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391章 睡娘娘庙(2)

作品:诡命法医(徐祸潘颖)|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0 15:15:43|下载:诡命法医(徐祸潘颖)TXT下载
  听静海这么说,我又是一激灵,看着他的眼睛,想要分辨他是否在恶作剧。

  忽然感觉头顶一暗,原来是瞎子心里焦急,也跟着下来了。

  地坑里空间本来就有限,地上还躺着个窦大宝,他这一下来,就真没落脚的地方了。

  瞎子下来前,我问静海,门内有什么。

  静海犹豫着说“看布局,里头像是一所佛堂家庙之类的所在。”

  事实上这会儿门已经开了,只是里头太黑,一时间看不清状况。

  我心说今晚反正必须要歇宿在这里,甭管刚才是什么人在说话,还是得先进去察看一下。

  我本来想拿手电,转念一想,还是拿出一根早先臧志强给我的火眼,擦着了,举在门内照看了一下,见火光没有变化,知道里面有充足的空气,随即迈步走了进去。

  瞎子下到底,在身后骂了一句“这小子是猪啊,怎么说睡就能睡着”接着问我“里头有什么”

  “你自己看吧。”我侧身让开。

  火眼的光亮虽然不算强烈,但仍能将门内的状况照得一览无遗,这实在是因为,此处空间十分狭小,充其量也就跟四方镇后山洼,火炕下面的那个地窨子差不多。

  但要说起来,这间藏于地下的屋子,可是比一般的地窨子富丽堂皇。

  我这么说,一是因为这里头十分的方正规整,再就是上顶打了木橼屋梁。除了是在地下,就真和普通的房屋结构差不多。

  正对着门的一面墙下立着一座神台,泥塑的雕像塌了大半,看不出原先供奉的是哪位。神台前有个普通圆桌大小、约一米高的树墩子,看起来原本是做为供桌使用的。

  除此之外,屋里头再没别的什么东西。

  有供桌神台,还有塌了的神像,倒真像是庙宇的模样。只是按照规模和陈设的简陋来看,更像是静海所形容的,早年富户在家中建造的佛堂家庙。

  瞎子粗打量了几眼,说让其他人都下来吧,这里虽然小了点,也比在露天搭帐篷要好一万倍。

  虽然我对刚才那个奇怪的声音还耿耿于怀,但也知道,除了我,一干人都已是强弩之末,必须尽快补充体力和睡眠。

  我心想,就算这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架不住我们人多,也不怕它会作祟。

  汤易到底还是老练的多,听到瞎子招呼,没有即刻下来,而是带着汤飞凡和阿穆,先将地坑周围的积雪铲除了一部分,确保短时间内洞口不会被风雪掩埋。然后放下调研队留下的绳梯,叫我上去背下季雅云,又让阿穆照看着把老滑头带下来,这才和其余人相继下到坑底。

  刚才还不怎么明显,等到所有人全都下来,底下可就乱成一锅粥了。

  从四方镇出发,我们这支杂牌军一直在壮大,在和瞎子汇合后,总共是十三个人,这还不算再次遁入进扳指里的静海和尚。外带一条狗和一只素和尚鲮鲤甲。

  这庙堂似的屋子也就和普通人家的客厅差不多大小,这么多人挤在一起,那还不显得乱

  窦大宝是叫不醒了,为了腾地方,我只好和汤飞凡把他抬到了神台上,让他和毁了的神像挤一挤。

  这个时候瞎子则带着汤佳宁,连同韦大拿在地坑里点起便携式瓦斯炉,架上铝锅烧起了热水。

  等不及水烧开,不少人就已昏昏入睡。

  我和汤易商量这么着不行,反正季雅云的命已经算是保住了,那就把剩下的半葫芦参酒先分给众人喝了。不然饥寒交加,真要睡着了,那就很可能在睡梦中丧命。

  汤易为人最是公道,没有多喝多占,也没偏向他侄子侄女,甚至还留了一口酒给老滑头。

  季雅云虽然性命无碍,但是和窦大宝一样,这一躺下,短时间内是醒不过来了。

  一队人当中,就我精力饱满,于是将她交给潘颖和汤佳宁照看,和韦大拿一起到外头的地坑里热饭。

  和瞎子汇合后,我们的伙食可是改善多了,但这个节骨眼上,谁也没心思精工细作,就只把速食面和午餐肉、火腿肠等一块烩进锅里煮。

  我进屋拿了点东西,再出来的时候,锅已然扑出来了,我赶紧过去掀开锅盖。

  韦大拿也反应过来,“诶哟诶哟这话怎么说的”

  我说“没事,就是扑出来点汤。你这一路也累得狠了没事,没事。”

  韦大拿干笑着摇摇头,在锅里搅合了两下,忽然对我说

  “那黄大仙送来的参酒,的确是有神效,我就喝了一口,这会儿还真就不觉得困了。不过刚才我确实是走神了”

  他顿了顿,不自觉的放低了声音,“兄弟,我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所在,按照石碑上刻的,就说这是座庙吧,可我怎么就觉得,这里处处透着古怪呢”

  “你觉得哪里奇怪”我又被勾起了先前的狐疑。

  韦大拿朝着我身后半掩的门指了指,“说这是庙,也就比一般的地窨子规整一点。就说吧,里头的房橼横梁都可以从外面运下来,神台是土夯的,就连那神像,也有可能是建这庙的人,在底下现打土坯和泥塑造的。可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单扇的庙门就只有这么大,那用作供桌的大树墩子,是怎么弄到里头去的难不成还是这地下长出来的”

  话不说不透,灯不点不亮。原本我就觉得这睡娘娘庙透着怪异,听韦大拿这一说,就更觉得有太多的细节想不通了。

  恰好瞎子出来看饭做好没有,我趁机和他捋顺掰扯。

  首先,就算因为地域环境因素,早先有拿地窨子当庙堂的,这荒山野岭,又怎么会嘀嗒小说 dida有这么一座深藏于地底下的小庙

  还有,娘娘庙我听过见过,可那石碑上刻得明明白白,多了个睡字这睡娘娘庙是何方神圣我也没听过,上下五千年,华夏民间有和修普诺斯一样司职的仙圣啊修普诺斯,古希腊神话中的睡神

  对于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瞎子立马做出了回复。

  他先是说我少见多怪,又说我不学无术。跟着解释说,此地本是虎雀双灵之地,何谓双灵那可不是单指朱雀白虎,而是说,此宝地有着两种用途。

  一是将虎尾之下作为阴宅,埋葬圣贤智者,可以福荫百里;

  另外,如果在雀足之下建造庙宇,庙堂内供奉的神圣就是坐骑白虎,肩架朱雀之相,那这庙宇对前来朝拜的人来说,会是极为灵验的。

  双灵之地有庙堂存在,实是不足为怪。瞎子就是后知后觉到了这一点,才断定塌陷之处有供落脚歇息的所在。

  对第一个问题连带的问题,瞎子也回答不上来。世上的娘娘庙多了去了,天仙娘娘、送子娘娘、九天玄女娘娘他比起我可谓见多识广,却也没听过睡娘娘一说。

  这时韦大拿忽然呲牙一笑“我倒是想起这睡娘娘的出处了。”

  我和瞎子都觉惊奇,想到他本就是四灵镇的后裔,极有可能是真知道这庙宇的由来,就双双追问他,睡娘娘的来历。

  韦大拿眼珠子转了两转,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却是压着嗓子一字一顿的说

  “要劫劫皇纲,要睡睡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