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1390章 睡娘娘庙

作品:诡命法医(徐祸潘颖)|作者:天工匠人|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0-02-10 15:15:43|下载:诡命法医(徐祸潘颖)TXT下载
  我和窦大宝本打算将被误伤的黄皮子尸首暂时安置在树上,正准备搭人梯上去,哪知道地面突然塌陷。

  我们在雪山里走了这么久,只一感觉到陷落,就都大叫不好。

  普通的雪地纵然浮松,踩上去也绝不会是这个状态。两人下坠的趋势速度之快,就像是突然地面露出个窟窿,根本不容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我心说毁了,这下面可别是和藏骨沟一样要人命的所在。

  两人来不及呼救,窦大宝就已经整个人都陷得没了影。

  我下半截身子陷进去的时候,总算贼起飞智,胡乱摸到了原本想用来挖坑的折叠镐。可雪地根本不着横劲,即便一抓到镐把立时就将镐头钉入雪里,也只是稍稍减缓了下陷的速度。

  好在陷到肩膀的时候,镐头像是勾住了什么实在的物件,终于固定住,令我不再往下陷。

  然而,脚下的感觉却让我一阵身心俱寒。

  我脚底下空了,这说明窦大宝已经陷入了更深的地步。如果这下面真是空的,是另一处藏骨沟,那窦大宝真就

  这时瞎子和汤易等人终于赶了过来,费了番力气,总算是将我拉了出来。

  赶紧再往塌陷的位置看,愕然的同时,倒是松了口气。

  我和窦大宝陷落的位置,并不是被积雪掩盖的山崖,而是一个连同积雪层,约莫近两丈深的地坑。

  从上头往下看,能看到窦大宝这会儿就跟个大虾米一样,蜷着手脚、弯着腰侧躺在下面呢。

  “大宝”

  “大宝”

  我和瞎子等人连喊几声,窦大宝都没回应。

  我从腰间解下收缴老滑头的皮绳,迅速绑在树干上,想要下去察看状况。

  哪知道拉着绳子,一只脚刚探进坑中,另一只脚下的雪地竟又塌了一大片。

  汤易眼疾手快,一猫腰将正翻个的折叠镐攥住。几人面面相觑,都是一阵后怕。

  窦大宝陷进地坑,多半是摔晕了,即便受伤也不会伤及性命。

  这钢镐要是翻落下去,砸在他脑袋上,那非得给他脑浆子砸出来不可。

  “祸祸,你先别急着下去”瞎子拉住我,“你看看,这是什么”

  这时不用他说,我也已经看到了一处怪异的情形。

  先前我是感觉镐头突然勾住了某个坚硬的物体,才没和窦大宝一起陷到底。这会儿随着雪地再一次的坍塌,我终于知道刚才勾住的是什么了。

  那竟然是一块被掩埋的石碑

  瞎子稍一迟疑,对汤易说“汤哥,你赶紧回去,把所有人都带过来眼看着天就快黑了,今儿是说什么也赶不动路了,咱们晚上就在这里扎营过夜”

  汤易走后,瞎子拽了拽绑在树上的皮绳,对我说

  “你先下去看看大宝怎么样,顺便看看,这底下是不是个地窨子”

  “地窨子”

  “对刚才我是没来得及细看,这会儿才看出来,这不是一般的地儿。先别说了,赶紧下去,大宝没一点动静,可别是把脖子给挝了”

  我也不敢再耽搁,顺着皮绳往下滑,只滑了半截,就见随着二次塌陷,一侧的洞壁上,竟已然显露出了石碑的一面。

  见上面似乎有字,我忍不住拂了拂上面沾着的雪,仔细一看,愕然片刻,抬头道“不是地窨子好像是一座庙”

  “庙那就对了”瞎子在上头一拍巴掌,“碑上有字是什么庙”

  “上面写的是睡娘娘庙”

  “睡娘娘庙”瞎子明显也觉错愕。

  我没再琢磨石碑,下到底,赶忙察看窦大宝的状况,一看之下差点没劈头给他两个大耳贴子。

  这家伙浑身上下连点擦伤也没有,呼吸均匀,还时不时发出鼾声。他这哪是摔晕了,根本是睡着了

  我也知道这两天除了我,其余人都不眠不休的赶路,身心都到了极限,可这家伙未免也太心宽了,就只借着掉下来的势头寸劲,居然就这么睡过去了

  “大宝醒醒,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

  我想把窦大宝叫醒,可试了一次就放弃了。

  一来他这一睡过去,那真不是轻易能叫醒的,再就是,地坑里比起外面的寒风大雪,绝对是温暖的避风港,也没有必须叫醒他的必要。

  我把窦大宝的情况跟上面的瞎子说了,瞎子催促说

  “那就先别管他,快看看,下头有别的地儿不”

  我四下看了看,感觉一面墙似乎有些不同,扒拉掉上面的灰土雪花,发现那竟然是一扇极其陈旧的木门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瞎子的同时,伸手推门,虽然费了些力气,但还是将门推开了一尺宽的缝隙,然后就再也推不动了。

  这时其他人也都被汤易带了过来,在上方围了一片。

  我往上喊“瞎子,门后头好像有什么东西顶着,只能开一巴掌,人进不去”

  “那八成是让灰土给堵了,你试试看,能不能把手伸进去,把挡门的东西扒拉开”

  “不成手没那么长”

  嘴上这么说,我还是按瞎子说的尝试了一下。不出瞎子所料,顶住门的应该是积灰落土,但我也只能勉强扒开离得近的一部分。

  “不行,还是开不了”

  我刚说了一句,猛然间,就觉得伸在门里的手,蓦地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攥住了腕子

  我怎么都没想到门后头会有活物,更想不到里头会有人。这一被攥紧手腕,可是吓得浑身发炸,一时间连喊都喊不出来。

  “怎么了”瞎子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

  我被门内的那只手攥着,勉强定了定心神,正想先不回应他,先把手拽出来再说,没想到里头的人竟然说话了

  “徐二哥,别来无恙啊”

  这次我浑身的汗毛是真的全都戗起来了,“什么人”

  那只手突然松开了我,紧跟着里面的人嘿嘿两声怪笑

  “莫要害怕,咱家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听对方再度开口,我一愣之下,差点没直接踹门。

  实际我真有想把门后那人挫骨扬灰的冲动,这不阴不阳的声音,除了静海还能是谁

  老和尚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现了身,还躲在门后头吓我。

  不过静海这一出现,倒是解决了眼前的问题。老和尚是鬼,不受门户限制,而且丫和一般的鬼还不一样,是能够碰到活人所能触碰到的物品的。

  静海也知道这个玩笑有点过头,边嬉笑着赔不是,边挪开了门后的遮挡。

  木门打开,看到老和尚嬉皮笑脸的模样,我也是没了脾气,但还是苦笑着对他说

  “大师,以后别开这样的玩笑了。就算想开,也别提二哥这个字眼,现在我对这个称谓真是”

  静海本来还笑嘻嘻的,闻言先是变得狐疑,跟着竟也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他往身后看了看,接着像是见了鬼一样,一个箭步蹿了出来,贴到我身边,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对我说

  “除了刚才表明身份我可没说旁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