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六十章消息

  大唐的朝会,大体上分为四种。

  会朝是每年的元日,也就是正月初一和冬至日这两天。这个会朝的规模更大,九品以上官员全部都得参加,礼仪的性质更浓。

  大朝是每月的朔,望两日,也就是初一、十五各一次。大部分在京的官员,都要参加。

  而常朝则是五品以上的官员每日要上朝,也叫入阁。其他官员,则各自回衙办公。

  当朝廷面临水火意外灾害,有政变,有贵宾来访需要讨论应答接待,需官员临时上朝的,叫追朝。

  虽然形式不同,但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每日一会。和后世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今天,元日早过,既不是朔望,也没有意外。可昨日散衙之时,依然有人通知,明日乃是大朝会,所有官员都需上朝。就连没有职官的勋贵也一样。

  到了这个时候,谁还不知道,悬在头顶上的刀,就要落下来了。

  所有人天不亮就起床,吩咐家人,赶紧准备吃食。顺带再在怀里揣上一张饼子,或者一块肉干。

  今天的日子不好过,无论如何也不能当一个出头鸟。

  若是因为吃不饱而被人抬出来,那可就糟糕了。

  一众人,抢着时间,赶在了朱雀门前,按照官职的大小,关系的亲近与否,聚在一起,等着宫门开锁。

  此时气氛肃杀,没有一个人敢高声说话。全都低着头窃窃私语,交换着彼此的消息来源,盼望着能躲过今天的一劫。

  有人抱团,自然有人孤立。

  其中,最显眼的,则是站在朱雀门外的刘弘基。

  周围满朝朱紫,他是一袭白衣,仿佛独立世外,和这里格格不入。

  看着这种不和谐,有人低声问道。

  “他怎么来了?”

  去年,义安王李孝常与监门将军长孙安业等人,因密谋反叛被处死。刘弘基因与李孝常有交往,也遭到牵连,被免官除名,幽居在家。

  不想,今日,竟然在朝会之时见到此人。不由的别人惊讶。

  这边,话才刚问出口,旁边,立刻有人一脸羡慕的回答道。

  “自然是皇上要用他了。”

  说着,抬手一指周围,继续说道。

  “你看看着满朝的文武大臣,那个不是惴惴不安?只有‘任国公’一脸的风轻云淡。”

  “幽居在家,朝中的大小事务都牵扯不到他。就算是皇上手中的钢刀举得再高,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不怪‘任国公’一脸淡然。”

  说这话的人,满脸的羡慕,恨不得自己也是戴罪之人。

  一番话让小团体的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现如今,说这话有什么意思?

  人刘弘基和皇上是什么关系?出则同舆,入则同席。就算是牵扯到谋反,也不过是关门自省罢了。

  要是自己呢,怕是早就脑袋搬家了。

  一旦罢官,谁还想的起来?

  当下,沉默片刻之后,齐齐开始转移话题。

  “诸位可知,眼前的这高台是做什么用的?”

  其中一人略微回首,指着朱雀门前的汉白玉搭建的祭坛一样的东西问道。

  “怎么会建在这里?”

  朱雀大街贯通长安南北,太极宫坐镇中央,镇压八方。

  这才是如今长安的格局。

  眼前这个小小的高台,何德何能,能拦在皇城之前,受四方拱卫?

  以往皇上要办成什么事儿,或者修建什么东西,长安城早就闹的沸沸扬扬了。那些“直言敢谏”之臣的奏本怕是都能堆成小山了。

  可是这次,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只要是个官员,都能察觉到不对劲。

  “或许是用来祭天,祈雨,亦或者驱蝗等此类用途的?”

  这人去过长安南原,专门瞻仰过南原的那一方黄玉祭坛。

  两者规格虽然有所不同,但是寓意上应该是差不多的。

  仙人没有降世之前,这大唐哪里建过这种东西?

  既然长安南原有一个了,长安再建一个也毫不稀奇。

  “怕是不止!”

  另外一人,摇了摇头说道。

  “祭天,祈雨,为何不用太庙和大社,非得要新建一座祭坛?”

  “何况,这几日兴禄坊中,车马出出进进。”

  “坊中居住的众位亲王,郡王,全都搬了出去,将整个里坊都腾空了。就连威名赫赫河间郡王李孝恭都不例外。”

  “我就不信这两件事儿之间没有关联。”

  河间郡王李孝恭战功卓著,是皇上的堂兄,是大唐不亚于李靖的名将。

  整个李唐宗室,除了皇上,威望无出其右者。连他都要搬家,怕是真要出天大的事儿了。

  听到这里,众人无不一凛,心中的惊惧再大几分。

  那些胆小的一个哆嗦,差点憋出几滴尿来。

  有人受不了如此肃杀的气氛,连忙打断了这个话题,略带一丝兴奋的说道。

  “听宫中传来消息,帝君赐下了秘法,能让人从此不受天花毒害。”

  “可有人听说过此事?”

  这话一出,众人瞬间眼前一亮。

  天花的酷烈,谁不知道?要不然,湖畔哀嚎的“贼奉义”也不会选用这种方式,谋害皇家。

  谁家孩子,没有受过这种疾病荼毒?

  当下,刚才沉重的话题,早就被人抛到了一边,众人无一不兴奋的问道。

  “这事儿你们也听说了?”

  “莫不是真的?”

  “希望是真的啊!若是真有此事,我今天回家就供奉帝君,早晚一炉香,晨昏三叩首,绝不懈怠。”

  如今的长安,帝君带来的变化虽多,但是和自己密不可分的,并没有多少。

  反倒是麻烦不少。

  譬如需要重新读书识字这一点。

  但是天花就不同了。

  即便是人到中年,没有出过天花,始终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若是真能预防天花的话,让人怎么感激都不嫌多。

  这边一众人,正在憧憬。那边“吱吖”一声,宫门开锁,皇城大门打开。

  殿中侍御史一声呼喝,众人立刻按照官位排好队伍,鱼贯而入。却不想,长长的队伍,在太极殿外,被人拦住。

  只见皇上和帝君,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等着众人。

  一众大臣,顿时不知所措,连忙高呼。

  “皇上万寿,帝君安康!”

  而这时,李世民才沉声说道。

  “走吧,随朕出发。”

  “今日的朝会,不在太极殿,而在神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