旧。

  然而,在光芒照射下,神台向上约五尺的高度,墙面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对开的朱漆红门

  阿穆恍然的问“那门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庆美子从我和阿穆私下交头接耳,就开始刻意回避,这时看到墙上出现门户,终于忍不住也凑了过来,仰望间喃喃道“明明是土墙石壁,怎么可能会有门,应该只是幻像吧”

  就只她说话的短暂工夫,我们所目睹的场景,变得更加离奇。

  先是那半空墙壁上的大门缓缓开启,继而流光闪耀间,竟有一道阶梯从门内延续下来,径直落到了神台上,落在那残存泥塑的一侧

  那阶梯看来有些陡峭,但没有人怀疑,如果那是真实的,人只要先登上神台,就能通过阶梯进入墙上开启的奇门。

  庆美子本来说门是假的,眼见阶梯落下,也是目瞪口呆。

  阿穆忽然扒拉着我,艰难的低声说道“这这门开在庙堂神像的上方,也太太怪了。这该不会是是仙门吧凡人要是能迈入仙门,那是不是就就永远不会死了”

  “错,这非是仙门,而是佛门”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静海现身出来,斜瞅着阿穆道“不过你有一点说对了,只要迈过仙门,不,是迈入佛门,你就永远不会死了。还等什么快上去吧”

  要是换了汤飞凡和汤佳宁,乃至换了韦大拿,他这一冷不丁出来,都得被吓个半死。

  但是朱安斌曾以影子的身份跟随我许久,是知道静海的存在的;庆美子还在光屁`股的时候,就曾在冰道内见过静海,所以两人都还不算太震惊。

  阿穆反应过来,有些局促,甚至是有些忐忑的小声说

  “我就是听人说过有仙门这档子事我也不相信什么永生不死,我不是真要”

  不等他说完,静海就斜睨着我问“徐老板,对于这扇门,你怎么看”

  “先不管这是仙门还是佛门,我就只想知道,这门后头有什么”

  说话间,我已经纵身上了树墩,继而踏上神台。

  我并没有理会那看似实体的阶梯,站在神台上抬眼看了看,招呼阿穆上来帮忙。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身为死过一次的朱安斌,再度以另一个身份重活,他怕死。

  基于这点,他更畏惧给予他二次生命的我。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上到了神台上,看看我,然后双手扶墙蹲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踩你,你也看到了,这神台宽度不够,没法助跑,我上不去啊。”

  “没事,上来吧”

  沟通过后,我踩上他的肩膀,没等他起身,已经轻易够到了墙上的门户。

  双臂一使力,爬到门内,四下看了看,转身冲下方道

  “帮个忙,拿捆绳梯过来”

  “哟,还真是有门儿啊徐老板,劳您驾,先拉我上去”静海夸张的说道,同时也跳上了神台。

  我忍不住吐槽“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你是个鬼,居然比一般人还怕鬼;别的鬼都飞天遁地,这么点高度你都要人拉”

  老和尚从来都是有问有答,一边借着我伸下的手往上爬,一边喋喋不休

  “如果真是无所不能,那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呢咱家也是后来才想到,原来咱家一直以来所享受的,只不过是向上爬的过程,等到了顶峰,那就真是高处不胜寒,完全没有意义了哎呀,你小子能不能配合一下,别这么轻松好不好你就把咱家当成是活人,活人是有分量的,你要表现的吃力一点再吃力一点对对对,五官要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