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换源:

第一百八十章 咬哥高升了,前不久当上了村长

作品:那些年路过的幸福|作者:古不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2-23 10:36:49|下载:那些年路过的幸福TXT下载
  2012年11月28日周三。晴风。

  风,打北面来,挺有劲儿,挺厉害!

  女贞路上,有一棵女贞树,被北风拦腰折断了。其实,今天的风,并不刺骨,也不凛冽,之所以能折断那棵女贞,应该是那棵女贞有旧伤而已。因为,那么多女贞树,被折断的也仅此一棵。

  北风一吹,一半蓝天一半白云的天空,就有些凌乱。浑黄的太阳,眯起浅笑的眼睛,鄙夷地小看着人间,以及人间的悲欢离合,人间的喜怒哀乐。

  风过处,灯笼树苍老干枯的叶子和果实,基本被刷落一空。法桐的叶子,猛可里望去,还那么金黄灿烂,而且还有相当多坚守在枝头,装点着初冬的风景。可是,此番北风一阵发力,大部分的法桐叶子,再也坚持不住,纷纷跌落下去。有相当一部分的法桐树,基本被剥光了黄色的衣衫,裸露了所有的枝干,一副若有所失的漠然。

  北风打扫着秋天最后的废墟,冬天就要全面掌控局面。

  冬天并不排斥绿色。后花园里,到处都有女贞,天竺,枇杷,棕榈,雪松,冬青,桂树等等,一年四季穿着绿色衣服的家族,为你守候着生命的希望。就连刚落尽叶子不久的红玉兰白玉兰们,枝头早已膨胀着花包,为明年春天的再次繁荣酝酿着力量。

  每天面对这些繁衍生息不止,落叶的不落叶的,枯萎的不枯萎的草木们,江山最是心旷神怡,最是泰然自若,最是无拘无束,最是心安理得。虚伪的,矫情的,做作的,乔装打扮的,强撑门面的,疲于奔命的事情,在江山的后花园里,一概都不需要。多好啊!哪怕是一丛茂盛却也快枯黄的茅草,也让江山感到亲切美好!

  许多时候,江山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哪怕草坪上一棵不知名的小草小花,都像朋友一样给江山带来无私的慰藉。

  班得瑞的《追梦人》,凄清地徜徉在江山听觉的辽阔舞台。

  江山依旧走在后花园每一条熟悉而陌生的道路上。幸福或者不幸福,似乎一切都无所谓。

  脚下的这条路,无论铺向哪里何方,最终都能通向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既通向北京,也通向南京。既通向西部边陲的珠穆朗玛,也通向东海波涛中的钓鱼dao。既通向成功,也通向失败。既通向幸福,也通向悲伤。既通向繁华,也通向荒凉。既通向风景地,也通向垃圾场。既通向富贵,也通向贫穷。既通向春夏,也通向秋冬。既通向过去,也通向未来。既通向衰败,也通向振兴。既通向灭亡,也通向新生。

  这一条路,通往所有的地方,通往所有的时间,通向所有的原因,通向所有的结果,只看怎样选择。

  2012年11月29日周一。多云。

  世上的事,上天早安排好了。

  今天,多云转阴天,不是上天安排好的吗?有晴天,也得有阴天,这是上天的安排。有幸福,也得有不幸福,有快乐,也得有不快乐,这也是上天的安排。见得多了,幸福也平常,不幸福也平常,快乐也平常,不快乐也平常。既然都一样平常,说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你的话,说不说还不是你当家。

  你可以只说快乐,不说不快乐,只说幸福,不说不幸福。那样的话,你的生活不就只有快乐和幸福了吗!

  今天,大姐江英、阿弟江中和江山回乡下老家,叔伯兄弟阿侠的二女儿生孩子送祝米。

  老一辈的只剩下小姑和二大娘在场,见了面,二大娘先问,您妈来没有?说着,自然提起老爸江云天,大姐江英、小姑免不了一顿流泪。小姑江云玉流着泪说,俺姊妹四个,如今只剩我一个了!

  江山没有泪,也没有悲伤,但是能体会到一些小姑江云玉内心的悲伤。或许,要到了小姑江云玉那个年龄,那个处境,才会真正体会她老人家的心情。

  给侄女送祝米,应该是一件喜事,快乐的事,幸福的事。

  本来送祝米要去男方家去,可是小两口结婚后一直在娘家住,阿侠算招了个上门女婿。如今,小两口在阿侠的房后头,十六万元买好了一处宅基地,等盖了房子,就可以自立门户了。

  侄女婿才二十一岁,南方人,随父亲在神州做生意,十几岁就自立了门户,当起了两元店的老板。虽然当了几年老板,如今又当了父亲,可是看上去,还是个孩子。哦,是个有本事的孩子。

  侄女婿的父亲,属马的,比江山还小两岁。五短身材,双眼皮下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待人接物,很是老练。宴席上,四处桌上转着让烟劝酒,只我们桌上就去了四五趟。侄女婿,也去让了一回烟,敬了一回酒。

  几个叔伯兄弟见了面,叙叙家常。五十岁的咬哥高升了,前不久当上了村长。这也应该是喜事。我们这一代人,叔伯弟兄九个。乡下老家的弟兄七个,如今都是土财主,阿霞去年就开上了小车,咬哥要个四五百万有的是,还有阿来,听说和咬哥的腰一样粗。这当然是快乐的事,也是幸福的事。

  与乡下的叔伯兄弟们相比,生活在城市的江山,却是外债累累,一贫如洗,这就不是什么快乐的事,也不是什么幸福的事了。

  可是,说好了的,只说幸福,不幸福的事不说。

  回来的时候,每人送一份礼品,用网兜装九个鸡蛋和糖果。

  这是快乐的事,也是幸福的事。

  去时担心五月豆粕触及止损,回来一看,离止损还远,一颗心才算放下。

  这是快乐的事,也是幸福的事。

  该办的事,必须办的事,办完了,该尽的义务,必须尽的义务,尽完了,心里会很轻松。因为,江山又可以专心安心做江山的交易了。

  这是快乐的事,也是幸福的事。

  2012年11月30日周五。晴。

  整个十一月份,堆积了江山许多的错误、懊悔和警醒。

  这些错误,堆积成的高山,足足有九座之多,而且山连山,岭连岭,连绵起伏,惊涛不断。

  交易的间隙时间里,陆续翻阅了一年多以来《逐鹿三川日线交易系统》六易其稿的全过程。沿着依稀的记忆,穿行在一路走来的艰辛里,跋涉于几百个日子的探索里。整整五个工作日,终于在最后的时刻,走出了层峦叠嶂的迷茫之地。

  江山发现,作战系统像爱情一样,具有排它性。对于不忠诚的交易者,它会带给你源源不断的亏损和痛苦。

  江山还发现,命运,心态,运势,状态等,具有密不可分的特点。说盈利,几个账户商量好似的都盈利;说亏损,几个账户串通一气全部亏损得一塌糊涂。

  江山的心态,随着账户的盈亏,不停地起伏荡漾。九连亏,江山的情绪,早已跌落谷底;江山的热情,早已降至冰点以下。

  整整一个月,从月头亏到月脚,从月初赔到月底。江山的信心几乎崩溃!当然,真正崩溃是不可能的,江山见惯了凶险背运的岁月。

  十一月份,随着冬天里的太阳,终于沉落下去了。

  明天升起的,将是十二月充满希望的第一轮红日。

  落叶乔木里面,在叶子飘落之前,最难看的莫过于水杉。

  前两年,江山第一次看到那一种铁锈一样令人讨厌的颜色,还以为刚种下的树,不服水土,整棵树干枯而死了呢!谁知道第二年春天来到的时候,竟和其它树木一样,发出了新芽,夏天里也是一样的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但是,这个时节看到它飘落前铁锈一样令人讨厌的颜色,真的不如银杏纯金一样的黄色,真的不如法桐富于变幻的青黄,真的不如西山红叶燃烧一样的火红------

  然而,如果你生为水杉,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艰难困苦的十一月份终于过去了!

  但愿得翻越十一月的崇山峻岭之后,江山会看到更美丽的风景!

  2012年12月3日周一。晴。

  音乐盒里,播放着甄妮粤语歌曲《最后的玫瑰》。那淡淡的忧伤,裹挟着江山灵魂的翅膀,悠悠飞向万里千年五彩缤纷洋洋洒洒风花雪月的深处。

  江山的心,在淡淡忧伤里飞翔荡漾。江山的魂,沐浴在浓浓的玫瑰色的歌曲里。

  你的一抹笑容能去心中忧虑

  当天快乐一生都记起

  问这快乐为何来去如飞

  像那天上白云乍离乍聚

  是那深深关注尤似不经意

  信可伸向永恒谁知有尽时

  你的关注眼神每令我惊喜

  就算一天风雨也能让我笑着避

  你的一抹笑容能去心中忧虑

  当天快乐一生都记起

  心早给你

  听着歌曲,江山做了一个计划。

  A账户超级短线沪深三百股指期货操盘手选拔赛的参赛时间,自己给自己规定为最后三个月,也就是到2013年2月28日。到时候,晋级了,继续;不晋级,彻底停止。

  为什么要制定此计划呢?

  主要的原因是时间和精力问题。第一,太耽误时间。全天的工作时间里,要不停地盯盘,只能盯盘,不能做任何事;第二,太紧张。不停地盯盘,心随行情上下不停波动,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折磨和蹂lin;第三,不能读书。从参加股指期货比赛的2011年7月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一年半时间。在这一年半时间里,很少读书和充电,感到大脑有点儿缺营养了;第四,超级短线最终也是要抛弃的。以上原因,决定超级短线只能是短期行为,只能是年轻时的一种刺激性赌博游戏,它会让你心潮激荡,热血沸腾。及至年长,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相对稳定性的事业,于是中长线渐渐成为理想目标。

  就是说,三个月内不晋级,日内超级短线的股指期货就不玩了。

  集中精力搞好中长线就可以了。如此,可以读一点早在计划中的书籍了。不读书,会落伍的。

  这2012年最后的一个月,也是2012年最后的玫瑰,它会为江山盛开怎样的希望呢?它又会为朋友们战友们绽放怎样的憧憬和幸福呢?